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7 孔 曦

怀念每月几两菜油的日子

 

     曦(上海)

 

在我十三四岁的时候,食用油是要凭票买的,记得每人每月只有二三两。每次炒菜,父亲都小心翼翼地倒出一点点。轮到我炒菜,更是战战兢兢,唯恐一不当心多倒了。所以说,“春雨贵如油”的农谚,那时是名副其实。上世纪90年代初,食用油仍凭票供应,上海市区每人每月1市斤,郊区每人每月7两半。彼时,已经有议价油供应了。

进入新世纪,油的品种琳琅满目:大豆油色拉油菜油,玉米油花生油调和油,橄榄油野茶油红花籽油葵花籽油芥花籽油……巧媳妇再也不愁“无油之炊”。

可新世纪的头十年过去,与油有关的恐慌又来了。这回不是买不到、不够吃,也不是买不起、挑花眼,而是不知道天天炒菜拌菜用的油里面,是否掺了地沟油潲水油;我们到饭店吃饭,又吃下了多少地沟油潲水油。

听说,最近有些地区又在闹油荒。很多人认为是石油三寡头有意放刁,倒逼油价再次上涨。很多朋友,对油价涨得快而多跌得少而慢颇有微词,认为石油寡头把豪华别墅豪华装修高级红酒顶级茅台天价名片以及职工购房等都算进了油价。一边,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满腹委屈地解释:“要给股东高回报,要向银行还本付息。我们炼油80%是从国际市场买来的。政府为了让CPI低,控制了成品油价格,涨的时候应该涨10元,只涨2元,好像涨的次数很多,但实际一次也没涨到位,所以一降就说你降得慢。”因为石油寡头们的公账私产都不肯向公众公开,究竟是不是垄断和腐败导致了内地油价的涨易降难,我没有太大的把握。

我现在有点怀念每人每月几两菜油的年代。不是怀念油的珍贵,而是怀念油的可靠。微博上有人介绍说,他家吃的油,是到老家乡下,装了自家种的花生,运到私人油坊,由自家人看着让油坊给现磨的。我在嘉定郊区的两位舅舅,好像连自留地都没有了,想过自种花生自己监督轧油的安全日子,看来是没指望了。

“油”的感叹就发到这里,反正这“油”也不是当今唯一令人沮丧的东西。有些地方的水,有些地方的空气,好像也出了点小问题。好消息是,平均值还是可以放心的。虽然有人别有居心地指出,不能因为姚明和潘长江的身高平均值比较好看,就说潘长江不是矮个儿。就算我们不幸地沦为那个“矮个儿”,有好看的平均值瞧着,我还是觉着比较幸福的。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2年第2,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