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1 宋赵来

 

近年来对中国崛起或和平发展的讨论引人关注。但在笔者看来,中国未来发展充满不确定性。

实现中国的崛起,一种是国家崛起,一种是国民崛起。从历史经验看,没有国民的崛起,国家崛起便成无源之水。国民崛起更具有基础性和主导性地位。而国民内在素质的提高、国民权利和民生的尊重与保护、国民人本地位和创造力的激发更是崛起的内在要求。

中国提出和平崛起战略,是中国外交宗旨和国家发展重点决定的。但在权力无法受到强力监督和制约的情势下能否理性崛起,确实是个令人产生疑窦的问题。这是决定中国能否崛起的内因,也是最重要的因素。

当前最主要的仍是不断丰富和落实科学发展观,在五个统筹之外补充三个统筹,即对历史、现实和未来,对实践和理论,对权力和学术的统筹安排,既防止和纠正对历史的篡改和选择性记忆,提供鲜活的理论指导,又防止权力介入思想的争论。已有不少学者多次提醒,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于其他改革,成为当前改革最大的体制性和结构性障碍。如果一再错过改革的最佳时期,启动的难度将越来越大,太晚实行改革会断送改革的机会。

另外,中国崛起还面临着复杂多变的世界环境。与以往崛起不同的是,从意识形态看,世界正处于后冷战时代,苏联和东欧等政权相继解体,共产主义运动正处于低潮,马克思主义阵营处于相对弱势地位。从全球角度看,经济一体化在曲折中发展,反全球化浪潮引发全球关注,但还不可能改变这一历史进程,市场、信息、资本、通信和交通使世界联系更为紧密和快捷,中国正以自己的方式和速度融入经济一体化进程。从世界格局看,两极格局结束后,一超多强和南弱北强的格局还难以在短期内改变,单边主义和多边主义的斗争此起彼伏,传统安全和新型安全相互交织,和平、发展和合作、人权仍是世界的主流。从周边环境看,大国介入、历史纠葛、领土争端、资源争夺、大规模武器扩散和意识形态使东亚、东南亚、南亚和中亚呈现异常复杂的局面,尤其是东亚首次进入中日两强时代及本地区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使中国既面临难得的历史性机遇,也面临严峻的挑战。

具体而言,中国和平崛起的最大考验是中美关系,死角是中日关系。同时须密切关注中俄、中印和台海局势以及伊朗核危机。下文仅就中美关系和中日关系作简略分析。

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两国几十年的历史进程表明,双方基于各自利益的考量,一直处在合作、协商、谈判和分歧、对抗和战争的曲线中发展。总体上由于中美实力差异巨大,美方处于战略进攻态势,中国则积极防御。对中国而言,卧薪尝胆以图未来东山再起是更符合现实的选择,所以营造稳定和平的国际和周边环境一直是中国外交的重大目标。 

(共3000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阅读全文请订阅本杂志。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