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五期 2020-07-08 章 夫

│章 夫

 

从成都一路向南,进入眉山市所辖的彭山区境内,行驶不到20公里,便来到一个叫做保胜乡的地方,车子在蜿蜒的乡村水泥公路上七弯八拐,双眼映满的桔红柳绿。移步易景,恍然间,一块龙安村的路牌出现在眼帘,四周又是一片满眼的绿,由竹子掩映的林盘星罗棋布,酷似老和尚的百纳衣,规则有序地镶嵌在这块丰饶的大地上,类似川西坝子的田园风光举目皆是。

见过龙安村的路标后,紧接着闪现的另一路标便是我要找的目的地——李密故里——这就是1800年前留下被誉为“千古散文绝唱”的《陈情表》之地。颇让人意外,与各种喧嚣之下的名人故居不同的是,龙门村至今还守着一片难得的宁静。池塘、菜地、民房,宽敞的院坝,三株古树,忙着打牌的乡亲们……一切皆是原来的样子。

不知是李密的名人效应还未来得及彰显,还是人们已经淡忘了他,没有人搭理我们这几个外来人。停下车,我们径直向眼前的崖壁走去——这里是一片碧绿的植物,没有任何故居供人凭吊。眼睛再往前挪移,陡然看见两座小庙,也与李密无关。

我们努力寻找有关李密的蛛丝马迹。猛然间,循着小庙的方向前移,发现一处依山凿成的崖刻——这便是与李密有关的唯一“物证”。所谓崖刻,就是放大了的连环画,甚为粗制的连环画只有一个字的主题——孝。显然,这些崖刻是现代速成品。

据考证,这便是李密1800年前的家。我有些迷糊,这样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丘弯,怎么会成为李密莫须有的旧居?转念又想,或许时间太过久远罢。数十上百年前的老屋我们都找不着了,也不必强求千年前的模样罢。

【李密为何拒绝入朝】

李密先后生活在蜀汉和西晋,要历史地的西晋时代,还有后主刘禅的蜀汉时代。先说司马炎。此时,“三足鼎立”的格局正研读《陈情表》,就得弄清晋武帝司马炎治下在发生倾斜,魏国在连年征战中占据上风。曹家天下被司马氏取代,改魏为晋。而晋国首先选择要打击的目标就是蜀国。公元263年,司马懿的儿子司马昭灭蜀,结束了魏蜀吴三国混战的局面,变成了魏吴两国南北对峙。咸熙二年(265),年仅54岁的司马昭病逝。后司马昭的儿子司马炎废除了三国时期魏国最后一位皇帝——魏元帝曹奂,即位为帝,定国号晋,定都洛阳,史称晋武帝。

此时,北魏蒸蒸日上,东吴日落西山。而祖辈和父辈留给司马炎的,并非全是一片光明的未来。新君称帝,曹氏宗族蠢蠢欲动,鲜卑族大规模叛乱,五胡南下的预演迫在眉睫。长达十年的战争也让司马炎和他的西晋王朝筋疲力尽。北方未定,司马炎根本难以抽身染指东吴。所以直到蜀亡17年之后,司马炎方拿下东吴。当然,这是后话。

却说,统一大业尚未完成之际,司马炎只能采取怀柔政策,其重要举措之一,便是大封西晋功臣,笼络蜀汉旧臣。短短几年间,司马炎封了57个王,500多个公侯,一批原在蜀汉供职的官吏入洛阳为官。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李密等蜀汉官员被悉数征召入朝。李密被任命为太子洗马,即辅佐太子,教太子政事、文理的官职,为太子的侍从官。时年44岁的李密并未对新君的开恩表示感恩戴德,反而拿晋朝的“以孝治天下”为口实,以祖母供养无主为缘由,递上《陈情表》,要求暂缓赴任,以表恳辞。

让我们从历史的蛛丝马迹中,洞悉李密恳辞的动机和背景——史载,晋武帝统一后,举国上下奢靡成风,京都洛阳就有三个出名的豪富:羊琇、王恺、石崇。这个王恺,便是晋武帝司马炎的舅父。《世说新语·汰侈》记载了一个王恺与石崇斗富的故事。南中郎将石崇听说王恺家里洗锅用饴糖水,就令自家厨房用蜡烛当柴火烧。看热闹的人们纷纷传说石崇家比王恺家阔气。作为皇亲国戚的王恺当然不甘示弱,他命人在家门前的大路两旁,夹道四十里,用紫丝编成屏障,奢华装饰轰动洛阳城。石崇闻讯,让人用香料来粉刷墙壁,用比紫丝贵重的彩缎铺设了五十里屏障。

晋武帝闻讯,竟觉这样的比赛有趣,就把宫里收藏的一株两尺多高的珊瑚树赐给了王恺。因为是皇家的稀罕之物,底气更足的王恺以为胜券在握,特地请石崇和一批官员上他家吃饭。宴席上,王恺命令侍女把珊瑚树捧了出来,众官员都为这罕见宝贝所惊叹。只有石崇在一旁冷笑,他顺手抓起案头的一支铁如意,轻轻一砸,珊瑚当场粉碎。若无其事的石崇叫随从把家里的几十株珊瑚树搬来让王恺挑选,看得王恺目瞪口呆,只好认输。

原来石崇出身豪门,其父石苞是西晋的开国元勋。因为征讨吴国有功,石崇被封为南中郎将、荆州刺史。任荆州刺史期间,石崇搜刮民脂民膏已成家常便饭,甚至还杀人越货。一些外国使臣或商人经过荆州地面,石崇一律“雁过拔毛”。就这样,石崇成了当时最大的富豪。

有一个叫傅咸的大臣痛心疾首,上奏晋武帝说,这样下去对国家大大不利,晋武帝未予理睬。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逸闻趣事像风一般传遍朝野,李密当然也能听到,这显然与他所崇尚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背道而驰。从内心深处而言,他肯定不愿意同流合污。

李密被司马炎征召入朝,他所侍奉的太子便是后来著名的傻皇帝司马衷。召李密进宫为太子洗马时,司马衷才9岁,司马炎一心想找个好老师来教育。找来找去,得知蜀汉旧臣李密仁孝博学,不禁如获至宝,喜出望外,立即将从五品的太子洗马封给李密,并督令当地官员,务必把李密请到洛阳任职。

谁知下面的人不会办事,以为谁都会对乌纱帽垂涎三尺,加之李密可能也没有为钦差们准备像样的“见面礼”,所以钦差们的态度难免有些生硬。“诏书切峻,责臣逋慢。郡县逼迫,催臣上道;州司临门,急于星火。”字里行间不难看出,李密在《陈情表》里所透露出的,是一种莫名的愤怒与无奈。……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西夏王陵:叙说往日辉煌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