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1 陈占彪

 

最近,在我们生活中,常会窜出一些以“裸”字修饰的新词,由于“裸”字与“风化”或者说与“八卦”有关,想必更能抓住大众“眼球”,更易引起大众的关注。比如,“裸官”、“裸考”、“裸价”。

裸者,不穿衣服,“光”也。然而“裸官”,不是指光着身子做官,而专指那些东窗事暂未发的官员,处心积虑地预先将自己的幽怨夫人、梦幻二奶、纨绔子女、不义财产等统统转移国外,就剩自己光溜溜一人在国内做官。他们在一切安排妥贴之后或风吹草动之时,随时脚底抹油,从此逍遥异国。如在法国“看病”的温州鹿城区委书记杨湘洪,“胜利大逃亡”的福建省原工商局局长周金伙,移民加拿大的中国银行黑龙江河松街支行行长高山,定居美国的河南省烟草专卖局局长蒋基芳等都是“裸官”。

至于“裸考”,既不是指招模特要看身材,也不是指光着身子参加高考,而是指在考试中未能享受加分政策的考生,只得赤膊上阵的意思。按理少数民族、归侨、烈士子女、三好学生、国家运动员、“奥赛”获奖者等类考生享受加分政策本无可厚非,只是叫“裸考者”郁闷的是有些不够资格的人却享受到了政策优惠。

而“裸价”,则与“跳楼价”、“割肉价”等同义,指无利可赚甚至赔本贱卖的价格,如裸价旅游、裸价甘蔗、裸价楼盘等。然而,天下没有掉下来的“裸价”,所谓裸价背后往往意味着假冒伪劣(看看“山寨”产品)、花样圈套(看看旅游)、装穷促销(看看楼市)

看来,“裸”字虽同,意义却不一:裸官是“有衣不穿”,裸考是“无衣可穿”,裸价是“明明穿着衣却口口声声说自己光着膀子”。

“裸词”流行的背后,其实反映了市场社会中滋生的新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人们常常抱怨游戏规则的缺失,其实不然。我们并不缺乏规则,只是我们多了“潜规则”。“潜规则”也并不可怕,只消一缕“公开透明”的阳光便能将它驱散,真正可怕也最难去除的是“玩规则”。所谓“玩规则”,就是无处不合规则,无时不“光明正大”,但背后又闪烁着不道德的魅影。

“无规则”是强夺,“潜规则”是暗拿,而“玩规则”则是巧取。倘不能去除掉“玩规则”,我们身边的“裸词”就不能真正消匿。

 

 

原载于《同舟共进》2009年第2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