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6 燕继荣

社会管理不等同于政府应急管理

□    燕继荣

时下,社会管理创新成为热词,但很多时候,社会管理被理解为政府对社会事务的管理,因此,社会管理创新也通常被理解为政府管理的强化和管理手段的完善。现在很多地方把社会管理等同于政府应急管理,一提社会管理创新,就要求增加政府管控投入,提高政府防范意识和防范能力。于是,预警监测、防范布控、封锁管制成为管理创新的应对之策。在笔者看来,这是对社会管理的片面化理解,这些举措也只能收一时之效。要谋求社会长治久安,还需回归社会管理之本意。

社会管理实际上包含两个方面:一是政府对社会公共事务(尤其是全局性的公共事务)的管理,通常表现为政府管控与协调;二是社会对社会公共事务(尤其是基层性的公共事务)的自我管理,通常被界定为社会自治。在社会管理过程中,政府管理与社会自治相辅相成,共同构成了社会治理的一体两面。政府管理是政府凭借法律、政策和行动对社会实施有效控制,属于政府行为;而社会自治是公民通过社区、合作社、社会组织等形式有组织地对基层公共事务实施自我管理,属于社会行为(非政府行为)。片面强调政府对社会的管理而忽视社会自治,会造成公权力的过度扩张,损害公民基本的民主自由权利。同样,片面强调社会自治而忽视政府管理,也会造成社会族群利益之间缺乏公共协调,而使社会陷入长期的矛盾冲突之中,最终影响社会秩序稳定。

从理论上讲,在一个得到有效治理(善治)的社会,政府与社会应该各有自己的活动范围和领域,彼此各守本分,分工协作。一般而言,政府应该主要站在共同体的立场上,对涉及全局性、长远性公共利益的公共事务实施必要的管控与协调,而把那些涉及地域性、群体性、基层性的公共事务留给社会自治,让公民通过社区、合作社、民间组织、企业等多种自治组织方式实施自我管理。就中国以往的情况而言,国家公权力过多地挤占社会自治的空间,政府管理几乎包揽了公民生活的全部领域,不分大事小情。这样做的后果是:第一,政府因为能力有限,不可能做好所有的事情,很容易引火烧身,使自己成为社会发泄不满的对象;第二,政府管制过多,经常替民做主,结果侵害公民自由民主权利;第三,政府权力过大,给那些掌握权力而又经不住利益诱惑、不能恪守本分的官员直接侵害公民权益提供机会,最终损害政府形象。

(共1493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