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6 杨 光 曾劲伟

医改之难与解决之道

——兼谈世界范围的医改

□ 杨 光  曾劲伟

医疗改革是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之一。目前,公众、医疗机构和各级政府对医疗现状均不甚满意,主要表现为看病贵看病难服务差

看病贵实际上包括三个层面的问题。一是单病种诊治费用,反映的是某医院、某地区和某个国家在诊治某一种疾病时的费用,可进行医院间、地区间和国家间的比较。单独地看单病种诊治费用主要反映医疗投入情况,与疗效一起分析则可反映医疗投入的效益。二是人均年医疗支出,反映的是人们享受的平均医疗水平。在这两点上,我国的医疗费用处于中间水平,即比许多发达国家低,比某些发展中国家高。2010年美国人均医疗费用约为7000美元,我国仅为1400元人民币。美国医疗总开支占其GDP17.9%,我国仅占5.2%。因此,才会有一些卫生行政部门的领导向公众和媒体表示,在我国看病其实并不贵。三是医疗费用支付方式会明显影响人们对医疗费用是否昂贵的感受。一般来说医疗费用的支付方式有三种,即患者个人支付、商业保险支付、社会保障体系支付。改革开放后的医疗市场化改革,本意是为了在政府财力不足的情况下促进医疗的发展,然而医疗支付的方式越来越向由患者或患者家庭支付方向发展,使患者和亲属对医疗费用增加的敏感度增强,没有医保的老百姓对此更是难以承受。2005年我国医疗费用个人支付占比为61%,而美国为55%,法国为20%,古巴为9%。在医疗费用高昂的法国,由于个人支付比例较少,往往很少有人抱怨看病贵。但是印度医疗费用个人支付占比却高达89%,越南也有74%,它们的人均医疗费用尽管比法国低得多,人们对于医疗费用却往往难以承受,即使是富人,也常通过买医疗保险来缓冲医疗风险。在社会保险尚不完善的情况下,医疗商业保险可作为规避医疗经济风险的重要补充,例如我国现在已有的重大疾病保险。近两年由于国家对社保的投入增加以及医保统筹体系的逐渐完善,据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记者会透露,2011年我国平均个人支付比例已降至35.5%

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人们对医疗水平的要求自然越来越高,在医疗服务环境和技术不断改进的情况下,总体医疗费用也一定会随之上升。要使民众在获得优质医疗服务的同时,解决看病贵的问题,调整医疗费用支付方式才是关键。而各级政府目前常用的通过压低药价降低医疗费用的简单方法则要具体加以分析:由于各种原因导致的药品流通环节过多,以及各个环节中的腐败导致的药价虚高,应通过完善市场竞争机制来解决,而不是通过简单的行政命令强制降价,否则与之伴随的往往是药品质量的下降或无厂家愿意生产、无医院愿意使用廉价药物。

(共3148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