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七期 2019-08-12 文 嘉

│文 嘉

 

2019年4月30日23点50分,东京涉谷车站前街口尽管小雨淅沥,仍然汇集超过3万人。子夜时分,当Q-FRONT大厦50平米巨屏跳出“令和”两字,顿时人群攒动,四面八方像潮水般涌向街心……日本各地民众也竞相用各种方式迎接“令和时代”的开幕,其盛况热烈堪比历年贺旦。毕竟对全体日本人来说,这是202年以来首次天皇生前退位,无需像明治、大正、昭和天皇驾崩时沉寂在大丧期间的悲痛与束缚中,可以毫无顾忌地庆贺改元。

“Beautiful Harmony-美丽和谐的新时代”,这既是日本政府对于年号“令和”的对外正式解释,也寄托了日本民众的美好期许。但祥和喜庆的改元氛围无法掩盖30年来平成时代积微成著的各种社会及经济问题,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令和时代日本所要接力的课题要比平成时代更为深刻与艰难:劳动人口不足,财政债务危机及全球新局势下的外交抉择是横亘在日本未来的三大课题。

   

移民时代来临

2019年4月1日,一则简短的新闻在媒体铺天盖地的年号颁布的号外声中被淹没了。从即日起,日本法务省与厚劳省针对国内劳工供应不足的应对措施“外国人特定技能在留资格审核”正式开放受理手续。从事建筑、船舶、农林及制造共14个产业,审查测试合格的外国被雇佣者将获得5年在日居留、工作权,期满后可持续申请,获得熟练技能认定资格者更可携带家属入境,自2019年4月起算,5年内预定向中国、越南及缅甸等9个发展中亚洲国家开放34.5万人名额。同日,原法务省出入国在留管理局正式扩编,升格为厅级单位。这则新闻看似波澜不惊,但其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当日的元号颁布。

首先这标志着日本政府外国人才招募国策由过往的“吸引高端技术人才和投资移民”开始向“单纯劳动力需求”倾斜转移。其次所谓的“特定技能审核”是非常简单的形式主义考试,而按照日本现行法律,连续居住10年者便可申请永住权,无需与是否和日本人结婚关联,这样,外国人定居成本及条件限制被大大降低。尽管安倍政府一再否认这是“移民政策”,但参照上世纪西欧战后的北非移民潮,很多日本人认为这就是变相的“劳动移民”,而在野党揶揄这是“令和时代二次开国”的标志性事件。

此番日本人才招募国策变轨,其深刻的背景自然是老龄少子化社会,但日本进入超高龄社会尚有5年之期,眼前已然火烧眉毛的是劳动人口的急速衰竭。日本总人口从2011年始连续8年减少,比之更为严重的是15~64周岁的劳动人口自1995年就已先行衰减。截至2019年4月根据总务省统计的数据,日本现有劳动人口7545万人,占比总人口的59.77%,比平成前叶减少了约1100万,下降了约10.4%,为50年来最低。预计2050年令和末期,随着总人口减少至9000万左右,劳动人口也会萎缩至5000万左右。而2020~2030年令和前期则是衰减加速期,预计10年内将再减少889万左右劳动人口,劳动人力缺口达644万。

人口的整体衰减必然会带来企业人手不足、国内市场萎缩以及国际竞争力下降。面对劳动人口供给不足的困境,日本政府尝试4种改革手段:利用AI及自动化技术提高工作效率,鼓励更多家庭主妇进入职场,延长雇员退休年龄,以及外国劳动人口输入。综合近年的实践比较,尤以最后方法来得立竿见影。所以在经济及产业界的强烈要求下,能仅凭7个多月时间极其罕见高效化运作并完成制度修正。

日本国内现有外国居留人口263.7万,相当于京都府人口,其中实质劳工146万,约为日本人口的1.76%,对标经合组织国家8.1%的均值还有很大差距,但大多数日本人会认为这个数值掺假——至少无法圆融地解释在东京、大阪为何几乎随处可见中国、韩国及越南人。这一方面是因为每天大量的观光客流容易“混淆视听”,另一方面,近七成外国人集中在东京、大阪及名古屋三大都市圈,其中,劳动人口又达到了85%,以20~39岁青壮劳力为主。这样的地域及年龄集中性,造成一些日本人觉得有很多外来移民的认知错觉。

日本政府的远景目标是:2060年国内居留总人口维系在1亿规模。考虑到届时日本人口预计只有8650万,剩余的1350万自然要由外国人口填充,所以今后每年20万~25万的人口流入将是令和时代的常态化趋势。但这对于一向自诩为血统纯正的单一民族国家日本来说,冲击不可谓不大。

既然此消彼长的人口结构形势无法避免,那么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这一潮流。鉴于国内的保守心态以及近年欧洲涌现的难民潮,纵然接受事实,多数日本人仍难以改变对移民的偏见和歧视。如今,大量外国劳动人口仍和30年前没什么两样,拿着远低于日本人的薪酬,从事着低端产业甚至高危险性的长时间劳动。2018年5月,东京电力就被曝出诱骗并半强制6名越南籍技术实习生,从事福岛核电站清除核辐射的工作。事情虽因引起国际哗然而被一度叫停,但截至5月6日,已有42名外国劳工注册为从事面临辐射的危险性工作,其雇方全部为东京电力招标的福岛核电站建筑垃圾清理公司。不出意外,以外国人为主的劳资双方矛盾仍会加剧。

更为深刻的是,未来大量不同地域及种族的人进入日本社会,宗教信仰、文化习俗、政治理念都与本土民族迥异。虽然日本政府一再宣称多样性社会发展是令和时代的必然,但日本是排他性极强的集群社会,是否真能和谐共生,值得疑虑。……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