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四期 2020-05-14 叶克飞

│叶克飞

 

 

“东方大港”】

唐垂拱二年(公元686年)建州的漳州,是当之无愧的历史文化名城。明朝隆庆年间,漳州便因月港(今龙海海澄)的对外贸易,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镇,与广州并称为“东方大港”,也是中国最兴旺的商业和手工业城市之一。当年,九龙江边货船穿梭往来,商贾云集,“涨潮声中万国商”,月港及附近地区“朝夕皆海供,酬酢皆夷产”,就是漳州的真实写照。

古城自唐代以来,即为州、郡、路、府之治所,现在仍较完整地保留着唐宋以来“枕三台、襟两河”的自然风貌和“以河为城、以桥为门”的筑城型制以及九街十三巷的街道格局。百年前,它经历过脱胎换骨般的改造。1918年,时任粤军总司令的陈炯明受命兴师援闽,主政漳州,建立闽南护法区。

陈炯明主政期间,提出“提倡新文化,建设新社会”的口号,开始按照现代城市格局进行拆除城墙、拓宽街道、建设公园、修筑码头等市政建设。旧府衙就在那时被改建为中山公园,古城的三十多条街道拓宽取直,重铺路面,两侧统一建造为二三层的楼房,尤以延安南路、香港路和台湾路的骑楼式“竹篙厝”最具闽南风情,并保留至今。

香港路是漳州古城最重要的街道。它是唐宋至明清时期漳州的城市中轴线,清末民初,由于工商业发展,香港路南端的九龙江边形成了河运码头,此路逐渐成为市区南部的主要商业街。街道巷陌错落有致,建筑材料是清一色的红砖红瓦,两边一个门店挨着一个门店,一个店面通常是一个家庭生产、销售、生活空间的组合,楼下是商场店铺,店后开工厂作坊,楼上为生活区。每间店两边都没有窗户,漳州人便把窗户开到房顶上,挖个洞开个天窗,用玻璃盖上去。

小街的北端,矗立着两座宏伟又古趣盎然的石牌坊——“尚书探花”和“三世宰贰”,它们都建于明代万历年间,400余年屹立不倒,是漳州历史的象征。这两座石坊为明代的两位进士所立。“尚书探花”于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为林士章所立,林士章是嘉靖年间探花,曾任礼部尚书。“三世宰贰”于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为吏部右侍郎蒋孟育及其父亲、祖父而立。蒋孟育是万历进士,在漳州结“玄云诗社”,与张燮、郑怀魁等漳州士大夫合称“七才子”。

香港路曾是漳州小商品的集散地,可谓富甲一方。后来,不少经营者赚了大钱后都搬走了,这里的不少店铺便租给了外地人经营。不知不觉间,这里成了“民俗用品一条街”,不时能觅到香火纸烛、竹笠渔具、铁器刀具、炭炉竹帚等在现代文明中已“淡出”的用品。

短短的台湾路,则与延安南路呈T型相接,那里留存了更多老一辈漳州人的记忆,是人们口中的“雨伞街”——明清到民国初期,这条街曾因遍布纸伞手工作坊而闻名全城。这条曾经盛极一时的路段在时间的洗礼下正变得清冷,一些历久经年的老行当隐匿于此。那间有百年历史的天益寿药店是最显眼的地标,依稀可见旧时商业街的荣光。当年在这四百米的街道上,有商务印书馆,有万圆钱庄,有捷祥布店,还有金可行鞋庄和瑞苑茶庄,只是风流已被雨打风吹去。

无论是香港路还是台湾路,如今,这些街道仍保持着旧时况味,原住民的老店比邻而立。作为古漳州的中心,台湾路和香港路是府衙与文庙这两大地标之间的必经之路。府衙早已被陈炯明拆建为公园,抚育着一代代漳州孩童,倒是旧时府埕,是当地人极喜欢的休憩之地。

 

【孙中山与漳州的渊源】

“埕”是闽南方言,指空地。所谓府埕,就是原漳州府衙门口的广场,也是当年漳州府最宽的道路,文武官员都由此正式出入。府衙被改建为公园时,如今公园门口的府埕也经过改造,两侧都是两层高的骑楼,旧时一直是当地政府待客之地,也是开启民智之地。

这座公园最早被命名为“第一公园”,后改名为中山公园,与国内其他城市的同名公园一样,都是为了纪念孙中山所建。漳州的中山元素可不仅仅是中山公园,它还有一座全国最早的“中山桥”。

孙中山虽从未踏足漳州,可与漳州渊源不浅。早在辛亥革命前,同盟会就在漳州以开办专业技术学校为名,传播革命思想。1917年7月,孙中山在广州建立护法军政府,就任海陆军大元帅,揭起“护法”旗帜,以图“树立真正之共和”。同年底,孙中山组成“援闽”粤军,以陈炯明任总司令,令其率粤军东征漳州,以漳州为中心建立闽南护法区。

闽南护法区辖有闽西南17个县份,当时的漳州云集了全国许多革命志士,1919年,连苏联派出的第一个来中国支持革命的代表团,也来到漳州。孙中山得知苏联代表团要到漳州时,立即电告陈炯明,指示他妥为招待。

为了护法,孙中山还曾在漳州建立空军第二基地。

据《漳州芗城文史资料》载,孙中山在民国成立后便积极提倡“航空救国”这一号召,得到旅居美国檀香山的爱国华侨杨仙逸的热烈响应。1917年7月,杨仙逸跨过太平洋,来到广州护法军政府,帮助孙中山筹划创建空军。

1918年初,首批航校毕业生在杨仙逸的带领下,一同飞回广州,并在广州东郊濒临珠江的大沙头开辟水陆飞机场,开始组建护法军政府的第一支革命空军,大沙头水陆飞机场就此成为孙中山创建空军的第一基地。

闽南护法区成立后,杨仙逸奉孙中山之令到漳州“辟造飞机场”。这个机场的飞机后来助孙中山伐桂,并在多次战役中立下大功。

在中山公园里,有一座“博爱”碑,由闽南护法区所建,“博爱”二字即由孙中山所题。另有一座中山纪念亭,亭子原址上是陈炯明建设公园时所立的“漳州公园记”碑亭,但因陈炯明的背叛,亭亦不保。1926年8月,何应钦率国民革命军攻克漳州,将“第一公园”改为“中山公园”,以纪念孙中山的民主革命功绩;并废掉此亭,改为“中山纪念亭”,另立碑文,镌孙中山的《总理遗嘱》和何应钦的《中山公园记》。

相比中山公园,漳州的中山桥更具意义。这是漳州历史上第一座横跨九龙江的石桥,也是中国的首座中山桥。

中山桥的前身始建于南宋绍兴年间,最初为浮桥。南宋嘉定元年以石建桥,名为通津桥,俗称南桥,明代时毁于水患,后来多次修建,均毁于洪水和战乱。

1925年,漳州商绅筹建钢筋混凝土桥,成立改建董事会,孙宗蔡任董事长。竣工时正值北伐时期,何应钦率部进入漳州,便决定将之更名为“中山桥”。

值得一提的是孙宗蔡,这位漳州人出身贫寒,考中秀才后投身教育,在漳州创建小学堂。辛亥革命后一度进入政界,后潜心实业。因与当政者不和,曾拒绝出任龙溪县长。这位爱国实业家晚景凄凉,抗战开始后,先后经历企业破产、儿子遇害等波折,1947年黯然离世。2010年,一度成为危桥的中山桥修复,并竖立了孙宗蔡的铜像。

2017年,中山桥迎来大修,桥基灌浆加固,桥边抛石保护,桥墩保留历史旧貌。桥面护栏恢复始建原貌,更换桥灯。这座年代虽不算久远,却记录着漳州近代风云的历史遗迹,是探访漳州的必去之地。……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河西走廊:一带河山,经略千古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