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1 黄庆勇
 黄庆勇(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副秘书长、民建广东省委员会副主委)
 
无数事实证明,无论是应对危机,还是发展兴国,都离不开“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同时,也应清醒地看到,只要政府与民争利的“非生态”窘境不改变,“以人为本”的政策措施就会受到特殊利益的干扰,大打折扣。
改革开放历经30余年,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经济体制与行政体制暴露出来的问题已胶着在一起:虽然僵化教条的计划经济打破了,审批经济还依然故我;虽然传统低效的命令经济打破了,政府经济却欲退弥彰;虽然独家经营的统制经济打破了,垄断经济仍雄霸一方……说到底,其实还是行政体制问题。
在人性不断觉醒的文明社会,那种发号施令的绝对领导角色,越来越受到质疑和排斥。人性得不到尊重或人性扭曲的国家或社会,很难有持续发展的活力和深远的影响力。就政府领导力影响所及的范围内,如何树立共同理想,实现共有价值,这是需要各级政府认真回答的。在笔者看来,只有普世价值与济世理想、平等权利与社会责任贯穿始终,才能最终凝结为政府的人格力量。不践行社会责任、不信守平等道义的政府,是没有公信力的,其领导资格也应受到质疑。
在奥运会中,不同文化背景的各国参与者为了竞赛走到一起,跨越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的巨大差异,这种奥林匹克精神清楚地提示人们:平等、自由、公开、公平、公正、和谐、共享才是普世价值。人类社会实践中有如此现成、如此完美的“奥运秩序”,为什么不能推而广之,成为政府人本化治理的范式呢?
我国现有政府机构规模及公务员队伍越来越大,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肃贪应先简政,倡廉不如限权。应按照有限政府、“精政强民”的要求和“大部、小省、减市、精县、改镇”的长远路线图,进一步深化行政体制改革,从制度设计上尽可能革除制约和消减市场机制有效运行的人为障碍,保护和振奋民气,凸显民企和民众推动发展的主体地位和作用。笔者有五点建言:
一是重新界定政府职能。凡是市场、社会、民众自身能管可控的事,比如办企业、谋利益、求发展、行人权等,政府绝不越位揽事和错位行事,已揽之事一律退出复位;凡是市场、社会、民众不能及和不愿做的事,比如促进生产力、宏观调控、社会管理、公共服务、国防外交等,政府则当仁不让,绝不缺位;凡是需要调动市场、社会、民众力量共同参与的事,比如慈善公益事业等,政府要放手发动、充分信任,引导企业和民众履行社会责任。政府的强势要从对经济管理和市场的干预上,转到改善民生、促进生产力解放和维护公平正义的当然责任上。
二是科学设置政府机构。除按中央部署实行职能有机统一的大部门体制之外,还应在个别地方先行试点,率先探索试行决策权、执行权、财权、监督权“四权”分设的机构体制改革,健全部门间既协调配合又相互制衡的行政机构运行机制。作为“新大部制”的试点,可设立统一对口的四大机构系统:运筹与发展委员会——决策机构,主理政策研究、总体规划、发展布局、宏观调控等;社会经济管理委员会——执行机构,履行社会经济综合管理职能;财税金融委员会——理财机构,执掌财政和投资融资大权;行政监察委员会——监督机构,行使廉政勤政的监察职能。四个委员会均实行委员会议决策制,主任委员分别由政府四个副职兼任,委员由下属部门正职担任。监察委员会实行垂直管理体制。精简后的政府各职能部门,按大职能相近相关原则分别归口下属于四大机构系统,下属部门能撤就撤,可合则合,不要求上下对口。
三是减少行政层次。全国可扩至49个省(市、区),以纪念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省级政府机构数、公务员数和审批权限都相应作“小化”和“瘦身”改革。此为“小省”。探索大幅度减少地级市数量,逐步把地级市改为管区不管县的地级城市。市辖区按社区管理,不设一级政府建制。设立地级城市的其中一个硬件是市区常住人口不能低于100万。地级城市可定位为省的直辖市和经济增长卫星城或次中心,主要是延伸省会中心城市经济发展极的协动功能。硬件不够的地级市全部改为县。所有地级城市均不管县。此为“减市”。县级政府作为基层政府,直接面对民众,职能、机构、人员都要健全精干,进一步强化其综观管理的权力和能力。部分县城与地级城市紧密相邻的县(市),一律改县(市)为区,保留为县的县级市全部改回县的称谓。所有县都升格为副地(厅)级建制,由省直接管辖。此为“精县”。鉴于镇级普遍功能不全、职能不清、债台高筑的情况,可逐步取消镇(乡)作为一级政府建制,统一改为县的办事处。此为“改镇”。
四是下放管理权限。县级政府是治国安邦的基点,应拥有与之相应的行治权。过去上收的各种事务性行政权,以及上面管得太多的权力,都应下放到县,实现责权利的统一。同时,以最大限度的开放为手段,除极少数垄断性、强制性、公共福利性、保护性、非常性(战争、大灾)和涉及国家安全的经济项目,实行中央或省级政府直接管制、积极干预之外,其余项目全部实行积极的不干预政策,在各级政府积极引导下,放开放活,由市场自由配置。对于符合国家和省颁布的产业政策要求和依法办理相关核准登记的投资项目,实行“事前不审批、事后才监督”的非审批管理办法。
五是规范政府行为。政府做任何决策,都应先进行一项否决程序,即对需要研究表决通过的事,先行审查是否应该由政府去做,立足点是不应由政府做的事项决不去做。各级政府不能干预市场的正常运行,要把政府调控市场的一切决策,置于市场经济的基础之上,以市场经济规律为依据,切实防止因为市场的固有缺陷,而任意把政府凌驾于市场之上。应抓紧研究出台《政府法》,依法规范政府行为,维护行政秩序,确保令行禁止,建设法治政府。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3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