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0 孙玉祥

苏联官员也曾快速复出

孙玉祥(广东·广州)

 

照我们“槛外人“的看法,一位官员如果在任内被问责丢了官,就几乎跟官场绝缘了。理由很简单,阁下所以被问责丢官,乃是实践证明你不适合做“人民公仆”,最好的归宿当然是闭门思过、反躬自省。可事实并不总是如此。一些曾被问责而遭撤职的各路官员,像被摁在水里的葫芦一样,上头的手一松就纷纷浮头——复出了。不过,历史事实告诉我们:如果将民意置之不理,只是采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用人原则,则不仅会失去民心,也会失去政权——前苏联就是这样的例子。

上世纪80年代初勃列日涅夫当政后期的苏联,官权猖獗,民意式微。于是便有了这么一桩事情:1980年,一位警方人员偶然买到了一批准备出口的廉价鲱鱼罐头,一打开却发现这罐头是“挂羊头卖狗肉”,里面装的全是价格昂贵的鱼子酱。鲱鱼为何会变成鱼子酱?一番调查取证后,真相大白。原来,苏联渔业部的一批官员与某公司达成秘密交易,把索契和阿斯特拉罕两地生产的鱼子酱装入贴有鲱鱼商标的罐头运往国外,由西方公司用低廉的价格买下,然后再将其还原为鱼子酱高价销售。那些官员自然不会白干,可以获取高额回扣并存入瑞士银行。让人惊讶的是,这种倒卖活动竟持续了10年之久,由此给国家造成的损失高达数百万美元。此案涉及苏联渔业部副部长、渔业生产销售管理局副局长等高官,以及苏联外贸部、食品工业部、太平洋舰队、莫斯科及其他城市的饭店人员共300余人。当时负责分配这种罐头的是索契市市长沃隆科夫,他的直接领导是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委第一书记麦杜诺夫。麦杜诺夫是苏共中央委员、勃列日涅夫的亲信,奉命调查此案。因为与己有关,所以他对沃隆科夫百般庇护。当《文学报》刊登了沃隆科夫被捕的消息后,麦杜诺夫极为紧张,多次跑到莫斯科向勃列日涅夫求救。勃列日涅夫听了克格勃主席安德罗波夫亲自向他陈述的事件经过后,在铁证如山面前问道:“你看怎么办?”安德罗波夫说:“那就得把麦杜诺夫交法院审理。”勃列日涅夫说:“这可不行,现在我们在克拉斯诺达尔没有可靠的人,是不是可以先把他挪到另外的地方去。”于是,麦杜诺夫被撤销了原职。但其后,他又很快复出,被调到莫斯科,当上了粮食食品部的副部长,并住进了莫斯科的豪华住宅。

唐代诗人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有云:“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这个国家的结局是什么——苏联,现在已经变成“前苏联”了。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2年第6,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