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08 高 放

“中国模式”的题中之义

       

 

现在一些网络和媒体经常用“中国模式”来形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众说纷纭,报刊上已发表过多篇谈论“中国模式”的文稿。“中国模式”到底是一种偶然还是一种必然?笔者想谈谈对“中国模式”这一问题的新解。

从哲学的高度看,偶然与必然是对立统一的关系。偶然是必然的表现或补充,任何偶然都含有必然,任何必然都要通过偶然表现出来。关于“中国模式”的探讨,首先要搞清楚是谁最先提出“中国模式”的。很多人认为,“中国模式”是先由外国人提出来的。例如美国高盛公司高级顾问雷默于2004年把与“华盛顿共识”不同的“北京共识”称为“中国模式”。实际上,“中国模式”最早是由邓小平提出来的。早在1980531日,在对中央负责人员发表的《处理兄弟党关系的一条重要原则》的谈话中,邓小平讲到:有十月革命的“俄国的模式”,有中国革命的“中国的模式”,各国的情况千差万别。后来,他于1988518日会见莫桑比克总统时又说:“世界上的问题不可能都用一个模式解决。中国有中国自己的模式。”在已公开发表的邓小平论著中明确提及“中国模式”,我查到仅此两次。而后来的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在已发表的文稿中都没有提过,他们都讲“中国道路”、“中国经验”,而不用“中国模式”。依我体会,邓小平提出“中国模式”是针对以往我国革命曾经创造了“中国模式”,然而后来中国的建设照搬苏联模式出现很多问题,改革开放就是要摆脱苏联模式,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只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面建设成功了,才算是形成了中国模式。中国模式的性质和特点理应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中国模式”,有人说它至今没有形成,有人说它正在形成之中,而外国人大多认为它已经形成了(有的是只从经济增长与发展模式着眼,有的是从引进外资、扩展私营经济着眼)。

“模式”这个词从字面上看,是指模型、格式,这是一个偏于中性的词,多有褒意,少有贬义。但是一些人看好的模式,另一些人未必认同,甚至认为那是很糟糕的模式;一时被认为是创新的模式,时过境迁也会显得陈旧,需要更新。早在1985年,我就发表过《当代社会主义模式问题初探》的文章。当时只查了《辞源》、《辞海》等辞书,未见有模式一词,自以为“模式”一词是到1970年中央编译局重译恩格斯《反杜林论》时才采用的新的翻译名词。后来又查有关古汉语的更多辞书,才知道古汉语中已有“模式”一词,并非指模范的不可变易的标准型式。例如,《魏书•源子恭传》说,要求按照前人所建的“两京模式”营造“明堂”。宋朝张邦基在《墨庄漫录》卷八说:“闻先生之艺久矣,愿见笔法,以为模式。”清朝薛福成《代李伯相重锲洨滨遗书序》中说: “王君、夏君表章前哲,以为邦人士模式,可谓能勤其职矣。”可见古人所说的“模式”都是要模仿前人、模仿别人的样式。我从手边保存的《东方杂志》总目中还查到:该刊1931225日出版的第28卷第4号刊登有孟云峤写的《人生理想之模式》。这也表明不同时代每个人理想的模式未必完全一样。

……

(共3619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