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四期 2020-05-14 李镇西

“不要让上课、评分成为人的精神生活的唯一的、吞没一切的活动领域。如果说一个人只是在分数上表现自己,那么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等于根本没有表现自己。”

——苏霍姆林斯基

│李镇西

知识不是最重要的

2019年,我在丹麦的一所学校听了一堂数学课,发现整堂课老师都没有站在讲台上讲课,而是在学生中来回穿梭。她低着头,这看看,那看看,时不时在某个学生面前停下来轻声说几句,一会儿又弯腰对另一个学生进行指导,其场面很像中国中学里的晚自习答疑课。

课后,我和这位教师交谈。我说:“和您相比,中国教师可累多了。一堂课讲40分钟或45分钟,往往还要连续上两节甚至更多节课。而您,只是答疑就是了。”

翻译把我的话说给她听。她笑了,摇着头说:“不不,看起来我没有讲课,而只是对每一个学生进行指导,但其实这样的课对我挑战更大。我必须弄清楚教室里每一个学生的不同需求,并对每一个学生提出最适合他的学习建议。”

“每一个?”我问。

“是的。”她肯定地回答,又补充说,“就是我眼前的‘这一个’。”

她说:“我已经教书32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知识本身,而是找到每一个孩子怎么学是最有效的,我必须去观察去了解。我必须根据我对学生的了解为他提供最适合于他学习的方式,这是对我最大的挑战。所以我必须用眼睛看每一个学生,然后给孩子以最适合的指导。我给每一个孩子的建议都是不一样的。这就要求我必须有足够的知识量,同时还得了解孩子的心理,了解他们在课堂上的状态,他的接受程度,我得去引导他们。我不是在教知识,是在用最适合他的方式引导他。最重要的不是教他们知识,而是教他们如何获取知识。知识不是最重要的,孩子永远是最重要的。怎样才能让孩子发展得最好,这是最重要的。”

我问:“这么多学生,您怎么才能真正了解他们的困难和需要呢?”

她说:“途径很多。比如根据他的提问,还有在课堂上和他交流,倾听他的想法,通过作业了解他的知识障碍,还有考试……”一说到“考试”,作为中国教师我自然很敏感,便问:“你们也有考试吗?”

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太蠢了——学校怎么可能没有考试呢?只是印象中,北欧教育都是很“轻松快乐”的,所以她一说到“考试”,就让我有些意外。

她说:“当然有的,但我们的考试和学生没有关系。”

啊?我懵了。“考试和学生没关系”?那还考什么呢?我们中国的教师正是以考试去“制服”学生呢。评分、排名、奖励、惩罚……

我礼貌地问:“和学生没有关系为什么还要考试呢?”

她回答:“和老师有关系啊!但是只和老师有关系。”

我完全听不懂。我觉得她的话太“不合逻辑”了。

她好像看出了我的困惑,笑盈盈地继续说:我们之所以要考试,仅仅是通过学生的试卷来了解老师在哪些地方把学生教懂了,而哪些地方学生还没懂。打个比方,同一次考试,一个学生得了100分,另一个学生只得了20分。通过试卷,我明白了,对这个得100分的学生来说,我的指导是成功的,因为他掌握了全部知识;而对另一个得20分的学生呢,我的教学完全失败,因为我对他的指导基本是无效的。这就提醒我,下一步要更加深入细致地了解他,研究他,对他进行更富针对性的有效指导。这就是考试对教师的意义。”……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一家幼儿园的秘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