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02 同舟共进杂志社

直面社会转型问题,重审历史变革之道

 

广东广州 董天策(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与建设发展,当今中国一方面迅速崛起,在国际事务中扮演着日益重要的角色;一方面艰难转型,进入了改革深水区与矛盾多发期。《同舟共进》2011年第11期,既关注国内改革,又关注国际战略,既直面社会转型问题,又重审历史变革之道,对于寻求安邦治国的长策,提供了不少富有价值的见解。

专题策划“国之命,在人心”关注国内改革。高超群的《利益时代的社会治理之道》一文指出,随着经济发展,当今中国的最大变化是“政治化社会”退潮,“利益时代”到来。“在这个时代,必须平等地尊重每个人的利益”,必须“探索与这个利益时代相匹配的社会治理之道”。鄢烈山建言,我们需要宝贵的“公民心”:一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社会责任感和道德自律,行仁义,守礼法,重诚信;二是对公权力和政府的监督意识,挑战不合法、不合理的公权力滥用。十年砍柴指出,言路畅通是执政的“预警机制”,“允许信息公开传播,允许言论自由表达”,正是当前“利益时代”必须进行的社会管理创新。陈浩武指出,“历史反复证明,什么时候朝野共识多,社会就稳定,政治生活就清明,经济就发展,民众就满意”。而要达成朝野共识,首先要让民众有自由表达的权利;其次,在相对自由的表达后,体制要有自我调整的诚意。这样,就有希望通过共识“缝补”社会之“裂痕”。所有这一切,其实就是要切实推进宪政与民主为基本内涵的政治改革,诚如胡德平所言:“对中国人民来说,最宝贵的东西是时间。”

“前沿观察”虽然只发表了一篇文章,却很有分量,涉及国际战略。赵刚、薛理泰认为,201196日发布的《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意在对世界表明:中国决意摒弃“国强必霸”的大国崛起之传统模式,有诚意和决心走和平发展道路。因此,中国的高速发展是福不是祸,是机遇不是威胁。“一个潜在的世界级大国,欲求地位更上一层楼,只宜顺守,不可逆取”,这对防止狭隘的民族主义在中国崛起之际抬头,很有现实意义。袁南生也指出:“这些年,中国发展了……但一些国人的心态开始浮躁起来……弥漫在部分国人特别是某些中国官员之中的‘虚骄之气’,确实令人担忧。连中国学界一些学人,也大谈特谈‘中国的世纪’来刺激‘暴发户心态’”,对此,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头脑。

重审历史变革之道的重头文章,当推姜弘的《辛亥百年,重识阿Q》,此文读来震撼人心。长期以来,我们都接受那种颇为权威的说法,说《阿Q正传》是写辛亥革命的失败。作者通过严密的考辨发现,对辛亥革命,鲁迅不仅从未否定,而且赞赏有加。鲁迅写《阿Q正传》,是要“写出一个现代的我们国人的魂灵来”——“我们究竟还是未经革新的古国的人民”。其意所指,是说现代民主共和的国家已经建立,而人民的灵魂、观念、习惯等都还停留在过去。阿Q所向往的“革命—造反”,“我想要什么就是什么,我欢喜谁就是谁”,这正是在“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的幻想,因此,阿Q似的革命、阿Q似的革命党的出现,其实是专制的反面——造反。它们的本质是“游民造反”,并非“国民革命”。“国民革命”所追求的并不是“打天下,坐天下”,而是自由、平等、博爱,是民主共和。辛亥革命正是各界仁人志士共同从事的“国民革命”。因此,鲁迅写阿Q,是为国人提供一面观照“中国人的人性缺失”、“国民劣根性”的镜子,促使他们觉醒、奋起,去“创造中国历史上未曾有过的第三样时代”,那就是辛亥革命刚刚开始就被打断的民主共和的新时代。

的确,辛亥革命所追求的许多理想,远未实现。即使新中国建立以后,我们又经历了“文革”的内乱与浩劫。“文革”前夕与初期,陶铸进入中央最高领导层,到1967年便被打倒,196911月蒙冤以殁,其升降浮沉和悲惨命运真是白云苍狗,须臾改变。田家英在“文革”初的突然自杀,更是令人悲愤填膺。认真读一读冯锡刚的《“我含热泪抑悲愁”——读陶铸的三首七律》、阎长贵的《有关田家英的若干史料辨正》、叶永烈的《关于田家英之死》三篇文章,或许可使我们对于吸取历史教训,坚持改革开放,推进政治改革有更深的理解。

 

蔡霞、林蕴晖、资中筠、陈四益文

引人入胜、发人深思

——网友点评《同舟共进》

 

网友评论蔡霞文《中国社会转型与中共的历史转型》(刊于2011年第8期)

高人  文章语言朴实,没有废话,说得在理,结构逻辑清晰——比起一些絮絮叨叨、似是而非、言不及义、概念模糊、语病甚多还自鸣得意的发言,强了不知多少。

天竹  再次拜读蔡霞老师的文章,感到意犹未尽,中央党校有这样的教授,是我们党的幸运。文章把社会转型和党的转型紧密结合起来,很有深意。执政党如果主动转型,就会领导社会顺利转型,执政党也会获得新生,这对于中共来说,确实是生死攸关的问题。苏共没能及时转型,结果被历史抛弃了,幸运的是改革派没有受到追究;台湾的国民党虽然一时失去了政权,但它较好地尽到在野党的责任,受到民众的好评,再次执掌了政权。中共需要认真研究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下决心进行科学转型,避免重蹈苏东的覆辙。

 

网友评论林蕴晖文《要严肃、严谨地对待党的历史》(刊于2011年第7期)

小红妹  强迫人民忘记历史的人,必将成为被历史嘲弄的小丑。苏联与东欧殷鉴不远。

 

网友评论资中筠文《奢靡殡葬:从“房奴”到“坟奴”》(刊于2011年第9期)

ABLZM  资先生所述的现象发人深思,在没有真正的信仰、缺乏宗教情怀和道德底线的国度,追富、炫富、虚荣攀比心理日盛,旧习俗中的丑陋现象又沉渣泛起,年轻人的思想意识被绑架了,何谈自由、民主、宪政……一方面有钱有势的人看风水、葬豪墓,另一方面不仅古墓几近全部被盗(就是清末民初的也难以幸免),普通平民的墓葬也因各种开发被毁无数。这种毁墓与强拆无异,有的一夜被毁,连迁墓的通知都没有;有的迁了几次还是被毁,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我们总说美国怎样怎样,可有报道说,当年因建设美国西部大铁路而死在美国的华工每个人的墓都还保留完好,且不准任何人或单位在墓地开发。

 

网友评论陈四益文《忽然想到——何以为官》(刊于2011年第11期)

明然   拜读大作,此文极佳,把官吏与庶民之间的关系分析得一清二楚,这便是古今官场的真实写照。现在的某些官员,离不开金钱、特权、吃喝、迎来送往……唯一离得开的就是赋予他们权力的人民。如此,哪里还有诚信、公德、廉洁?奉劝既得利益集团中的官吏们,莫忘“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警言。

 

有客观公正之风,无哗众取宠之气

 

居延  200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读到一篇很感兴趣的文章(记得是杨银禄讲述江青那篇),经查询才得知有贵刊这样一份杂志,非常喜欢,立刻与贵刊联系,补购了当年的前几期,又订阅了后面的数期。并打算一直订阅下去。我对于中国现代史、中共党史、国际共运史等极有兴趣,通过你们,我这方面的知识丰富了许多,确有百看不厌之感。贵刊所载之文史文章史实准确,叙事郑重,文字简朴,立论公允,有实事求是的客观公正之风,无哗众取宠或愤懑失当之气,让人捧读后不忍释手。

近读2011年第6期陈四益先生的《忽然想到——盘点》,颇有所感。陈先生从上世纪80年代初中央关于整顿党风的重要文件说起,选择不同年代有代表性的重要准则、决议等加以对照分析,是一个不错的角度,读后发人深省。记得1978年时,上面就已提出党内存在不正之风,需要纠正了。当时中央采取的一个重大措施,是建立自中央到地方的多级纪律检查机构,从组织上保障纠正不正之风的工作稳妥、持久地进行。中央组建了以陈云为首的中央纪律监察委员会,陈云那句著名的论断“党风是关系到执政党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成为从中央到地方纪律检查工作的纲领。从那时起至今,正如《盘点》一文所述,召开了多少次无一不被称作“重大”的会议,下发了多少个无一不被称作“重要”的文件,几乎难以数计。然而30多年过去了,人们看到的,是当初的“不正之风”早已演变成大面积的腐败,让人欲言无语。如何解决日趋严重、积重难返的腐败问题,这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现在是有关部门“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时候了。(2011817日)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1年第12,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