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0 同舟共进杂志社

纵横开阖,自有矩度

广东广州 董天策(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读完《同舟共进》第10期,感觉这一期刊物做得很有特点,精彩纷呈,但如何点评,却颇费踌躇。寻思半天,终于拎出纵横开阖,自有矩度八个字作为主题,说得白一点,就是操作自如而又中规中矩。

从编辑角度看,各栏目的内容编排做到了纵横开阖,自有矩度。这一期的专题策划是对日关系的战略思考。在日本购买钓鱼岛闹剧愈演愈烈之际推出这个专题,就对日关系进行战略性的深度分析,可谓正当其时。徐焰的《处理对日关系需要大手笔》指出,中日力量对比转换决定两国相互间的看法,而中美关系又影响并左右中日关系,当前要政、经、军力量并用,争取中日关系好的走向。刘柠认为要改变官民双方对中日关系的判断标准错位和表达温差,切实推进真正意义上的民间交流,强化公众外交,有助于中日两国的友好往来。于英红指出,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越发强硬有其深刻的国策根源,我们不能不高度警惕。叶海林指出:钓鱼岛争端,与日本是中国的仇人或者敌人,甚至是友人、恩人之说谈不上任何关系,钓鱼岛是中国的,不管日本与中国关系如何,都得还给中国。总之,诚如专题题记所说:在当今复杂的国际背景下,如何思虑周全地处理好对日关系,需要大智慧、大手笔:既要立足全球格局,又要坚定维护国家利益;既要有战略视野,又要有细致谋划。

专题之外,这期刊物对国内时政问题也给予了高度关注。人民政协报社广东记者站站长林仪报道、分析了《中共广东省委政治协商规程》的破题意义,指出各省市相继推出以政治协商为关键词的规程办法,明确由关心协商变为必须协商,由可以协商变为程序协商,实现了政治协商从软办法硬约束的转变,这对进一步推动人民政协事业发展意义重大。燕继荣指出,社会管理不等同于政府应急管理,片面强调政府对社会的管理而忽视社会自治,会造成公权力的过度扩张,损害公民基本的民主自由权利。建立政府与社会、政府管理与社会自治的良性互动和分工协作,才是社会管理创新之道。薛涌《你可能误读了北欧福利模式》指出,没有理性的福利制度,中国的改革可能出轨。因此,重新检视北欧福利模式具有深刻的参照意义。北欧福利模式应当引起我们的思考:发展的核心,究竟是人的幸福和尊严,还是GDP的增长?是GDP增长给人们带来幸福和尊严,还是幸福和尊严创造了更多的GDP?这的确是当今中国应当深刻思考的时代课题。《朱明国纵谈三打两建》一文,阐明了广东省委部署三打两建工作,是针对当前市场经济中存在突出问题所作的应对策略,已取得阶段性成效,解决了一批群众反映强烈、久拖不决的问题,当前要坚持打建结合的方针,三打融入两建两建带动三打,促进三打工作常态化、法制化。

至于文史方面,更是佳作迭出。贺越明《唐纳:神秘的身份之谜》初步还原了唐纳的政治身份乃中共党员,是一位潜伏的报人与可能的情报人员,让人看到特殊战线工作者的扑朔迷离。毛剑杰的《1949中国第一舰起义揭秘》揭秘了重庆舰起义成功、炸毁舰体、打捞处理的全过程,呈现出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陈为人的《在三颗鸡蛋上跳舞的阎锡山》讲述了阎锡山在现代中国政治、军事舞台上与各种政治力量、军事力量相周旋而保存自身实力的复杂人生,同时也再现了现代中国政治、军事形势的波谲云诡,让人感悟人性与历史的复杂与曲折。

从写作角度看,不少精彩的文章也有纵横开阖,自有矩度的特点。因为文章作者大多是专家学者,提笔撰文,相当老辣,不论长篇短论,皆能抓住要害,或高屋建瓴,层层剖析,或以小见大,一针见血。譬如,裴毅然的《二十世纪中国的士林心态》,从晚清士林的不服输心态开展论述,着重探讨20世纪中国士林在现代化追赶中的急躁心态,指出正是这种急躁心态的不断左翼化,产生了历史进程中的极左思潮,导致不断否定一切传统之弊。如今,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发展,追赶型心态大大弛缓,应当能够比较平静地对待改革、对待传统,返本开新,更好地推动社会进步。书评《学开会:走向民主的重要一步》阐明学会开会、学会议事规则民主的操作细节,可以说是别开生面,令人耳目一新。 
 

2012年第8期各栏均有精彩之作

山西运城 韩丹尼(永济监狱政治处副主任)今年第8期的专题策划内容新颖、视野开阔。欧洲困局五问为我们破解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成因和教训。欧洲民主变异的问题尤为令人关注,这对我国政治体制改革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建设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正如专题题记中所言:讨论欧洲困局,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在……讨论我们置身其中的文明之过去、现在和未来。我国的民主政治和民生福利制度建设刚起步,和欧洲国家相比还有巨大的差距。目前我们同样面临多种复杂的社会矛盾,改革发展同样面临困局和挑战,我们需要学习欧洲人自我反思的勇气,切不可隔岸观火、沾沾自喜。

议政论坛中的《撬动新一轮改革的支点在哪里》一文,以思辨和务实的观点回答了人们对新一轮改革的疑虑,使我们看到了希望,增强了对改革的信心。作者对改革的理性思考、对新一轮改革突破口的选择确有独到之处。只有克服急躁、偏激的情绪,脚踏实地,从一点一滴的改革做起,才能聚沙成塔、积流成河,成就改革发展的伟业。《当下流行过度病》以独特的视角和辛辣的笔触批评时下盛行的好大喜功、华而不实、浮躁虚夸的社会风气,指出其伤国体、损国气、逆民意、蚀民魂的严重危害。过度病是违背科学发展观的,人的主观性、能动性不能不受客观规律的限制。人类应该理智地克制自己的欲望,提倡一种节俭的生活方式,不能总是让后人承受过度病造成的恶果。

舟边絮语栏中的《漫话罪己诏》也是一篇寓意深刻的好文章。罪己其实就是自我批评、敢于承担责任,就是公开、昭示天下。时下,在我国的社会生活中已很少看到认真的自我批评了,相反,互相吹捧、文过饰非、掩盖矛盾、粉饰太平等现象对党和政府的公信力造成了巨大伤害。我们既要倡导人民对党和政府工作的批评,各级党政官员也要带头向自己问责。我想封建社会皇帝能做到的,共产党的干部应该做得更好。

总之,这一期各栏目都有精彩之作,或给人以知识,或给人以启迪,或给人以鼓舞,当之无愧是每个正直公民的良师益友,是党和政府的智库和参谋,希望《同舟共进》引领舆论,开创务实新风,越办越好!(201291日)

每篇文章都有可圈可点的段落和警句

湖南娄底 董季林(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副教授)《同舟共进》每一期的每一篇文章,我都用心、仔细地予以阅读,几乎每篇文章,都有可圈可点、发人深思、令人玩味的段落和警句,读后久久难忘。仅以2012年第6期两篇文章的结句加以证明。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名和实很多时候是背道而驰的,所以对官方的说法,常常得反着理解。其实,何止中国古代历史,历史上很多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国共战争时期就有人说,看国民政府的报纸,必须正面文章反面看。报纸上越是大吹大擂说前方打了大胜仗,歼敌几千几万,那就是说前方一定打了大败仗,损兵折将几千几万。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报纸上大吹特吹,形势不是小好,也不是中好,而是大好、特好,亩产粮食达到几万斤、十几万斤等。实际上,大跃进的三年间饿死了几千万人,这都是惨痛的经历。

二、只是中下层官吏往往就不管什么民心不民心,失天下不失天下,江山反正不是他的,倒了就倒了。倒之前捞一把,足以保障子孙到高尚社区过高尚生活。这些官吏们,江山立,可先享受改革成果;江山倒,也可发国难财。财不在官,则在民,若是有官吏破坏其规矩,将财往民众袋里兜,他的袋里自然就兜得少,自然会气歪鼻子。他们对江山可不负责,但对江山取舍大有权:资源使用是他批字的吧,官员提拔是他点头的吧;欲升迁者是向着他,还是向着民?想必也不问而知了。这里不仅是讲历史,更是在讲现实。(201263日)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2年第11,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