2011-03-30 同舟共进杂志社

作者与编者:大思维和大智慧

 

广东广州 董天策(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读完《同舟共进》2011年第3期,不少文章令我久久回味,感触最深的,自然是专题策划“中产阶层景象”。在思想认识与理论探讨的层面上,“中产阶层”早已是个老话题,不过,如何认识中产阶层、如何壮大中产阶层,仍值得深入探讨。专题的一组文章高屋建瓴,认识深刻,给人以新的启迪。

高放先生从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阐明“中间阶层是促进社会稳定发展与和平转型的中坚”,特别分析了“中间阶层的缺失是导致苏联模式灭亡的重要原因”,进而指出“壮大中间阶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涵”,这就很有说服力和现实针对性。作者鲜明而坦率地表达了自己的“盛世危言,逆耳忠言”:“如果不努力壮大中间阶层,而听任官商勾结泛滥、不当致富的巨富丛生,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将有功亏一篑之虞。”卢周来博士对日本学者大前研一的“M型社会”概念作了深入探讨,并指出:“把改革的目的重新调整为简单的‘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尤其是本着‘权为民所赋’的立场,让过去由少数政界与学界精英设计的改革,转化为各方利益相关方都有平等话语权的‘参与式改革’,可能也是中国告别‘M型’、实现‘橄榄型’社会结构的重要路径。”

那么,中产阶层在当今中国具有怎样的政治功能与时代责任呢?肖滨教授指出:“与其把目前中国中间阶层的政治功能归结为所谓‘维稳’,即维护社会的政治稳定,倒不如定位为防范和化解中国社会政治的两种风险:寡头化和民粹化。”至于如何让中产阶层在中国社会转型中发挥促进作用,黄靖教授的见解十分明确:一要“畅言路”,二要“松环境”,三要“给空间”,充分发挥其积极性。当然,正如唐钧研究员所说,让80后“中产”起来,不仅是实现“全面小康”的题中之义,而且是壮大中产阶层必须面对的社会现实。

2011年初,广东省委作出“加快转型升级,建设幸福广东”的战略部署,把民生福祉作为“十二五”的根本目标,引起全省上下的强烈共鸣。作为广东省政协的机关刊物,“委员在线”专门刊登政协委员的建言献策,是一个很有特色的栏目。第3期聚焦“建设幸福广东”的关键在哪里,发表了委员们言之有理、切实可行的建议。王珣章、王竹立建议,要重视网络意见领袖的发言,促进社会良性互动;温思美阐明,建设幸福广东关键在“还富于民”,“国强必须建立在民富之上”;张晴云指出,要在体制和法律上有较大创新,尽快根据中国国情建立教育保障、医疗保障、房屋保障,才能让人民幸福;马鼎盛指出,幸福感的第一步是人民有知情权,广东在这方面要开创出一条有社会主义特色的媒体开放道路。

就媒体开放而言,陈平原教授《“保护”才是“硬道理”——关于建设“历史文化名城”的思路》的“原稿照刊”,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本来,陈教授的文章是应某大报之邀而作,结果被改得面目全非,愤怒之余,陈教授把文章交给《同舟共进》,希望“借以观察‘删改’的‘标准与尺度’”。我认真阅读了陈教授的文章及附记,深感文章入情入理,作为个性化的学术随笔,实在没有必要严加删削。《同舟共进》“原稿照刊”正体现了广东媒体的开放理念与责任担当,值得称道。“舟边絮语”栏中毛志成的文章《不可在“小思维”中沉溺太久》指出,“我们在‘小思维’(包括小见识、小心思、小聪明、小本领)中沉溺太久了”,我以为,某大报对陈教授文章的删削就是典型的“小思维”。

在中国崛起的当下,的确需要开拓创新的大思维、大智慧!在此意义上,刘道玉先生的《中国高教在转型中迷失方向》批评了高等教育转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散木在《湘鄂西红军将领如何被冤杀》中揭示20世纪30年代左倾路线所造成的恶果;刘刚、李冬君的《郑成功如何维护中国海权》叙写沿海人民以武装走私捍卫中国海权的作为;傅国涌的《赴死,只为寻求更公正的社会——黄花岗英烈百年祭》抒写英烈的英雄行为、悲壮情怀和崇高理想……这些文章在《同舟共进》刊出,正好在某种意义上体现了作者与编辑的大思维、大智慧。

编者奋力精进,乃有贵刊今日之声誉

 

  方(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日本研究所原所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原副总干事)杂志现在越办越好,可以说覆盖了人们普遍担心、忧心的大问题,且能从多方面、各角度作揭示,作古今中外的比较。2010年杂志的优秀文章有:第1期杜平的《政改要从执政者做起》;第5期刘道玉的《八问“国家中长期教育规划纲要”》、茅于轼的《全社会必须恢复讲理的风气》;第6期许纪霖的《读书人站起来》;第8期曾彦修的《“天下谁人不识君”——再吁留心朱永嘉们》;第10期周瑞金的《改革开放关乎国家前途和命运》等,陈四益、黄永厚两位先生各期的文图均佳。(2010129日)

 

北京 无名人氏《同舟共进》难能可贵,令人有鹤立鸡群之感。不尚长篇,文多短小而精辟,且颇多启发新意,如2010年第12期首篇(《解读“权为民所赋”》,作者虞崇胜——编者注)。编者奋力精进,大有“杀开一条血路”之慨,乃有贵刊今日之声誉。记得何方先生若干年前一度有失望之感,其后不久,贵刊面貌大新。印象中,作者多精英之士,但以“政协委员”署名者似不多见。不过,亦曾读到一位政协委员以政协有“花瓶”之称为憾的文章。贵刊为广东政协之言论平台,反映广东乃至全国政协和民主党派的功能、现状,应属天职,虽有“议政论坛”栏目,但此方面真切之文似乎少了些。有识之士,不妨探求之。旨在支持,别无他意,故未署名。(20101220日)

 

应当继续办好“编读往来”栏目

 

广东汕头 陈郴(澄海区政协委员、提案委员会委员、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副主任)杂志鹤立鸡群,敢说真话,旗帜鲜明,令人耳目一新,令人为之振奋,中国若有多几家像这样的杂志,党之幸甚,国之幸甚,民之幸甚!

但个人感觉2010年杂志的封面色调有点沉闷,与其他杂志放在一起就有区别了,封二的广告,有些彩版也做得不好,比如第9期的泮溪酒家和第10期雁南飞对比,9期就差多了。

我对杂志2011年的期望:“编读往来”栏目是读者与编者沟通的平台,虽占篇幅不多,但读者很关注,希望继续办好本专栏。“往事历历”解密60年前的真相,希望能多增加相关的内容。围绕“辛亥革命百年”,应增加有关孙中山、两岸共庆辛亥百年的文章。如今不懂参政议政的明星委员、老板委员所占比例越来越多,希望能有文章探讨其中利弊。(2010125日)

 

希望努力扩大“同舟品牌”

 

广东广州 范丙香(文字工作者) 《同舟共进》是一本能使人读后有所思、有所得的时政月刊。刊物的作者有真知、有担当;编者有见识、有胆识;《同舟共进》的读者也不一般,评点起文章来很到位!所以“编读往来”栏目也是我每期必读的。

最喜欢读贵刊文史类的文章,该类文章不矫饰、不为尊者讳,还原真相,还知情权和获知真相的快感给读者(虽然真相并不总是悦目的),我读后往往惊愕:原来如此!也喜欢议政类文章,“议政论坛”,各路高人智者献言献策,建议公正客观,可行性强,都是为了使我们的社会更美好,百姓更满意,我由衷希望:但愿如此!“焦点关注”有理有据,慷慨陈词;“四海之内”洋为中用,剖析时弊;“舟边絮语”谈古喻今,娓娓道来,令人折服,忍不住慨叹:理应如此!

刊物的版式设计不错,印刷质量也不错,清晰,明白,悦目。就是字号太小,可以阅读,但无法悦读!2010年的封面,除第1期外,均以灰、黄二色为主色调,有点自来旧,虽易联想到泛黄的历史,却无法表现新锐的醒目,不易引起不知情者的阅读欲。唯一好处是一旦翻开,会有很惊喜的发现:这样朴实的门面内竟然有这么高品质的出品。

我希望2011年的专题能更贴近民生,希望《同舟共进》在扩大“同舟品牌”方面多做努力,比如与出版社合作,出些专门题材的单行本,如北伐时期、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文革”时期等真相读本。(20101216日)

 

关于刊物字号偏小的问题,已有不止一位读者向本刊提及。2011年开始,杂志的字号已有所增大,页码亦相应增加,欢迎广大读者朋友继续来函来电反馈意见和建议。   ——编者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1年第4,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