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一期 2022-03-22 张 嵚


│张 嵚

 

南宋某年的严冬,诗人陆游望着窗外皑皑的白雪,挥毫泼墨,给老朋友朱熹写了一封信,确切地说,是两首诗——《谢朱元晦寄纸被(二首)》:

木枕藜床席见经,卧看飘雪入窗棂。

布衾纸被元相似,只欠高人为作铭。

又:

纸被围身度雪天,白于狐腋软于绵。

放翁用处君知否,绝胜蒲团夜坐禅。

原来,陆游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

朱熹从福建邮来的“纸被”。这种用纸制成的奇特被子,陆游爱不释手。他一边披着纸被悠哉地赏雪,一边写就名诗,不但大赞纸被“白于狐”“软于绵”的奇特效果,更恨不得为这纸被“做铭”,字里行间充满喜悦。

看到这里,有的读者可能会感到困惑,陆游不披棉被,披个“纸被”干什么?

事实上,这款给陆游带来无限惊喜的“纸被”,是南宋的名产。这种被子以野生藤条为原料,经过严格的加工工序,变成一种特殊的纸张,御寒效果非常好。由于这种被子光泽好、保暖性强,因此在南宋名人圈子里风行一时,成为馈赠亲朋好友的绝佳礼品。当然,有条件体会这温暖舒适感受的,基本都是像陆游、朱熹这样的文人雅士。平民百姓?那真是消费不起。

现代人无比熟悉的棉被,那时还是稀罕物。唐宋年间,棉花是外来奢侈品,国内鲜少有人种植,仅见于王公贵族家的花园中,主要供赏玩用。唐代的棉衣“白叠子”,可谓价值不菲。现存最早的宋代棉制品文物,是出土于浙江兰溪宋代墓葬里的一条棉线毯。

那么,既然棉被少见,纸被也十分稀罕,宋朝及之前的中国人,在寒气袭人的严冬里是怎么御寒的?翻开史册,不难看到对宋代以前冬天的记载。据《盐铁论》《东观汉记》等史料记载,在汉代“盛世”时,关中地区的普通老百姓都住在木板搭建的房子里;黄河中游的老百姓更是“结草为庐”。在唐代诗人们的笔下,古代的冬天,要么如李白所说“唯有北风怒号天上来”,要么冻得杜甫“霜严衣带断,指直不得结”,冷到这种程度,怎么熬?……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