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31 袁 浩

从小平同志怕回家说起

 

     浩(湖南·内乡)

 

上世纪80年代末,自贡灯展在北京北海公园举行。邓小平在船上观看,一旁采访的四川电视台记者郑兴光也是广安人,他问小平:这么多年,就没想过回乡看看吗?小平摇头说:我怕。其实小平是想回家的。据《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介绍:我们姊妹几个都很想回家乡看看,可他就是不让。后来父亲告诉我,我们一回去,就会兴师动众,骚扰地方。”1986年,小平同志在成都与阔别67载的幺舅淡以兴相见时说: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儿时的美好回忆仅成记忆了。淡老人问他为啥不回乡看看,小平说:我记得离家时,广安只有60万人口,现在有100多万人了,惊动不起呦!(《扬子晚报》,2012726日)

小平同志为什么怕回家呢?难道他对故乡没有感情吗?当然不是。《解放日报》曾刊载凌河的文章,称小平一怕的是扰民,二怕的是越权。笔者以为所言甚是。无独有偶,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的祖籍在湖南乡下,家境败落后,他的父亲朱希圣迁居长沙,朱镕基从小长在长沙市。1947年,朱镕基在上海同时报考了清华大学和同济高等学府,结果被两所高校同时录取,他选择入读清华。自入京读大学后,朱镕基再未回过老家。

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和朱镕基少小离家老大不回,彰显的是共产党人心怀天下、一心为公、四海为家的精神境界和高尚风范。他们的怕回家,不是无情无义,而是严格自律的表现。相比之下,时下一些领导干部当了一官半职,有了一定的权力,就忘乎所以,动辄回乡祭祖、荣归故里,地方官员则往往前呼后拥、兴师动众,期待借此拉拢关系,获得实惠。他们中有些打着支持家乡发展、回报桑梓故里的旗号,而行的是以权谋私、权钱交易之实。凡此种种,不仅严重损坏了党员领导干部的形象,更是让人民群众十分反感。

说到底,我们从小平同志怕回家中所应得到的启示,并不是说领导干部不能回家,而是不能公私不分,把回家当作公事大肆张扬,骚扰地方。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求各级干部正确对待手中的权力,不因乡亲感情、个人友谊而随意支配公共资源,回家的时候,静悄悄地回,静悄悄地走,把回家之事仅仅当做个人私事,让回家回归其本来的意义。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2年第9,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