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31 陈季冰

撬动新一轮改革的支点在哪里

□  陈季冰

古希腊哲人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对于中国改革事业来说,当前最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支点。

改革亟需寻找新的支点

国务院日前批转国家发改委《关于2012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的通知》,对财税、金融、资源环境、文化、科教卫、行政、城乡发展、外经各项体制及综合配套改革作出了全面部署,并确立了牵头和负责的相关部委。比较引人注意的是它对铁路管理体制、国家机关公车等一年来民意聚焦的问题均作出了回答。

虽然看起来如此重要、宏观和面面俱到,但这其实只是国务院每年都要照例批转的一个常规性文件。若拿2012318日转发的这个《意见》同2011528日转发的《关于2011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相比,有心人一定会发现,除了抬头几乎一模一样外,两份《意见》开头的指导思想和总体要求与结尾的总结要求在文字上亦大同小异;如果再回头审查过去5年里每一个《意见》的最终落实情况,我们多半会有点失望。这亦凸显推动中国改革之难。

2012年毕竟还是有所不同的,正值小平南巡及南方谈话发表20周年之际,民间要求加快改革步伐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而中央高层也频繁反馈以热烈响应——我们看到,温家宝总理和李克强副总理新年以后在多个场合一再公开表达了推进经济乃至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心,大有时不我待的急切感。加之不久前相继曝光的广东乌坎事件等由此折射出来的对中国应向何处去的迥异思考和回答,都为国家的政治生活营造出一种久违的活跃的鼎新革故氛围。许多开明人士也冀望能够一鼓作气,将中国改革推入第二春

然而,正如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曾说过的,当代中国的改革是一项摸着石头过河的复杂的综合性系统工程,并没有多少前人的经验教训可资借鉴。或者可以这么概括:现在社会上绝大多数人同意,中国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几乎每一个领域内都存在大量制约生产力和创造力的体制性障碍,因此必须大力推进改革。但分歧在于:朝什么方向改?怎么改?改革的轻重缓急和先后秩序如何确定……面对所有这些棘手问题,今天的中国社会已不像30多年前那样能轻易地取得共识。而关于这些问题南辕北辙甚至尖锐对立的答案和争论,足以使亟待推进的改革长久地原地踏步。

于是,许多人呼吁,重启改革需要重新凝聚共识。但笔者以为,如果把所谓共识理解为在上述所有主要问题上都取得一致的话,那么这个共识恐怕永远不可能重新获得。因为在今日中国,利益和思想的多元已经根深蒂固,人们既没有共同的敌人,如当年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来的极左路线;也缺乏共同的目标,如当年令全国人民向往的温饱小康(还记得三大件吗?)——许多人在许多年以前就实现了小康,一些人如今甚至已是巨富。因此,现在和今后的改革共识,大概只可能存在于模糊的大方向上——例如,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更加民主法治、自由平等的社会等。

但这仍不足以直接回答如何启动下一步改革这个迫切的问题,因此笔者主张,当下亟需寻找到一个新支点——就像当年的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系统性的改革应当像化学中的连锁反应,经由这个支点,一个改革撬动下一个和下一系列其他改革,直至最终完成全方位、整体性的变革。                    

显然,这个支点本身应当是经济性的,这是因为中国当下的首要问题仍然是经济问题——经济的不平等和不平衡,但它必须能够催化政治层面的变革。照此标准,在笔者看来最合适的,莫过于政府财政预算的民主化和透明化了,特别是基层政府的公共财政体系建设。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管住了政府的钱袋子,差不多就等于管住了政府本身,就基本上自然消除了社会中相当部分问题,在目前的中国社会尤其如此。

语云:悠悠万事,唯税为大。世界上第一个现代议会——英格兰议会正是因税收和财政的分歧而诞生的,而我们所熟知的美国国会两党的争吵也主要集中在财税问题上。就中国未来而言,可以预计的是,只要公众能够对政府的税收政策和财政支出充分知情并行使真实而有效的监督权,则必将对政府行为、人大代表选举、国有企事业监管、新闻监督与言论自由等诸多方面产生深远影响。

推进预算民主的操作路径很简单:唯公开二字而已。就此意义来说,温家宝总理去年起亲自督办的国务院各部委公开三公经费,是一个良好的开始。接下来,还应当将这种公开推行至各级政府的所有财政支出。一言以蔽之,政府收进来和花出去的每一分钱都要让纳税人清清楚楚。

多元博弈力量可为改革注入新动力

按照许多有识之士的分析,中国改革面临既得利益群体的强大阻力。应当看到,它们本身正是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造就的。在改革之初,这些群体曾是改革的热心支持者,但随着改革的深入和利益格局的多元化,仅仅做大蛋糕”——所谓发展”——已越来越难以满足所有社会群体的诉求,如何切蛋糕”——分配的重要性日益突出时,他们中的许多人便转而利用自身掌握的话语权,试图在立法、行政、司法等各个领域里,将尚存诸多不合理性、原本属于改革中途的 过渡体制永久地固定下来,从而谋求本集团利益的持续最大化。

而在另一方面,社会中沉默的大多数的权益则被漠视和损害。

要正视这一点,政府几乎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在社会管理层面逐步放开各种民间自发团体的设立和监管,就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2011年以来,广东省在这方面进行了一些可喜的尝试。可以想见,放松对社会组织的管制,降低门槛,允许民间自发成立各类社会组织,在当下并不会对任何一种依靠政府行政壁垒维护的既得利益造成直接的冲击,因而几乎不会遭到什么团体和个人特别强大的反对。然而,一俟这些真正意义上的民间组织发育成长起来,它们本身也会成为具有足够博弈力量的利益团体”——100个会员组织起来的四川建筑工人同乡会在与雇主和政府谈判时,其议价能力毫无疑问与100个互不相识的分散的四川建筑工人相比不可同日而语。而随着各种类型、性质、规模的自发社会组织纷纷茁壮成长,强势利益集团今后的行为恐将受到有力的束缚。

需要指出的是,即便在发达国家,事实上绝大多数社会组织也并不是政治性的,而且它们的目标大多只是追求某一种微观的、单一的利益。然而,组织性质的非政治性并不妨碍它们在追求各自具体和独特目标的过程中对政府权力发挥有力的制约功能。

这是一种非典型的增量改革模式。过去人们常说的增量改革,是指在不触动既有体制的前提下在它之外另做出一块蛋糕,最终由于增量越来越大而逐步覆盖掉体制内的存量。而像放松社会组织管制这类改革,不是通过直接做大增量,而是通过在既有体制框架内扶持弱势的利益集团参与博弈来促进旧体制的瓦解和新体制的形成。

有些人经常忧心忡忡地说,蛋糕不可能永远做大下去,利益格局重新调整的那一天迟早会到来。这是正确的,但利益格局的重新调整并不意味着必须通过政治力量来重新规划一部分人既得利益的方式来补偿另一部分人。事实上,这样强制推行的改革既阻力重重,一般也不会取得好的效果。利益格局的调整完全可以通过有意识地帮助一部分人增强博弈力量,进而让他们自己去通过讨价还价来实现。时下许多人一提到利益集团就反感,实际上,中国真正的问题不是存在太多太强的利益集团,而是相反——中国的利益集团还不够多元、还没有公开化,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力量对比严重地不平衡——只见强势利益集团的主张而听不到弱势利益集团的呼声,因而在各种法律政策的制订和执行过程中形不成真正公平透明的博弈。《人民日报》评论部文章提出打捞沉没的声音,说到底也就是要打破这种不平衡。

在这个意义上,笔者认为,如果想要继续顺利、平稳、有序地推进改革,放开乃至求助于民间社会,是必须迈出的关键一步。拥有强大自我组织和自我管理能力的充满生机的社会,是未来中国发展的必由之路。

写到这里,或许有必要特别指出一下笔者个人最反对的一种思维模式:在它看来,面对积弊丛生的社会现状,一切局部的、枝节的修修补补都是无济于事的。相反,它试图为未来描绘一幅完美的蓝图,在此基础上设计一套看起来可以一步到位的全局性方案,并规划详尽的实施战略和步骤……一旦这种思维模式遇到适合的社会土壤,再度发酵成为支配性的语境,那么,不仅是改革开放的未来,整个国家的现代化都将面临挑战。如果说过去一个世纪的历史给现代中国人留下些什么的话,这应该就是最宝贵的教诲。古往今来一切成功而具有进步意义的社会变革,从来都不是哪个先知在书斋里根据什么主义事先规划出来的,相反,它们都是从看似枝节性的修修补补出发,一点一滴积累演化而来的。

应当谋划更长远的变革

作为推进下一步改革和谋划更长远变革的另一个补充环节,笔者还认为,应当适时恢复在改革开放前半程曾发挥过巨大作用的国家体改委那样的机构。事实上,不少分析人士正确地指出,过去10年来改革之所以存在某种程度上的停滞,与体改委作为一个独立机构于2003年被撤销、其职能并入实权在握的发改委有很大关系。过去的体改委基本不具有国务院其他部委所拥有的政策审批权,作为一个为改革出谋划策和设计方案的半智囊机构,其自身相对超脱,因而比较容易做到不受部门利益左右,它出台的政策也被认为更具全局考量、更着眼于长远。未来的中国改革必定需要诸多更深刻的顶层设计,类似过去体改委的独立机构将是不可或缺的。

当然,社会已进入到目前这样一个需要更广泛和全面变革的新时代,简单恢复体改委旧制,已不能适应新的改革形势之需,因为该新机构的职能范围远远超出了经济体制改革,亦非国务院职权所能涵盖。依笔者之见,在最合理和最高效的架构下,新的改革政策设计机构应当隶属于中共中央,其地位差不多相当于中央的一个专门委员会,例如现有的纪委。未来这个机构的名称可以叫中共中央体制改革委员会,由一位政治局委员以上的中央主要领导主持。如此,则未来的改革事业庶几既能够稳妥可控,又不至于被利益集团干扰。

作为一个一贯主张分权和放权的论者,以往笔者几乎从不主张(而且几乎总是坚决反对)为某一特定社会目标新设专门的政府职能部门。但改革必然要动到人们现有的奶酪,其政策的设计和推动需要有超然于现有利益格局之外的旁观者。这就呼唤一个类似于体改委这样的部门——我们不是因为它拥有强大的管制能力而呼唤它,而是因为它自身有可能不陷入既得利益纷争而期待它。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2年第8,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