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07 凌 河

不能忘却的“听不懂”

 

河(上海)

 

这是一个“听不懂”——上世纪70年代,埃德加斯诺采访我们的领袖。领袖一言“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斯诺怎么也听不懂,翻不出来,以至于后来斯诺公布的英文文本,这句话竟翻成了“一个僧人打着破伞走向远方”……

这又是一个“听不懂”——也是上世纪70年代,理查德尼克松的女儿和女婿造访我们的领袖。当时的尼克松总统,正陷于水门事件的灭顶之灾,然而我们的领袖却笑对两位年轻人:“不就是两盘录音带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尼克松的女婿戴维艾森豪威尔却怎么也“听不懂”,再三强调此事大矣,美国人不肯放过,还要起诉总统……

这两个美国人,不是耳朵不好,也不仅是不习惯中国式的表达,而是因为在他们那儿,纵有千般 “弊端”,但是“无法无天”、没有法制,是不可理喻的;而滥用权力、“整 ”反对党这类践踏民主的事,也是十分严重、十分“了不起”的。所以对这两句话,斯诺和戴维都“听不懂”,怎么也翻不出来、理解不了。

美国的月亮,也不是特别圆;美国自己也有很多的毛病,但是它的民主与法制(哪怕我们将它称作“形式上而不是事实上的”)比较成熟,比较稳固——这就是我们的领袖,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说过的:例如斯大林那样的事,美国不可能发生,因为有制度。不要忘记,这仍是迄今为止,我们关于民主与法制问题最深刻的论述。只是到了70年代,到了这个“史无前例”的特殊时期,却变成了“和尚打伞”,变成了没有什么“了不起”,以至于两个美国人都“听不懂”了。

平心而论,我们的领袖并不是一贯主张“和尚打伞”。且不说共和国第一部宪法就是他亲自主持起草的,就是1965年讨论“二十三条”时,因为一线的中央领导劝其不必亲往,他竟手持一本《宪法》和一本《党章》,怒言:“一个叫我不要开会,一个叫我不要讲话,我是一个公民,一个党员,我有发言权。”可见并不是“和尚打伞”,并没有忘却《宪法》——只可惜到了一年后的1966年,同在中南海,仅是一墙之隔,刘少奇主席以一本《宪法》面对造反派而要主张“共和国公民”和“人民选出来的国家主席”的基本人权时,已经是“无法无天”,连这本《宪法》也真是“有什么了不起”了。

我们不要苛责前人,更不要脱离具体的历史条件和当时特定的认知局限来评价是非。然而斯诺和戴维的两次“听不懂”,却仍然不能轻忘;我们可以谅解以往,也应当正确地看待国际上共同的准则,却不要再说别人听也“听不懂”的话……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1年第9,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