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01 韩云川

 

    我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时期,正确把握现代社会的基本特征,对于我们实现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无疑具有重要意义。一般说来,现代社会具有五大特征:

    市场经­济。这里所说的市场经­济不是指早期完全自由放任的传统市场经­济,而是指国家能够进行宏观调节的现代市场经­济。

    自由市场¾­济与现代市场经­济的共同点是市场对资源的配置起基础性作用,它们的主要区别在于国家对经­济活动的作为。在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下,商品经­济的运行完全是自由放任的,这种市场经­济具有自发性和盲目性,使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不可避免,1929~1933年世界性的经­济大危机表明传统的自由市场经­济已经­走到了尽头。当自由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客观上要求在市场机制之上产生一种能够调节市场活动的社会机制,以克服自由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混乱状态,这个任务历史性地落到国家的肩上。可以说,国家对经­济生活的调节是自由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也是现代市场经­济的主要特点。

    目前的世界性金融危机,进一步说明了加强国家对金融监管和宏观调控的重要性。任何国家,不管意识形态如何,都要遵循现代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则,按客观经­济规律办事,对经­济进行积极而有效的宏观调控,但这决不意味着对微观经­济进行过多的行政干预。这是一个国家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首要标志。

    民主政治。民主政治与形形色色的非民主政治的区别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权力的主体不同。非民主政治是某种政治势力成为权力的主体,这些政治势力决定国家的重大问题。而民主政治的权力主体是人民群众,国家的重大事情由人民群众通过一定的方式来决定。换句话说,非民主政治是“治民”,人民群众只是被治理的对象;而民主政治是“民治”,人民群众是真正的主人。

    二是权力的结构不同。非民主政治是某种政治势力垄断权力,这种权力是不容挑战的。谁­要挑战,必然受到惩罚;而民主政治则通过一定的形式对权力进行制约和限制,某种政治势力垄断权力是不可能的。因此,在非民主政治体制下,公民的合法权益容易受到侵害,腐败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而在民主政治体制下,公民的合法权益得到较好的保障,腐败现象容易受到遏制。

    三是权力的来源不同。在非民主政治体制下,政府的组成是由少数人来安排的,各级行政首长是任命的;而在民主政治体制下,政府是通过人民授权而组成的,各级行政首长由人民群众选举产生。政府权力的来源不同直接导致国家公职人员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不同。来源于任命者,往往眼睛向上,想方设法取得上司的信任和好感,对上负责而听不到群众的呼声,甚至侵犯人民群众的利益;来源于人民群众者,往往眼睛向下,想方设法为民众办实事、办好事,以取得群众的信任和支持。

    四是社会的稳定程度不同。在非民主政治体制下,由于民众的诉求难以表达,民众的利益容易受到侵害,政府容易产生腐败行为,因此,社会往往是不稳定的。权力的垄断者往往通过高压手段来维持社会表面的、暂时的稳定。而这实际上潜伏着重大危机,随时可能出现社会动荡。许多国家的¾­验已证明了这一点。而在完善的民主政治体制下,权力受到有效的制约,公民社会发育比较成熟,民众诉求有较好的表达渠道和方式,不仅可以有效地防治腐败,而且可以形成良好的社会政治生态环境,使社会更加和谐。

    五是社会的活力不同。在各种非民主政治体制下,人民群众的自由权利得不到保障,往往缺乏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在高压的社会氛围下,社会往往死水一潭,缺乏生机和活力。而在民主政治体制下,人民群众有比较充分的自由权利,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容易得到发挥,社会充满生机和活力。近代以来世界上各种重大发明创造几乎都来自民主国家的事实,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民主已成为世界的进步潮流,许多国家(包括一些宗教色彩浓厚的国家)纷纷走上民主政治的道路。从各种非民主政治体制向民主政治体制转型是一个国家从传统社会转向现代社会的重要标志。

    自由思想。自由思想是思想自由Ô­则的实现。思想自由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信仰的自由,二是表达的自由。传统社会与现代社会在思想文化领域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传统社会往往禁锢人们的头脑,人们既没有信仰的自由,也没有表达自己意见和主张的自由。而现代社会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人们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发表自己的意见和见解。

    我们所说的“解放思想”就是使思想获得自由,国际歌所唱的“让思想冲破牢笼”也是这种意思。没有思想的解放就没有人的解放,没有思想的自由就没有人的自由。思想自由不仅有利于繁荣哲学社会科学,还有利于繁荣自然科学。思想自由也有利于消除人们的意见分歧,促使形成共识。大量事实说明,在思想文化领域进行压制,容易压掉正确的意见,压掉真实的想法,压掉人们的积极性,就会使问题越积越多,使社会失去生机和活力。一个社会,如果没有思想的自由,就不可能有创造的活力;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人民群众不敢讲话,思想不活跃,缺乏创造性,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就没有什么希望。是否实现了思想自由也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进入现代社会的重要标志。 

(共3000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阅读全文请订阅本杂志。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