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四期 2019-06-03 程中原

│程中原

 

1978年10月22日下午4时22分,一架尾翼上漆有红五星的中国三叉戟军用飞机,在日本东京羽田机场降落。这是邓小平一行乘坐的专机。邓小平应日本政府的邀请,前往日本出席互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仪式,并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领导人第一次踏上日本国土。夫人卓琳,副委员长、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廖承志,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外交部长黄华等二十多人随行。

1978年8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在北京签署。同年10月,邓小平应邀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国家领导人首次访问日本,也是邓小平恢复工作后对发达国家的首次出访。在新中国外交史、对日关系史上以及此后的中国改革开放等方面,这次访问无疑都是一个影响深远、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

在《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中,记录了邓小平访问日本前,在1978年9月会见为庆祝签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而来华访问的日本朋友时,说过的一段话:中日两国不但在政治和文化方面,就是在科技和经济方面,合作前景也十分广阔。我们同日本是第一个签订200亿美元规模的长期贸易协定的,但我们并不满足,相信规模还能增加。就地理条件来说,我们两国最近。坦率地说,虽然我们两国过去有过一段不愉快的历史,但两国人民相识比较深,应该优先发展两国的关系。我们在经济建设某些方面知识是不够的。过去许多日本朋友给我们出了不少好主意,今后我们还需要从日本得到更多的帮助,比如改造我们的企业或新建企业。我们原来的技术水平、管理水平太低,怎么样搞得合理一点、快一点、省一点,这就是大问题。所以,希望日本朋友特别是实业界,还有懂行的政治家帮我们出点好主意。这样,反过来可以更快发展两国之间的关系,特别是经济关系。”

【实现了周恩来的遗愿】

邓小平的专机降落以后,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是,日本外相园田直在邓小平一行下飞机前,捷步登上舷梯,直接走进机舱迎接。这一举动是双方事先都没有安排的。日本礼宾官员曾试图拦阻,说:外相您上飞机迎接太隆重了吧!园田直回身说:你应该明白,这是中国领导人第一次访问我国。

在机舱内,邓小平没等园田直开口,就满面笑容地握着他的手说:“我还是来了嘛!”园田直也致“欢迎辞”:“您给我们带来了难得的艳阳天。”大家听出了这话的一语双关——它既指东京的久雨转晴,显出金秋十月艳丽面容,也指中日两国关系即将揭开崭新的一页。其实,园田直此话还有另一层意思——此前的8月8日,他为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飞抵北京时,正好迎来久旱之后的一场瓢泼大雨,前来迎接的黄华外长一语双关地对他说:“你给我们带了雨来,太感谢了。”

邓小平跟着园田直步出舱门,同前来迎接的有关人员一一握手,然后在园田直和日本驻华大使佐藤正二的陪同下,乘车前往赤坂迎宾馆。

到达迎宾馆后,邓小平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里好比是缩小的法国凡尔赛宫嘛。”赤坂迎宾馆本是天皇的离宫,1968年到1974年照巴黎凡尔赛宫的模式,改建为富丽堂皇的国宾馆,专门接待来访的各国元首或政府首脑。1972年9月,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国谈判日中邦交正常化时曾经表示,待这一国宾馆改建后,希望周恩来总理能够成为这里的第一位客人。周恩来表示,只要中日之间缔结了和平友好条约,他一定去日本访问。

然而,由于多种因素的制约,从1974年底就已开始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谈判,直到1978年才有最后的结果。1978年8月12日,中国外长黄华和日本外相园田直终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署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在条约正式生效的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邓小平来日本访问,实现了周恩来的遗愿。

第二天(23日)清晨,日本首相福田赳夫携四百位日本友人,在国宾馆举行盛大仪式欢迎邓小平访日。欢迎仪式后,在安倍官房长官的引导下,邓小平前往首相官邸,对福田首相作礼节性拜访。

“昨晚休息得好吗?”福田开口问。“因为没有时差,休息得好。谢谢。”邓小平答道。两人来到二楼首相办公室,进行了大约30分钟的恳谈。坐定后,邓小平从容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熊猫”牌香烟,按中国的礼节递给在坐的每人一支。这样一来,气氛立即变得轻松起来。邓小平首先对日本的邀请表示感谢,他说:多年来一直希望访问东京,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早就想认识福田首相,这个愿望实现了,我感到高兴。”福田首相回答:“持续将近一个世纪的非正常的中日关系终于结束了。条约的目的就是建立两国长期和平友谊关系。条约的缔结是邓小平副总理的英明决策的结果。”

接着,两人谈到了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经历、波折和困难。当福田表示自己只了解战争前的中国,希望有一天能得到访华的机会时,邓小平掐灭烟头,侧身说:“我感觉不到这是第一次会见福田首相。听说日本把坦率的会见叫作‘披浴巾’,我愿意代表中国政府以及中国人民,邀请福田首相去中国。任何方便的时候,都欢迎。”福田当即接受了邓小平的这一邀请,表示“一定要访问中国”。在福田表示要为加强中日友好而竭尽全力之后,邓小平笑着说:“日本也把穷人(中国)作为朋友,真了不起。”恳谈中,福田在谈到中国的汉字简化时说:“我的名字中的‘赳’字就是取自《诗经》。”邓小平紧接着说:“省略那么多,我也不明白。”随即同在座的人一起笑起来。

随后,在首相官邸一楼大厅,邓小平出席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两国批准书互换仪式。福田率先举起斟满了香槟酒的酒杯,表示祝贺。邓小平亦举杯道:为天皇陛下,为福田首相阁下、为日本朋友们的健康干杯。”接着,小平放下酒杯,走到福田跟前同他拥抱。福田虽是在人面前自称是“外交家”,但显然对这一举动缺乏思想准备,表现得有些慌乱,姿势颇为僵硬。记者们见状不禁笑起来,随后响起一片掌声。

当日晚宴上,充满着无拘无束的气氛,背景音乐是两国人民喜爱的歌曲《樱花樱花》和《洪湖水浪打浪》。鉴于邓小平等中国客人都穿着整齐的中山装,包括福田首相在内的日方出席者只得穿着在正式晚宴中很少穿的西服便装。邓小平致词:深切怀念那些曾经为中日友好披荆斩棘,开路架桥,但已离开我们的先驱者。他门虽然不能同我们一起分享今天的喜悦,但他们为中日友好献身的精神,将永远铭记在中日两国人民的心中,并且世世代代相传下去。《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缔结,是两国政府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中日两国人民以及朝野许多政治家和各界朋友长期共同努力的结果。但我们的任务并没有因此而告终,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任重道远。

福田首相对过去两国之间发生的不幸事件表示遗憾和反省,说这种事情决不能让它重演,今后两国要建立长久的、名副其实的善邻友好关系,日本愿在除军事外的领域同中国进行合作。

【拜会日本天皇】

在日本访问期间,邓小平还前往皇宫,在正殿行厅拜会了天皇夫妇。这是中国领导人在二战后第一次会见天皇,因此日方人士对这次会见颇为提心吊胆,深怕邓小平会代表全中国人民当面追究天皇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的责任。

这种担心显然是多余的。会谈中,天皇首先开口:“您在百忙中不辞远道到日本来,尤其是日中条约签订了,还交换了批准书,我非常高兴。”邓小平回答:《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可能具有出乎我们预料的深远意义。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今后要积极向前看,从各个方面建立和发展两国的和平友好关系。”天皇从这诚恳坦率的话语中受到了触动:“在两国悠久的历史中,虽然其间一度发生过不幸的事情,但正如您所说,那已成为过去。两国之间缔结了和平友好条约,这实在是件好事情。今后,两国要永远和平友好下去。”

“您身体很好啊”,天皇对邓小平说。“我74岁,听说陛下比我稍大一点,身体却很好。这最要紧。”皇后在旁插话道:北京很美吧?”“北京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现在正在加紧进行改造。”天皇是有名的植物学家,尔后,双方又从植物、绿化、历史谈到城市建设,气氛融洽。

会见结束时,天皇和皇后把一张署名的照片和一对银花瓶赠送给邓小平和夫人,中方回赠了一幅画着驴子的水墨画卷和彩色的刺绣屏风。

午餐会是在皇宫内的丰明殿举行的。大概是考虑到邓小平曾留学法国,宴会上的菜全是宫内厅大膳科最拿手的法国菜。为了适合中国人的口味,还在汤里加了燕窝。日方还打听到中国人爱吃鸡肉,因此宴会上的肉全是味道鲜美、特色各异的鸡肉。这些都表明,皇宫为了准备这次宴会是作了周密思考的。

在宫内雅乐和《越天乐》《五棠乐急》等轻快优美的乐曲声中,邓小平和天皇、皇太子及福田等人频频举杯,互祝健康。福田首相也非常高兴,他从皇宫一回到官邸,就自语道:“气氛非常愉快,陛下的心情似乎也很好。”甚至当记者团说:“据说邓副总理比你大一岁”时,福田也没有像平时那样对自己非常忌讳的年龄问题表示抵触情绪,只是轻快地说:“我是(明治)38年,邓副总理是明治37年。”

福田对邓小平连日来表示出来的充沛精力表示了浓厚的兴趣,他曾多次感叹地对邓小平说:“您真是一位超人,一点倦色都没有。”邓小平笑着说:我多次说过,高兴时不觉得疲倦。我不是什么超人,只是一个兵。”

【不忘老朋友】

邓小平访日过程中,还专门抽出时间拜会、看望了曾为中日关系作出过宝贵贡献的老朋友。早在中日复交招待会上,周总理就讲过“吃水不忘挖井人”的道理,充分肯定与评价日本各界为促进日中友好和邦交正常化的献身精神和可贵努力。

24日上午,邓小平专程拜访了前首相田中角荣。田中角荣在1972年7月出任日本首相,1974年11月因被指控接受美国洛克希德飞机公司的巨额佣金而被迫辞职。任职期间,他同外相大平正芳一起,积极推动并实现了日中邦交正常化,为两国的和平友好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

当邓小平向黄华提出这个要求时,黄华显得很为难。邓小平问他是不是不方便,黄华小声回应,田中前首相在日本国内遭到很多人的敌视和抛弃,声望大跌,现在去拜访,时机恐怕不合适。但小平显然有他自己的考虑,黄华知道他决心已下,表示马上去找日本外务省协调。日本外务省接到中国方面关于临时增加拜会田中前首相的要求,大楼里一片惊呼。而日本外相园田直踌躇再三,最后决断说,既然中方郑重提出,我们一定要考虑。我去向首相报告,你们即刻开始规划。

一小时后,中国贵宾即将造访田中前首相的通知便传到了田中官邸。田中角荣起先不相信真有此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田中夫人说,这正是邓小平先生用心之处。

24日上午9点17分,邓小平在廖承志、黄华、韩念龙和符浩陪同下,乘车来到了东京目白台的田中私邸。这天,在田中私邸周围的大街小巷,日本警视厅出动了大约8000名警察执勤,特别是在面对目白街的田中私邸正门附近,每隔5米就站着一名警察,形成了一道森严的安全防线。

从清晨起,田中就不断在门口出出进进,心神不定。邓小平一行抵达时,田中角荣和夫人、二阶堂进、田中的女儿和女婿以及外孙女在他家的大门口迎接。西村英一、木村武雄、久野忠治等40多位田中派国会议员在院内列队欢迎,曾担任内阁大臣的山下元利和大鹰淑子站在队首向邓小平深深鞠躬并握手致意。

见面后,邓小平说:“我们这次前来日本访问,一方面是为了互换条约批准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对过去为两国(的友谊)作出努力的老朋友表示感谢。”田中说:“您的这次来访,是日中关系的新起点,所以受到全日本国民的欢迎。我等了6年,这一天终于来到了。”邓小平听完翻译的话,微笑着说,田中先生对中日复交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中国人民都记得您,我来看您理所应当。

田中闻言大喜,连说“请请请”,把邓小平让进客厅。

在客厅坐定后,邓小平说:我们两国已经互换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批准书,这样,条约就生效了。这个条约,不但是中国人民,也是日本人民奋斗多年的成果。这其中,包括您田中前首相,包括您二阶堂进前官房长官,包括在座的诸位。从中国人民的角度来说,我们非常感谢你们的努力。

田中点头,充满感情地说:我见到您,心情就同与已故的周恩来总理会谈时一样。1972年时,我有幸访问中国,那次经历我终生难忘。这话可能勾起了邓小平对往事的追忆,他顿了一下,略带遗憾地说:“那时,我在离北京很远的地方,没能见到您。”田中知道当时邓小平被打倒,正下放到江西一个工厂劳动,这时,他念了一句孔子的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邓小平接着说:“我们希望田中角荣先生、二阶堂进先生,在方便的时候能再到中国走一走。”田中角荣马上说:“我很高兴接受阁下的邀请。”坐在他身边的二阶堂进也欠身拱手说:“内心充满感激!”

随后,田中陪同邓小平一行从会客室走到庭院中,在草坪上合影留念。

这是一个典型的日本庭院,几棵苍松中夹着丹红的枫叶,池塘水声潺潺,各色鲤鱼在池中游来游去。这些鲤鱼都是田中从各国搜集来的,每条价值100万日元,按当时的汇率合5560美元。田中请邓小平品尝了他精心准备的两道表示吉祥的日本名菜——鲷鱼和龙虾,接着,他陪同邓小平去观赏一名叫“雪椿”的山茶花。这是田中在日中建交后栽的一棵纪念树,现在已经长到两米多高了。

会晤中,邓小平向田中赠送了一套中国茶具和文房四宝。在砚台的背面,刻着周恩来早年东渡日本时手书的著名诗篇:“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田中则向邓小平、廖承志、黄华等人的夫人分别赠送了介绍插花艺术的书——《传统之美》,作为回赠礼品。

邓小平与田中的这次会晤,获得了田中派议员的高度赞赏。日本大小报纸都以极其醒目的标题进行了报道,时事评论员高度赞赏中国“不忘故旧”的传统风范,有位评论员说:看来中国人不仅记住了所有对中国动过一刀一枪的日本人,也记住了所有为两国关系添过一砖一瓦的日本人,中国人的心里是有一本账的。

【巧妙回答钓鱼岛问题】

25日下午,邓小平出席东京日本记者俱乐部举办的记者招待会,阐述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写入反霸条款的意义。

邓小平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明确规定反霸原则,在当今的国际形势下具有重大的意义。反霸条款首先是中日两国自我约束,承担不谋求霸权的义务,同时也反对其他人谋求霸权,谁谋求霸权就反对谁。这是国际条约中的一个创举。邓小平重申,中国永远不称霸,现在不称霸,将来实现了四个现代化,成为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决不称霸。我们希望中日双方都教育自己的子孙后代,永远信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反霸原则。

在回答中日关系时,邓小平指出,中日双方在经济方面合作的余地很大。我们要向日本学习的地方很多,也会借助于日本的科学技术甚至资金。我们之间已经签订了一个长期贸易协议,但只有这一个还不够,那是两百亿美元,还要加一倍至两倍。等到我们发达起来了,道路更宽广。

邓小平又说,欧洲的朋友问我:你们和日本搞得这么多,是不是我们就没有事做了?我告诉他们,不要担心,需要他们同日本竞赛一下。邓小平的回答引起一片笑声。

这时,一位日本记者提出了中日双方早先约定的这次双方都不涉及的问题──“尖阁列岛”(中国称之为“钓鱼岛”)的归属问题。此话一出,会场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坐在主席台正中的邓小平却显得非常轻松。他说:这个问题既然提出来了,我愿意谈谈我的看法。尖阁列岛,我们叫钓鱼岛,这个名字我们叫法不同,双方有着不同的看法。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时,我们双方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这次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时候,双方也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倒是有些人想在这个问题上挑一些刺,来阻碍中日关系的发展。我们认为,两国政府把这个问题避开是比较明智的,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等十年也没有关系。我们这一代人智慧不够,这个问题谈不拢,我们下一代人总比我们聪明,总会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不光是钓鱼岛,中国南海的一些岛屿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对此,我们也持同样的看法。

在回答关于四个现代化问题时,邓小平说,我们已经制定目标,在20世纪末,现代化建设有所突破。为了实现现代化,中国需要正确的政治环境和政策。他风趣地说,长得很丑却要装扮得像美人一样,那是不行的。我们必需承认我们的落后,老老实实承认落后就有希望,要向日本学习。

最后,邓小平最后表示感谢日本人民的深情厚谊,并说:我们是以一片喜悦的心情来到东京,并将以一片喜悦的心情回到北京去。

【在松下工厂吃烧卖】

此后,邓小平参观了日本的几家现代化企业。他看得很有兴趣,时而兴奋,时而沉思,随行人员也大都如此。发达国家的先进生产工艺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来说,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邓小平在神奈川县座间市的日产汽车组装车间里驻足良久。他参观了电动汽车的第一车体车间和第二组装工厂,看到工人在有条不紊地工作时说,我们要学习你们如何教育培训年轻人。

他还认真听取了日产汽车公司总经理石原井的介绍,眼前组装汽车的流水线正在缓缓移动,几十个机器人操着各种工具依次焊接车体,各种精确的自动组装动作有条不紊,电火花不停闪烁。邓小平摘下耳机,问:自动化程度达到多少比例了?石原井回答说:尊敬的邓先生,本厂的自动化程度为96%,听后邓小平陷入了思索。黄华这时凑到邓小平耳边说:按劳动生产率算,这个工厂是我们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的99倍。邓小平感叹说:差距太大了。他想了想,说:我懂得什么是现代化了。欢迎工业发达的国家,特别是日本产业界的朋友们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合作。

这时,陪同邓小平访问的日本经团联会长士光敏夫好不容易挤到邓小平面前,说:我们建议,最好能创办日中两国的合资企业。邓小平当即表态:士光敏夫会长的这个建议好,可以积极考虑。我们中国荒废了十年,在此期间,日本等其他国家进步了。因此,我们落后了20年。首先承认我们落后,老老实实承认落后就有希望。再就是要善于学习。这次到日本来,就是要向日本朋友请教。我们向一切发达国家请教,向第三世界穷朋友中的好经验请教。我相信,本着这样的态度,我们是有希望的。

邓小平的话引起了强烈反响。随后,他在公司纪念册上写下了这样的题词:“向伟大、勤劳、勇敢、智慧的日本人民学习、致敬。”一位日本记者在他的报道中写道:能题写“伟大”的,才是伟人。

千叶县沿海地区的君津钢铁厂是邓小平此次访日考察的重点。显然,对这个厂的考察与是否推进宝钢项目有某种关联。

邓小平一行头戴红色安全帽,先参观转炉,又参观轧板车间。新日铁董事长稻山嘉宽亲自陪同。他告诉邓小平,君津钢铁厂是60年代搞起来的,现在的规模是年产1200万吨钢。轧钢机的标志牌上写着“1969”字样。邓小平感叹:是啊,1969,人家在搞自动化,我们在折腾。邓小平说,我们的鞍钢,是日本30年代的钢铁生产水平。我们确实落后太多。我看这个君津钢铁厂很好,如果把它搬到上海宝山,对我们国家的钢铁生产一定是个好的促进。

当天晚上,邓小平下定了上海宝钢尽快上马的决心。

对邓小平的访问行程,日本一位传奇人物一直密切关注,他就是被日本产业界誉为“经营之神”的松下幸之助。对松下,邓小平也很有兴趣,他访问的第三家工厂,就是松下电器的大阪茨木电视机厂。10月28日,年届83岁高龄,早已“退居二线”的松下幸之助,冒着细雨到工厂大门外迎接邓小平。

邓小平参观的步伐很慢,因为他对产品的生产流程观察得很仔细。据当年陪同人员回忆,邓小平最感兴趣的是“自动插件机”。当时中国国内家电产品的生产还多处于手工时代,集成电路板需要工人把无数个电子元件逐一焊接,但松下公司通过流水线的精密器械,可以自动将元件插到电路板上。邓小平对这个设备不住地赞叹。

工作人员还展示了当时的高科技产品微波炉。当邓小平看到仅仅几秒钟一块烧卖就冒着热气从微波炉里被端出来时,他拿起烧卖就放到了嘴里。演示人员神色紧张地愣住了。他们考虑到了演示食品的色与香,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国家领导人会亲自品尝。所幸,邓小平吃了一口后,神色怡然地说:“味道不错。”

这一举动,在松下幸之助看来,说明这位中国领导人做事务实,不只停留在表象,而且敢于尝试,因此更增惺惺相惜之情。

在随后的会谈中,邓小平说:“过去中国既无外债,也无内债,也很自豪。今后我们要搞现代化了,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准备吸收外国的技术和资金。没有电子工业,现代化无法实现,因此我希望你们的电子工业到我们那去。”这让松下幸之助倍感亲切。因此,当邓小平问“松下老先生,你能否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帮点忙”时,他不假思索地答道:“无论什么,我们都将全力相助。”

【乘坐新干线:这就是我们现在需要的速度】

1978年10月26日,邓小平乘坐新干线“光—81号”超特快列车(通称“子弹列车”),从东京前往京都。

他在坐这趟列车之前,就听取了相关介绍,也看了相关资料,很想知道高速铁路是个什么样子。坐上后,邓小平不得不为“子弹列车”的平稳、低噪声和舒适度而惊讶,他久久地看着车窗外面沿线的树木连片地向后飞跑。这时,一位日本记者趋前,问邓小平说:请问邓副总理,坐这列车,您是什么感觉?”邓小平笑着答道:快,真快!就像后边有鞭子赶着似的,这就是现在我们需要的速度。”“我们现在很需要跑。”邓小平的话说出了中国代表团每一位成员的心声,也说出了中国经济蓄势待发的现状。

这时,邓小平转过脸去,对黄华外长和几位同志说:我们国家也要修这种铁路,首先应该是从北京到上海。黄华点头说:那样的话,北京到上海只要几个小时就够了。

在京都,邓小平参观了建设于江户时代初期的“二条城”。日本友人介绍说:您在这里看到的所有文化都是我们的祖先从中国学习而来,随后以自己特有的方式逐渐改造而成的。邓小平立即答道:现在我们的地位颠倒过来了。意思是说,现在中国是学生,日本是先生了。

1978年,是中国的战略重大转变之年,也是中日关系向着务实的方向转变的一年。邓小平访日之后,中国出现了“日本热”,中日之间各领域、各层次的交流日趋活跃,两国间的经济、贸易、技术合作迅速发展。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大地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从一度濒于崩溃的边缘发展到总量跃至世界前列,人民生活从温饱不足发展到总体小康。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综合实力的提升,中国也从日本的受援国转为推动日本经济走出低谷、实现复苏的重要力量。正如2008年温家宝总理在访日的“融冰之旅”的演讲中所说的:“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得到了日本政府和人民的支持与帮助,对此,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作者系文史学者)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1918,北洋政府出兵西伯利亚武力撤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