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1 邓伟志
邓伟志 (第九、十届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大学教授、博导)
 
作为执政党的共产党和社会的关系,用得上一句名言:共产党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土地肥沃,种子发芽,茁壮成长;土地贫瘠,种子难以发芽,发了芽也是“三类苗”。同样的,种子不好,土壤再肥沃也长不出好苗,结不出好果。共产党是高举民主的大旗、高唱民主的歌曲(如“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取得政权的,可以说,共产党是既靠民主起家,又靠民主发家的。中共十二大曾响亮地提出“高度民主”。民主是共产党人永不变色、永葆青春的法宝。有一阵子社会上流传“民主不能大,自由不能化”的说法,这是背离共产党宗旨的戏言。共产党提出的“高度民主”就说明民主是应当“大”的。没有自由就没有民主,自由也是应该“化”的,问题是什么自由——资产阶级自由化要反对,无产阶级自由化、社会主义自由化要推行。这是符合《共产党宣言》上所说、马恩所一再坚持的“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前提”的论断的。
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是互相渗透、相互推动的。对如何推动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的共识和共振,这里提几点建议——
一、协商民主。协商民主是中国的成功之道,也为一些国家所采用。问题是协商要充分,要提交几种方案展开讨论,在比较中优化。协,因有多种颜色才需要讲究协调之美;商,因有不同想法才需要推心置腹地商量。千万不要变协商为通报、传达、走过场。不要以为“一致赞成”速度快、效率高,殊不知“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一致”是难得的,变“不一致”为“一致”是可贵的。几十年的历史证明,在廉价的“一致”背后往往潜伏着实际上的“不一致”, 不知哪天会引发更大的麻烦,付出更昂贵的代价。《史记・商君列传》里有句话值得记住:“貌言华也,至言实也,苦言药也,甘言疾也。”在协商中,尤其要注重倾听逆耳之言。
二、选举民主。协商民主是民主程序的第一步,是序曲。不论马克思主义还是非马克思主义都认为,真正能够体现多数人意志的是选举,特别是无记名投票。这是由人的政治心理决定的。选举在《汉书》中就有记载。无记名投票源于18世纪的法国大革命。大家都知道那个“举手表决”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只有陈少敏一人没举手。后来有人著文说:陈少敏举手反对。不是的!事实是只有陈少敏一人既不举手赞成,也不举手反对;是没有抬头,若无其事。从今天许多中央委员事后的表白来看,八届十二中全会如果是无记名投票,估计会有很多人投反对票,不至于在那么多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只有一个人不表态。最近在学术界有一项投票,是无记名投票,结果未能通过。但设想,如果是鼓掌通过,估计一定会有雷鸣般的掌声;如果是举手通过,想必会是全部举手。在选举中,无记名投票比举手更民主,直接选举比间接选举更民主,差额选举比等额选举更民主。中国的选举有条件“更上一层楼”,走向民主的新高度。
三、尊重少数。民主的首要原则是服从多数,但服从多数决不等于无视少数。尊重少数也是民主的一大原则。服从多数不易,尊重少数更难。只要是开放平等的讨论,少数人提出的不同于多数人的方案,或多或少都有助于多数人方案的缜密。在大目标、大前提一致下的挑刺就是完善,是难能可贵的完善。再说,认识是过程,真理是相对的。真理有时也会在少数人手里。现在“前瞻性”这个词很时髦,应当承认富有前瞻性认识的往往是少数人,也只能是少数人。因此,在推行多数人的方案时,千万不要忘记少数人的意见,这样才能防止思想走直线,行动走极端。坚持“服从多数、尊重少数”的两点论,才不至于忽左忽右地“翻烧饼”,不至于搞那种“绝对肯定、绝对否定”的大起大落。
四、民意测验。合不合乎民意是检验我们各项工作的试金石,而民意测验则是了解民意、集中民智的一个有奇效的方法。民意测验虽然不同于民主决定,但它可以起到微调的作用,起到在“风起于青萍之末”时就能感知的效果,因此,一定要把民意测验贯穿于民主程序的全过程。长期以来我们千百次地用外国所做的民意测验来分析、判断外国的事情,不知为什么我们自己却很少经常运用民意测验。原因可能是缺乏自信,或者承受力不强。近年偶尔也有点民意测验,不过不够科学,这是值得严重注意的。任何调查方法都是有用的,可是任何调查方法都是有片面性、局限性的,因此,民意测验应当是多种调查方法并用,实行互补,提高信度和有效度。
五、新闻监督。“人要脸,树要皮”。不少人不怕内部通报,就怕公开见报。新闻监督既是党内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社会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新闻监督的力度与腐蚀度是成反比的:监督的力度大,腐蚀的程度就轻;监督的力度小,腐蚀度就重。中国的媒体不能说没有监督,但要承认监督的力度不足。大报不如小报,小报不如网上。网上有真有假。之所以有假,用得上中共领导人的一句老话:“大广播不发达,小广播就发达。”虚假信息泛滥是主流媒体失语引出来的。身正不怕影子斜,新闻监督一点也不可怕。鱼龙混杂的问题是很容易解决的,办法就是两句话:“监督有功,诬陷有罪。”
六、民主党派的民主进程应该迈出更大的步子。中国有八个党派被称作民主党派,其实共产党也是很讲民主的政党。比如中共八大时中委的选举,就是先海选中委候选人,再对候选人投票的。毛泽东只提过一个名字,那就是在海选中委候选人之后,毛见王明票数极少,提出:“希望大家选陈绍禹同志。”八大中委选出后,中委名单的公布不是按姓氏笔画,而是按得票多少为序,透明度是高的,开国元勋的承受力是强的。共产党在半个世纪前可以做到的,冠有“民主”二字的民主党派今天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呢?等额选举的高票,是建立在沙滩上的。民主党派应该在协商民主和选举民主上迈开大步,做点试验,即使失败了,无非是付了笔学费,不会影响全局。倘若不能八个党派齐步走,有一两个党派先行一步也是应该的。近年,有的党派率先实行差额选举,率先由代表直接选出党派中央主要领导人,是可喜可贺的。
七、社会组织的民主进程应该迈出比民主党派更大的步子。社会组织的性质是共同体,是自治、自理的组织,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因此,更应当把民主“化”起来。有话大家说,有事大家议。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如果能让“女娲”说话会有助于补天。在“民主化”初期免不了出洋相,闹笑话,甚至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可这是“产前阵痛”,是在学游泳时呛了口水,是社会组织为社会主义民主作出的奉献。如何学会民主?要在践行民主中学习民主,在提升民主进程中学会提升民主。民主生活本身就是学习民主的大学校。
八、营造良好的民主生态环境。民主是好制度,民主是好作风,民主是最佳生活方式。没有民主就没有干群和谐,就没有科学决策,就没有社会主义。而要民主就必须把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还给人民群众。首先是个知情的问题,当务之急也是知情的问题,不知情如何参与?而与知情有不可分割联系的是公开、透明。不公开、不透明如何让人知情?官员公布财产就是让人知情的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在许多国家是司空见惯的,也是干部队伍纯洁的起码保障。不知什么缘故,我们至今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不出来。这是难以理解的。西欧、北欧资本主义国家能做到,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没有任何理由做不到。为了确保人民群众的监督权,被监督者一定要有雅量。最近中央领导畅谈雅量,立即受到欢迎。“雅量”者,能够听得进批评也,不要一触即跳,不要鼠肚鸡肠,不要打击报复也。“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相辅相成,高度民主就一定会充满人间。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3期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