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二期 2022-04-07 曾平标


│曾平标(文史学者)

横琴史上的第一次“大开发”

2011年春节期间,横琴新区开发前奏响起,我来到一个叫“中心沟”的地方,走进一院落,院门两侧的对联非常耀眼——

上联:荡荡水泊心气顺;

下联:涓涓溪涧怀恩德。

横批:以沟为家。

跨过院门,一栋小楼门口挂着两块牌子,一块写着“珠海经济特区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政府中心沟办事处”,另一块写着“中国共产党佛山市顺德区中心沟办事处党总支部”。

在横琴,缘何出现了“顺德”的字样?在院内一个展览室里,我驻足良久,从这个小岛的历史旧影,寥寥数眼便可窥见它曾经的雄心。

20世纪70年代以前,弹丸之地的大、小横琴还只是两个分离的岛屿,面积不过40多平方公里。

1968年珠海县动员上千人对大、小横琴岛之间的中心沟进行围垦,但工程艰巨,本地人太少,于是报请佛山地委提出与区域内的县合作开发。1970年冬,为响应佛山地委“打响围海造田,向海滩要粮食”的号召,顺德县常委会决定成立围垦指挥部,并发动县属杏坛、勒流、龙江、均安、沙滘(乐从)5个公社的3200余社员组成围垦民兵团,奔赴横琴。

这被认为是横琴史上的第一次“大开发”。

65岁的卢礼元是首批进驻横琴围垦的顺德人。“热度不亚于现在考公务员,申请的大队社员挤破了头。”卢礼元说,横琴围垦在当时很吃香,每天还有米饭吃,每个月还能领到几块钱。

当时的选拔极为严格,堪比军队政审,不少人被刷下。时年26岁的勒流大队社员卢礼元凭借三代贫农的出身,而且劳动表现积极,被选拔去了中心沟。

一同远征横琴的还包括当时21岁的勒流人江伦孝。他们办好边防证、上岛证等各种手续,怀揣着“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抱负,丝毫没有背井离乡的辛酸。江伦孝和卢礼元及更多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走到了一起,开始“向海要田”。

3200多顺德人按照军队建制,以公社为单位分成5个营,营下又分成连、排。卢礼元所在的排20多号人,被分配至向阳村一间十几平方米的茅草屋。房间内摆满了双人床。茅屋一到暴雨季节就漏水,被队员戏称是“水帘洞”。

开山、筑路、填海、围垦……他们披荆斩棘、开路搭棚,拦石断流、堵口决战。

时任围垦指挥部负责人之一的高澄柏在一份汇报材料上这样写道:……遇到涨潮、水流湍急,风大浪大,堆叠高度超过两米的木船,靠人力撑扒,其滋味难以形容;遇到退潮、海滩搁浅,唯有落水推船……短短五六公里水路,一身水,一身泥,往往要一天一夜方能返航……不但工作艰苦,生活同样艰苦,住的是自己动手搭建的草房,常受台风袭击,台风一来,简陋的草房被刮得破破烂烂,甚至倒塌……”

当时的横琴,除了海就是山,到处是一人多高的芦苇,岛上滩涂蚊虫肆虐,老卢说他们常常被叮得满身是包。

“劳动强度也非常大。”回忆有时令人兴奋,有时也使人略感苦涩。江伦孝告诉我,他们先从深井村挖好沙,然后装到袋子里,再扛到小木船上,运到磨刀门水域的西堤,将沙包扔到海底截水,每天工作时间几乎都超过了10个小时,一天下来人都要散架了。每天泥浆里七八个小时,膝盖以下的皮肤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那时横琴是个孤岛,炊事员买菜早上4点多钟就得出发,划几个小时的船,然后走路到珠海湾仔采购。江伦孝仍记得,每日三餐,早上腐乳加白饭,中餐一盆黄豆拌几滴油。五十多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排队打饭,轮到他自己的时候,就只能看到黄豆,一点油沫星子也找不到了。

在那个“人定胜天”的激情岁月,工程没有使用任何机械,“奇迹”震惊中外:筑起了西堤、东堤4公里长的防潮顶潮大堤,开挖了14公里长的环山河,兴建了两座水库和一座水力发电站,茫茫的海滩变成了水陆相间的14平方公里的陆地……

之后数年,顺德五个公社轮番派遣社员到横琴开垦种植。前赴后继,远征横琴的顺德人超过了1万人。吴桂凤是第二批上横琴围垦的社员,1976年上岛时才17岁。

吴桂凤回忆说:“中心沟与澳门仅一水之隔,最近处才60米的距离,中心沟实行军事化管理,晚上不准走出营地一百米,每天忙完工要做广播体操。”……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