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6 叶 檀

金融改革成功则满盘皆活

□    叶   檀

各地实体经济紧缩,倒逼出金融改革。

中国的金融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此前小规模的金融改革几无成功案例,最重要的原因是缺乏基于对市场透彻理解的顶层设计,缺乏对金融风险透彻理解的控制手段。

总结以往的金融改革,其中不乏教训:金融部门担忧资金不可控,不敢放权;地方政府上马金改项目一窝蜂;在金融改革过程中寻租、抢夺管理权现象屡见不鲜;缺乏金融专业人士的配合,对各地市场金融风险的控制仅止于取缔。

回顾历史,改革开放之后的首个钱庄——方兴钱庄于19849月在温州苍南县钱庄镇设立。虽有改革者大力支持,虽然地方政府再三争取,但1986年初,国务院颁布《银行管理暂行条例》,方兴钱庄自行停业,营业执照被收回。

面对重办的申请,1986117日,央行一封明传电报发到央行温州市支行,电文如下: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支行:十一月六日来电悉。经与国家体改委研究,答复如下:对于私人钱庄,请按国务院银行管理暂行条例规定办,不能发给《经营金融业务许可证》。至此,民间金融渠道被堵住,此后中国的金融故事主要集中在挽救银行、做大银行和发展股市上。有关方面着力引导资金流向政府可控的领域,对于小型商业银行、民资为主的银行的实验,也因为风险因素以失败告终。同期,以国债期货为主的金融创新,由于与财政部有关联的公司进入市场,而保值贴补率由财政部制订,在上演了一出多空对决的惊天大戏后落幕——当金融定价权被寻租者利用,金融创新注定不会成功。此后的金融创新,如各地一窝蜂创办的金属交易所、文交所等等,鱼龙混杂,激起一片质疑声,目前的清理尚未结束。

   

广州、温州金融改革的技术性突破

本轮的金融改革意在将民间金融纳入管理轨道,盘活现有的民间资金为实体金融服务。本轮改革未触动利率改革等敏感部分,因为温州、深圳等地一旦实行市场利率,全国的资金将集中到这些城市寻求高收益,也就相当于中国实现了利率市场化,这是现阶段不可能实现的改革梦。与此同时,央行通过不对称的加息、降息等手段,试图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一定程度的利率市场化。

广州、深圳、温州金融改革共同的特点是以某些技术改革为主要手段,刺激民间金融规范化运作。

(共2700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