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一期 2022-03-22 喻大华


│李 洁

 

绍兴本是一座小城,一座方圆不足十公里的历史老城。尽管这些年,绍兴市成了江南著名的轻纺业发达地区,但说起它,总感觉还是一方玲珑剔透的江南碧玉,而不是一架高速运转的工业机器。是的,绍兴让我和许多人向往,并非因为它的工业产品,而是因为它的历史文化积淀。

放眼九州,有几个城市敢与绍兴比厚重?且不说它有秀甲吴越的府山、塔山、会稽山和清澈如镜的鉴湖、东湖、若耶溪等自然风光,只说其层出不穷的历史名人吧——论国君,它有公而忘私的大禹和卧薪尝胆的勾践;说斯文,它有无可比拟的王羲之、王献之、贺知章、陆游、王冕、王阳明、徐渭、任伯年、鲁迅;说志士,它有为国尽忠的徐锡麟、陶成章、秋瑾、蔡元培、周恩来;溯科举,它出过文武状元20人、文武进士1400多人,在“学而优则仕”的古代,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干部储备库!看近代,只37年的民国时期,它就出了黄郛、陈仪、邵力子等11位省主席(省长)和四位上将。

早在1961年,毛泽东主席就曾写过一首《纪念鲁迅八十寿辰》的诗:“鉴湖越台名士乡,忧忡为国痛断肠。剑南歌接秋风吟,一例氤氲入诗囊。”纪念鲁迅,引发了作者对绍兴历代“忧忡为国”之士的联翩浮想——鉴湖是绍兴城外的一座东汉年间修筑的蓄水工程,风光绝佳,贺知章、李白、杜甫、陆游等大诗人都曾吟咏过此湖,近代女革命家秋瑾投身反清政治活动后,自号“鉴湖女侠”;“越台”指的是城内府山上的越王台,越王勾践当年求贤士所筑之台;剑南”是说留下传世的《剑南诗稿》的南宋爱国诗人陆游;而“秋风”则指写下七字绝笔“秋雨秋风愁煞人”后掷笔而去的秋瑾。不知为何,毛主席的这首诗生前并未发表,但这仍不失为摹写绍兴的一首最为贴切的好诗。

焉能不去“名士乡”?绍兴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场豪门盛宴在诱惑一个饥肠辘辘的旅人。

沈氏园里钗头凤

路旁,有一座小小的拱桥,桥身,是郭沫若的题字:“放翁桥”。此桥那边,即一座典型的江南园林大门,黑瓦下悬着郭氏的题匾:“沈氏园”。

放翁,即南宋大诗人陆游,他老人家晩年自号“天地一放翁”,但年轻时却一点不够“放”,以致生生让母亲拆散了自己的初婚家庭,忍看爱妻嫁给别人。

沈园是南宋时绍兴沈氏的私家花园。不知这位沈先生是官是绅,反正园子是够大的,现在的北、东、南三苑加起来共占五十七亩地,却也只接近了原先的规模。不知沈氏花园何以成了绍兴城的大众公园,反正陆游和其他人都可以进来踏青,而且,陆诗人还可以把园内的白墙当宣纸写上一大堆字,即传世的《钗头凤》,词曰:“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位卑不敢忘忧国”的诗人,一生写过太多金戈铁马的诗,此番却为自己的儿女私情一咏三叹。

陆游一生颇不得意,爱情遭际更苦不堪言:他二十岁上与舅家的表妹唐婉结为伉俪,两人琴瑟和鸣,相得甚欢。无奈陆母(也是唐婉的姑妈)却并不中意自己的侄女与儿媳,竟然强令这对恩爱夫妇离散。后陆另娶王氏,唐也嫁给另一位有名的文人赵士程。无缘做夫妻的两位不见也就罢了,谁料11年后,步入中年的陆游来游沈园时,恰与随夫前来此园的唐婉邂逅。那可是以理教规范全社会的宋代啊!两人不敢也不便面晤,只能酸楚地远远相望而已。唐婉差家僮送过来黄縢酒敬前夫兼表哥;陆游则“一怀愁绪”地命人取来笔墨,在园中一面墙上题下了这段千古伤心的爱情绝唱。据说,陆游归去后,病恹恹的唐婉凑近来读,悲恸不已,便在陆诗后垂泪附上自己的和词:“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真是一部锥心之痛的千古佳作!记录此事的那部野史还说,唐氏回家不久,即悒悒而逝。……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