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0 刘 柠

日本为何点燃钓鱼岛国有化的导火索

□   刘   柠

2012911日,日本野田(佳彦)内阁通过了将钓鱼岛国有化的决议。至此,折腾了大半年之久的钓鱼岛所有权归属问题,便以这种为日方单方面操作的非法、无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语)的形式,画下了句号。然而不承想,句号竟成了后续一系列事件的序幕——这恐怕是中日两国都始料未及的:915日开始的一周,在中国内地五十多个城市,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日运动,规模空前。激愤的人群打着还我钓鱼岛抵制日货等标语,朝日本使领馆内投掷鸡蛋、饮料瓶,袭击日系车辆及其车主,焚毁日资公司和店铺……影响所及,不仅邦交正常化40周年庆典等两国政府计划中的一系列纪念活动中止,舆论对峙、文化反制(如涉日图书下架、新书禁止出版,影视作品从相关视频网站遁形等)日益升级,已严重波及两国经贸,致中日关系大幅后退,甚至有归零的风险。

如此结果,当然不是中日两国的愿望,其巨大代价,更是中日关系难以承受之重。那么,日本何以会在中日建交40周年的节骨眼上,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惜铤而走险,点燃钓鱼岛国有化的导火索呢?在笔者看来,日本之所以走这一着险棋,并非偶然,而是一系列远因、近因综合发酵的结果。其中,既有日本内急的因素,也有作为外因的中方的刺激,二者相辅相成,互为因果。

                       

【中日海权意识的对撞】

先谈远因。日本作为岛国,对海洋有先天的依赖。一方面,大海是一道天然屏障,使岛国得以偏安于东海之一隅,远离大陆的兵燹战祸。另一方面,近代开国以来,海洋又为国家资本主义的崛起提供了资源的保障:能源和原材料的进口,工业制成品的出口,均有赖于海上交通航道。因此,明治维新以降,日本所有对外的强烈主张,包括历次对外战争,无一不是在捍卫通商国家权益的名义下展开的。典型者,便是山县有朋的所谓生命线利益线说。可以说,日本的海权意识是与生俱来的,而不单纯是近代启蒙的结果。

同样,出于这种基因,日本对大陆邻国海权意识的觉醒极为警惕。甲午一战,日虽然大获全胜,信心大增,却也强化了维护海上霸主地位的心理负担,看待外部世界的心胸变得更为狭窄。由于历史原因,日本一向极其重视台湾。在它看来,台海只要维持目前现状(即大陆对台湾不具有实效控制),中国便无法真正成为海洋国家,而21世纪是海洋世纪,一个缺乏出洋口的大陆国家便不足以对日本构成威慑。因此,长期以来,日本并没有那么焦虑,或者说心里其实比较踏实。

(共5192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