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6期 2014-07-28 同舟共进杂志社
 由晚报停刊、纸媒败退想到的

 

网友 shouzhong  出版了14年的上海《新闻晚报》于今年停刊了。新媒体来势汹汹,纸质媒体不断退守,这是世界范围的事,似乎也是大势所趋。

纸质媒体是被新媒体击败的,话是这么说,可原因真的这么简单吗?细细想,绝非如此。许多报刊即使不停也早就失去读者,处于严重亏损状态了。今天在你和你的周围,还有几个人在看报刊呢?一位报纸撰稿人称,一份报纸如果能够让人阅读40分钟左右乃至更长,就算得上是信息量大、内容充实;如果只能够读15分钟到半个小时,其中一定有些信息垃圾;要是连15分钟都用不了,那无疑是一份垃圾报纸。我看报纸,一看评论,二看副刊,绝大部分是连标题都不看的。因为想看的看不到,而不想看的倒举目皆是。机关报空话连篇,市民报娱乐至死,大批读者流失,亏损越来越大是必然的。

如果以为新媒体仅仅是把纸张换成了屏幕,那就错了。内容没有改变,只是换一个载体,读者照样不买账。新媒体不是把类似的内容从纸上换到了电子屏上就大功告成的,它是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从理念到方法到解决问题的新思路。所以,新闻改革也必须是我们改革的重要方面。

然而,还是有一些报刊深得读者的欢心和尊敬,用不着摊派,用不着补贴,它们的印数和在群众里的影响同步增长;而它们的存在也一定程度地体现了政策的松动。我指的是《南方周末》《同舟共进》和其他几份报刊。如果我们的媒体都有上述报刊主编这样的担当,还会担忧自己的生存和发展吗?这样的报刊,不管是“旧载体”还是“新载体”,一定会被广大读者所喜爱。也许可以这么说,许多读者所以对现实还没有完全失望,就因为还能在许多垃圾文字里看到这些或深沉或轻灵的文字,还能听到地球深处的滚雷声。一切改革都需要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互动——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对得起良心和对得起历史的报刊,一定要支持,读者愿与它们共渡难关。(2014119

 

每期读完后总盼着下期快点来

 

广东广州 陈国兴(广东省政协常委、港澳台委副主任,中共广东省委台办主任)贵刊很好!你们的办刊质量让人满意,我尤其喜欢阅读其中的文史和文化部分。本人每期必读,且每期读完后总盼着下期能快点来。(201417

 

阅读贵刊是一种莫大的安慰

 

湖南娄底 董季林(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副教授)年初收到2013年第12期杂志,得知我被评为贵刊的“热心读者”,应该说,这是我无上的荣光!其实,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要想说一些真话并能公开发表,还真是不容易。在这种大环境下,你们能竭尽全力做到今天这一步,实在让人钦佩和感动。2013年第11程映虹先生《美国学生数学成绩为什么差》一文,对比了中美小学生的教育,是篇难得的好文章,能唤起人们对今天中国教育的深刻反思。现在我们的教育体制和美国的恰好相反:大学的教学内容压到了高中,高中的压到初中,初中的压到小学,小学的压到幼儿园。到了大学,反而放开玩了。为什么中国的大学生和科研人员创新能力差?因为他们的想象力、思维活跃度等,早在幼儿园和小学阶段就已被沉重的作业给扼杀掉了。难道我们还不应该赶快改弦更张吗?

我因眼部患白内障(动了手术,好了一年),已无法又无力再仔细阅读贵刊了。但还是订阅了2014年的《同舟共进》,哪怕只看几个大字,用手抚摸一下,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在此祝杂志越办越好!(20131220

 

编辑部同仁在读完先生的来信后,甚为感动,在此谨表示深深的谢意,也愿先生保重身体,健康如意!——编者

 

江西鹰潭 周四方(农民工)我是个农民工,文化水平不高,如要对贵刊写点什么评价是有困难,因为自觉孤陋寡闻。我订阅贵刊,是看到《杂文报》上经常援引贵刊的文章,让我产生了阅读的欲望。但我想到邮局订阅时,服务小姐却说:“没听说过这个杂志。”这说明我所在的城市知道贵刊的人极少。虽然如此,我仍认为贵刊是极具特色的刊物,较之国内其他刊物,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贵刊的竞争力主要在于能刊登较具前沿性的文章,如2013年第11袁南生先生的《文明转型与海洋大国意识》,很有现实意义。当然好文章不胜枚举。贵刊的编辑都是当今社会的精英,愿你们一路走好!(2014320

 

如何“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重庆 董天策(重庆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读完《同舟共进》2014年第5期,印象最为深刻的主题有三个:一是关于反腐败,二是关于协商民主,三是“‘左’得发狂”的张国焘。广东省政协副主席梁伟发《协商民主,重在创新》一文全面总结了广东省政协如何创新协商形式、提升协商质量与实效、增加协商能力的经验,值得重视。李乔文《张国焘:一个“‘左’得发狂”的人物》,描述了张国焘上世纪30年代在苏区搞血统论、唯成分论,仇视和杀戮知识分子、冤杀大批红军将士,揭示了“文革”极左的历史根源,读来触目惊心。当然,这一期刊物做得最充分的主题,自然是反腐败。

十八大以来,反腐斗争不仅形成了高压态势,而且取得了明显成效,全国人民备受鼓舞。《同舟共进》这一期关于反腐败的专题策划,提出了两个意味深长的命题:“关笼子”与“扎篱笆”。在专题的六篇文章中,有四篇是本刊记者或特约记者对有关专家的访谈,由此可见编辑部对反腐问题的高度重视,也体现出对做好专题的强烈策划意识。而且,其他栏目也有文章从不同角度回应如何反腐的问题。

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认为,面对严峻的腐败形势,不下猛药不行,不壮士断腕不行。同时,还必须从权力反腐转向制度反腐。如何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而不仅仅是把腐败官员关进监狱的笼子?习总书记在中纪委三次全会上明确提出,关键是要“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这是因为,什么样的权力结构,既决定有什么样的治理体系,也决定有什么样的治理能力。应当探索决策、执行、监督三者相区分而又相制衡的合理结构与运行机制。而且,只有实现异体监督,才能解决“谁来监督监督者”的问题。这方面,香港廉政公署的经验是值得借鉴的。

如果说李永忠主要是从政治体制改革角度谈“关权力”,那么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教授李炜光,则从财政制度改革角度谈“扎篱笆”。李炜光认为,很多腐败出在财政制度上。在一些发达国家,由于财政制度比较完善,基本上很难出现大的贪腐案件。财政制度是一个国家的核心规则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是介于政治、经济、社会三大体系之间且把它们串联起来的一种核心政治权力。事实上,真正的反腐应该是一种常态,是通过法治,通过完善规章制度和规则,把权力运作在细节上的漏洞都堵上。为此,应当加快现代财政制度的建设。

被网友喻为“现代包公”的湖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预防腐败办公室副主任陆群指出,衡阳破坏选举案的一个重要启示在于:虽然目前反腐败的思路是以治标为主,但预防这一手是绝对不能忽视的。如果不能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反腐败就会像割韭菜,你割你的,它长它的。当前我们要想有效预防腐败,必须把握三条:一是严肃查处腐败问题,形成和保持反腐败的高压态势。二是有针对性地出台一系列科学制度,加强反腐败立法。三是高层带头,以上率下,严格执行制度,让制度成为带“电”的“高压线”,而不是摆设。

全国政协委员杨海坤在“委员在线”栏目中撰文指出,反腐败的权力是人民手中一把最犀利、最明快的利剑,运用这把利剑必须依靠宪法和法律,依靠公开化、具体化、程序化的制度建设。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4年第6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