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三期 2021-06-13 李镇西


│李镇西

阅读是一件非常个性化的事。读什么书,怎么读,和阅读者的兴趣、性格、气质、环境、经历、职业等因素有很大关系,总之是因人而异,没有什么“公式”可套。但不同的人之间交流读书心得,互相启发,彼此参考,还是不无意义的。

还是要先说说那个老话题:“读书有什么用?”我的答案很简单:因为我们是“人”。本来,如果仅仅从生物学意义看,如果不阅读,一点都不妨碍或是危害自然生命的成长——千百年来,那么多目不识丁的文盲也活了一辈子。但我们又绝不仅仅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生命体,人之为人在于“精神”,而通过阅读,可以尽可能完整而完美地建构无愧于作为一个“人”所应有的精神世界。

正如培根所说:“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读散文使人宁静,读小说使人认识社会和人生,博物使人深沉,伦理使人庄重,逻辑与修辞使人善辩。”茫茫宇宙,匆匆人生,“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我要到哪里去”——人们常常会对生命有这样的追问,于是,就需要我们徜徉于人类精神文明的长廊中,在触摸历史的同时憧憬未来,在叩问心灵的同时感悟世界。

我特别赞成朱小蔓教授对阅读意义的看法。她认为,读书是“有助于人的精神成长的积极的情感。我常常想,人若没有这五彩缤纷、波澜起伏的情感体验,生命是那样干枯、生活是那样暗淡,而有着这些情感充盈的生命和生活是那样让人感到满足、享受和向往”。她进而呼唤:“让读书支撑我们的生命!”所谓“支撑我们的生命”,就是阅读的意义。但是具体到一本书,又很难说“有用”还是“没用”。有些看起来没用的书,其实对人生有大用,比如《论语》《孟子》;而某些似乎很实用的书其实时过境迁后一点用都没有了,比如《2000年高考复习指导》。

说到阅读的“功用”,又涉及所读书籍的分类。不同的人肯定会有不同的分类法,我根据自己的经历将所读书籍大体分为三类:人生的,教育的,教学的。这三类书对我的价值分别是——宏观层面地认识人生、历史和世界;中观层面地认识我所从事的职业;微观层面地认识并指导我每一堂课的教学。这个阅读比例是基于一个理念:站在人生的高度看教育,站在教育的角度看教学。

在我看来,阅读究竟有没有用,取决于阅读者是否把好书化作自己的“灵魂”。“化作自己的灵魂”不是指用别人的思想取代自己的,而是经过吸收消化后有机融入并内化为自己的东西。那么,好书怎么才能“化作自己的灵魂”?我的体会是,关键是要“读出自己”或“读出问题”。“读出自己”就是从书中读出相似的思想、情感,熟悉的生活、时代等,这是共鸣、欣赏、审美,就是“把自己摆进去”;“读出问题”就是要读出不明白的地方、不同意的观点等,这是质疑、研究、批判,就是“与作者对话”。

回忆我自己的阅读,每当我感到心潮起伏时,往往不外乎两个原因:要么是从作品中读出了“自己”,要么是从作品中读出了“问题”。前者如我曾读过的《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我由苏霍姆林斯基所描述的充满诗意的教育故事,以及他所揭示的教育那纯真、纯正、纯净的人性之美,想到自己每天平凡而同样美丽的教育实践,进而心潮起伏,难以自已。后者如我正在读的《“教育学视界”辨析》,作者陈桂生教授对许多人们习以为常的教育“常识”“公理”提出的质疑,敲打着我的心房,使我对作者的质疑以及其它一些教育“常识”也投去质疑的目光,以至于放下该书后,我那被作者点燃的思想火把还在继续燃烧。这种伴随着感情流淌或思想飞扬的阅读,才是真正深入心灵的阅读。

有的阅读,也许只能“读出自己”或“读出问题”,有的则二者兼有。……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葛剑雄:读书是个性化的事情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