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一期 2020-03-13 袁 野

│袁 野

 

2018年10月,萨斯文·多明戈兹卖掉了自己的房子,用换来的6500美元让自己和12岁的女儿“入了伙”。带着小孩旅行更便宜,而且通常会得到美国官员更好的对待,至少蛇头,即偷渡的组织者是这么说的。

一名向导带父女俩进入了墨西哥,他们和其他200多人一起挤进一辆集装箱卡车,在密不透风的金属盒子里没日没夜地赶路。有时他们一天只能得到半个苹果,有时什么也得不到。一天晚上,多明戈兹看到一名男子被蛇头打得不省人事。

11月初,他们抵达美墨边境。蛇头打电话给多明戈兹的一个儿子,要求再多付400美元,不然就把父女俩扔出去自生自灭。儿子很快寄来了钱,最后时刻的敲诈勒索是意料之中的。一天后,他们登上木筏,渡河进入美国,然后被一辆美国边境巡逻车撞个正着。

父女俩在得克萨斯州的一处移民拘留中心待了四天。这里没有窗户,头上的荧光灯日夜不停地开着,让人没法睡觉。设施异常寒冷,如同冰窖。不久后,他们被释放。多明戈兹被戴上了踝环,并被指示去旧金山的移民当局办理登记手续。在那里,他开始了漫长的庇护申请程序。儿子在车站接他们,这是他们7年来第一次见面。如今,多明戈兹和女儿住在一间简陋的公寓里,靠救济度日。

这不是故事,而是美国《纽约时报》2019年8月18日报道的真实事件。多明戈兹的经历是穿越美墨边境的成千上万移民的缩影,数年来,这些人一直身处美国乃至全世界舆论的风头浪尖。他们是谁?他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有很多问题需要从头厘清。

移民、非法移民与难民

移民包括国内移民和国际移民,本文专指后者。联合国对“国际移民”的定义为“迁入非原住国家超过12个月的人”。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IOM)和联合国难民署(UNHCR)发布的《世界移民报告2018》,2015年全世界的国际移民人数大约为2.44亿,占全球人口的3.3%。亚洲和欧洲各接待了7500万移民,北美紧随其后,为5400万人,其中4600万人在美国。美墨边境是全球被穿越得最为频繁的国境线——每年超过3.5亿人次。

2016年,全球有4030万名境内流离失所者和2250万难民,此外还有280万寻求庇护者。同年,大约有200万份庇护申请提交初审,德国是接收申请最多的国家(超过72万份),其次是美国(26.2万份)和意大利(12.3万份)。

至此,我们明确了“主角”的身份:多明戈兹一行人是非法移民,或说是偷渡者。按理说,对他们只有驱逐出境或依法遣返两种办法,但实际情况远非如此简单。

当前国际法对于难民的定义有很大争议。《难民公约》写成于近70年前,已经有些无法应付当代世界的变化了:比如,该公约将重点集中在国家迫害,因为其编写初衷主要是为了保护那些遭受纳粹政权迫害的人;但在今天,难民所要避开的更多的是整体的不安全状况,比如黑帮和贩毒集团的暴力,对女性和性少数群体的歧视,无法忍受的贫困以及环境灾难。如果多明戈兹能找到一位好律师,他完全可以争取到难民身份。

这就是为什么非法移民和寻求庇护者在很多时候被画了等号。这种情况在欧洲尤其严重:那些乘船穿越地中海、企图在意大利兰佩杜萨岛入港的人可能确实是希望逃离利比亚的战乱,但更可能只是想来欧洲打工。1999年至2009年,入境英国的寻求庇护者中只有10%到20%获得了难民地位,20%至30%获得临时性特许居留(ELR),这意味着50%到70%的人未被认定为需要保护,但他们仍非法在英国滞留。由于人手不足和人权组织的抗议,英国政府没法把他们一一找出来遣送回国。……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从细节看日本儿童体育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