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十一期 2021-12-30 何 慧


│何 慧(文史学者)

【人生的高起点】

戚继光是明朝著名军事家、卓越的抗倭将领,是中华历史上备受敬仰的民族英雄。他不仅武功高强,而且精通兵法,不仅擅长打仗,而且通晓诗词。他在练兵和指挥作战之余,还撰写了《纪效新书》和《练兵实纪》这两部实战经验小册子——现代学者只要想把明朝军事研究透彻,无论如何都绕不开戚继光留给我们的这两部著作。明朝中叶,名将辈出,可是论带兵之严整,论练兵之实效,论冲锋之勇猛,论守御之坚固,论军威之雄壮,论声名之响亮,唯有戚继光一人而已。

戚继光之所以能成为一代名将,既是必然中的偶然,也是偶然中的必然。

为何这么说?我们先从戚继光的先祖开始讲起。

戚继光的先祖其实不姓戚,而是姓倪。元朝后期,滁州定远县有一个姓倪的青年农民,因为家贫,无力娶妻,不得已做了倒插门女婿,入赘到一户姓戚的人家,生了个儿子,取名戚祥。这位戚祥,便是戚继光的六世祖;而那位姓倪的青年农民,便是戚继光的七世祖。

元朝末年,天下大乱,朱元璋起兵抗元。戚祥加入抗元义军,投奔到朱元璋麾下。戚祥任劳任怨,冲锋在前,从一名普通小兵渐渐升为“百户”。

明朝建立后,定都南京。此后二十余年间,明朝将士仍在南征北战,一方面要降服各地的割据政权,另一方面更要剿灭元朝的残余势力。1381年冬天,明朝大军远征云南,攻打镇守云南的元朝梁王政权。这次远征以梁王自杀、明军胜利而结束,但不幸的是,戚祥中箭牺牲了。

戚祥阵亡的消息传到南京,朱元璋甚是惋惜,将戚祥的儿子戚斌封为“明威将军”。戚祥生前只是百户,相当于六品官,而明威将军则相当于四品官。不仅如此,戚斌还拥有了一个世袭的军官职位——“登州卫指挥佥事”。所谓“登州卫”,就是设立在山东登州的卫戍区。该卫戍区长期驻扎着五千名世袭的军兵,最高长官叫做“指挥使”。指挥使有一个副手,叫做“指挥同知”。指挥同知下面又有一批“指挥佥事”,再下面依次还有“千户”百户”镇抚”总旗”“小旗”“哨官”“队长”等军官。所以,登州卫指挥佥事”就是登州卫戍区的高级军官。从戚斌这一代开始,此后每一代戚家子孙中,都会有一个人继承这个职位。

戚继光的父亲名叫戚景通,在公元1554年将官职传给戚继光。那一年,戚继光年仅十六岁。按明朝中叶的军队编制,普通士兵在训练或作战中表现突出,才可以一级级晋升,从一名小兵升迁到高级军官,至少要花十年光景。戚继光的起点很高,但并不能确保他一定能成为名将。真正帮助和鞭策戚继光奋勇前行的关键人物,其实是他的父亲戚景通。

【秉性刚正的戚景通】

戚景通,字世显,《明史》无传,也没有墓志铭传世,好在清朝康熙年间出版的《蓬莱县志》一书里载有其生平和履历。据《蓬莱县志》记载,戚景通先是接伯父戚宣的班,做了登州卫指挥佥事,此后考中武举,被派到江南征收粮草。到了中年,戚景通被派去修筑黄河大堤。在晚年,戚景通又调防北京,去神机营任职。

戚景通做军官几十年,品格高尚,既勤奋又清廉,自我要求严格。他在江南征收粮草时,曾发现官吏们攫取灰色收入的两条渠道。一条渠道叫“羡余”,另一条渠道叫“鬻筹”。所谓“羡余”,就是超额征收的赋税。比如,朝廷规定当地百姓每人每年要交五斗粮食,而负责征税的官吏却让百姓交六斗粮食,多收上来的那一斗,拿出一些进贡给上级,剩下的就纳入小金库。至于“鬻筹”,就是每年在征收粮草之前,仓官都会刻印一大批木牌子,卖给那些有钱的富户。这些富户缴纳粮草时,顺手也把木牌交上去,谁交的木牌多,谁就能少交或不交粮草。

戚景通秉性刚正,一到任就搞改革,严令禁止羡余和鬻筹。他怒言:戚某岂能任由硕鼠猖獗!”到年底查考政绩时,戚景通竟没有完成征收任务——官吏们得不到好处,暗中给戚景通使绊子。明朝规定,官员完不成任务,就得自己掏腰包“赔补”。戚景通是清官,无力赔补。部下张千户偷偷上门,送去三百两银子,戚景通婉言谢绝:“我要是收了银子,就属于贪污,我宁可受处分,也不能贪污。”幸亏一个上司查明缘由,免除了戚景通的处分。

当时有一员将领,名叫戚勋,刚到江南上任,人单势孤,想跟戚景通结成同盟,说道:“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何不认作同宗呢?”戚景通却不领情:“您的先祖姓戚,我的先祖却姓倪。”

再后来,戚景通升任“大宁都司”,到北方边境驻防。边将缺人,朝廷让戚景通推荐人才,戚景通推荐了一个名叫安荣可的胡人,使其迅速升迁。安荣可当然感激,在戚景通过生日的时候送了一百两银子。戚景通拒不接受,正色说道:我推荐你,是因为你有才有德。如今你送钱给我,说明你德行有亏,说明我看错了人。”这让安荣可很是羞愧。

到晚年,戚景通因病退休,回老家定居。老家的房子年久失修,必须改造,木工师傅说:如今官宦人家都讲究多开窗户,还要给窗户雕花,像您这么大的官,雕花窗户起码要做十几个。”戚景通笑道:“我年纪大了,要那么多雕花窗户干嘛用呢?假如我的子孙保家卫国,有四扇窗户就够。假如他们横行不法,别说窗户,连这所老宅都保不住。”

儒家常讲“克己复礼”,意为克制住欲望,使自己的言行符合规矩。戚景通并非儒生,但他一生都在用最严格的规矩要求自己,绝不越雷池一步。他的言行操守和思想境界,都达到了儒家圣贤的标准。……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清名高节老乾坤”——范仲淹家风漫谈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