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04 同舟共进杂志社

去除意识形态遮蔽,反思历史变革真谛

 

广东广州 董天策(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同舟共进》2011年第10期重点突出,主题鲜明。一言以蔽之,那就是:去除意识形态的遮蔽,反思历史变革的真谛。

如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同舟共进》这一期的专题策划“辛亥百年启示录”、专栏“辛亥百年风云”以及“独家访谈”,无不以开阔的视野、真确的史实、理性的反思去透视辛亥风云,剖析革命的成败得失,探求革命的现实意义,去掉了多年来的意识形态遮蔽,敞亮了历史变革的本来面目,让人心生一份对历史的温情与敬意。

章开沅特别强调了历史的延续性与复杂性,提出应将辛亥革命研究扩充到“上下三百年”,回望辛亥前一百年的社会发展态势,反思辛亥以来一百年的经验与问题,展望今后一百年的愿景与目标。我以为,刊物这一期有关辛亥的文章,都具有这样一种大历史观。傅国涌的《对话与共识:谈判桌上出生的民国》,杨天石的《遗言与“法宝”:辛亥留下了什么》,从不同角度清晰地阐明:武昌首义之后,激进的革命党、稳健的立宪派、实用的北洋派,尽管各有目的,但通过和平谈判,彼此妥协退让,终于在“历史的合力”中推翻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建立了民主共和的中华民国。其中,孙中山“不忍南北战争,生灵涂炭”而主动与袁世凯议和,避免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恶战,其激进革命而又悲天悯人的情怀与智慧,不愧国父心肠!

从这样的历史认识出发,对辛亥时期的人物自然会有新的评价。张宏杰的《假如袁世凯死于1913》通过对有关史实的梳理,指出“1911年,不论革命派还是保守派都认为袁世凯是有能力领导中国的唯一一人。甚至直到191310月,在宋教仁被刺杀和‘二次革命’之后,全国的主要政治力量仍在支持袁世凯”。吊诡的是,袁世凯正是从1913年开始走向反面,最终滑向帝制深渊的。如此一分为二地评价袁世凯,让我们可以更真切地认识那些在历史进程中充满了是是非非的人物。

周天鸿认为:“辛亥革命最重要的贡献,一是结束了封建制度,这是海内外一致认可的,二是在辛亥革命后的一段时间内,出现了一个较为宽松的环境,这一点需要引起我们重视。”“正因为有了那种宽松的环境,国外的各种学说、主义才能纷纷进来……正是这个宽松环境的存在,使得几千年来处在封建社会中的老百姓、知识分子等各阶层的人接触到了现代文明。”其实,早在戊戌变法时期,“较为宽松的环境”就已经出现。正如刘青松所指出的,1898年光绪颁布《明定国是诏》启动变法后,“自由开设报馆”终于打破了万马齐喑的局面,使变法图强、君主立宪、革命共和等各种政治势力及其思想主张陆续登场。刘刚、李冬君的文章,呈现了辛亥前夕商人群体积极尝试地方自治的成效,和国会议员公开同王权抗争的胆识,说明宽松的环境不仅形成了社会变革的舆论基础,而且促成了人们尝试民主宪政的政治行动。

当然,由于辛亥革命胜利得快,代价小,自然难以真正革除专制统治的种种弊端。张鸣在点评辛亥人物后有一段感慨:辛亥革命之后,“‘共和’的招牌挂起来了,但没有秩序,大家还是靠武力说话,各个地方说白了仍是军阀统治。哪有共和呢?哪有民主呢?哪有自由呢……”这说明孙中山的临终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是多么重要!

问题还在于,在辛亥革命之后的历史进程中,甚至是在无产阶级革命与建设的过程中,也出现了苏联红军战士奥斯特洛夫斯基所说的革命异化现象,那就是:“我们所建成的东西,完全不是我们为之奋斗的!”邵燕祥说这句话让他怦然心动。我想,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怦然心动。王龙的“瞿秋白”文,读后不能不让人感慨极左路线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是多么违背革命宗旨,又是多么让人恐怖。施京吾在《“可怜一觉金陵梦”——吴晗谈片》中感慨吴晗“当他坚定信念、献身事业时,他的信仰不仅粉碎了他的信念,也剥夺了他的生命”。吴晗的这种人生遭遇,再一次说明极左路线的深重危害。

由此回头来思考辛亥百年的启示,那种长期浸透在人们灵魂深处的简单、粗暴的“革命观念”与“斗争哲学”,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征程中显然应当进一步肃清。专题题记说得好:“妥协与共识、立宪与自治、革命与改良、制度与秩序,读懂了这些关键词,才能真正读懂百年前的革命与百年历史,也才能真正理解:在中国,什么时候朝野共识达成的多,什么时候社会就清明,就和谐,就安定。”

 

文格高雅   文风纯正   论事朴实

 

甘肃嘉峪关 朱振玉(嘉峪关市科学技术协会秘书长)订阅《同舟共进》杂志一年有感:同舟共进,忧国忧民;关注现实,探寻未来;回顾历史,立体观察;鼓呼改革,弘扬民主;公民社会,民族大业;唤醒灵魂,功在千秋;思想前瞻,观点新颖;难能可贵,刊物奇葩;篇篇拜读,击案叫绝;振聋发聩,受益匪浅。(20101215日)

 

广东惠州 曾人中(惠州市政协委员 惠城区政协委员)《同舟共进》文格高雅,文风纯正,论事朴实,词藻洁丽。可谓:一百年与一万年,为政者思百姓言。春秋不沦某人断,是非终争日月明。(20101215日)

 

黑龙江佳木斯 陈驭强(佳木斯市公安局办公室原主任)每到年终,都会收到贵刊寄来的“读者调查问卷”,从刊物内容到封面、版式、印刷,从今年到明年,全方位征求意见,让读者心里感到温暖。时下,坊间形形色色的文化产品多以掳掠受众、追逐最大利润为宗旨。土地、住房产业化,医疗、教育产业化,这回轮到文化产业化了。像贵刊这样真心办刊,同舟共进的,鲜矣。佳木斯市有一户卖熟食的,大冬天顶着零下30多摄氏度的严寒,走街串巷,吆喝于民间:“傻子猪蹄嘞!”贵刊庶几乎?最值得称道的,是贵刊奉创新为灵魂,每期有新视野,年年有新焦点。2009年的专题策划“讲真话”,2010年的“聚焦‘既得利益集团’”,都赢得了满堂彩。读者总能看到新东西,汲取新营养,就会觉得钱没白花,时间没白费,而刊物的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销路更会越来越好。

不过恕我直言,近两年来,贵刊在长足进展的同时,我个人觉得有的文章冗长、空泛、絮絮叨叨,或者缺乏新意,无奈我只有“一目十行”,徒然浪费贵刊的资源和读者的光阴。(2011129日)

 

感谢读者的意见,在组稿方面,本刊的文章类型不同,风格各异,也许是“众口难调”之故,往后确有这样的文章,欢迎读者不吝指出,以帮助本刊不断进步。——编者

 

国内罕见的言论旗帜

 

河南商丘 钟万发(商丘市经委党组副书记、主任,航空工业部国营五一厂第一副厂长兼总工程师)2010年的《同舟共进》发表了很多有胆识、敢担当、敢讲真话的好文章,不愧是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心中树立起来的一面不可动摇的言论旗帜。如第1期马立诚的《交锋:当代中国的八种思潮》,文章梳理了目前国内八种思潮的现状和发展趋势,读后如饮一杯清冽的甘泉,开朗神怡。我曾对该文详细做了摘要,并复印了20多份,寄给要好的朋友去读,分享快乐。再如第8期梁晓声先生的《论文化在政治之上》,有观点、有见解,想起“反胡风”、“反右”、“文革”那二三十年,文化不但没有受到政治的尊重,而且方方面面都为政治所左右,被政治践踏得千疮百孔,这是中国文化的不幸,是政治的不幸,也是国家的不幸。

我注意到,刊物的文章被很多其他报刊争相转载,如《杂文月刊》,每期转载量都在三篇左右。如此,这面国内罕见的言论旗帜,在上层知识分子和政协系统中有机会读到的人便知其价值,交口称赞——但这种情况可能在南方较多见。在我所知道的北方知识分子阶层中,能读到者不多。我还是2009年从《杂文月刊》上才知晓的,主要是街面上看不到贵刊,铺天盖地的广告中也没有介绍,可惜了,可惜了!我建议贵刊可以在通俗大众化的期刊、报纸上刊登广告,对扩大影响、促进销售定会有效果。(20101217日)

 

近两三年来,杂志每到年末都会在一些兄弟报刊上刊登交换广告,目的就是扩大杂志的影响力和辐射力。本刊在北京和海外知识分子群体中一直有很好的口碑。谢谢读者的关心,我们会继续在这方面多做努力。——编者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1年第11,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