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01 陈 锋
朱永嘉又活跃了,又开言了,而且还写了不少文章见诸媒体。
提起朱永嘉,改革开放后出生的人恐怕不知此公为何人,但是从“文革”浩劫中走过来的人却对他知之甚详。当年,此人可是“四人帮”把持的上海滩上一个呼风唤雨、炙手可热的人物。他和他所掌控的“四人帮”上海爪牙的帮刊和舆论工具,可是为“四人帮”祸国殃民、篡党夺权之梦想大计立下了大功。后来,此公受到了应得的惩罚,服了刑,剥夺了政治权利。按理说,服刑期满后,他应该感谢党和人民对他的宽大,老老实实做些对人民有益的事情。但此人却不安分,又操起他驾轻就熟的一套,继续指鹿为马,写了一些仍带“左”毒横行时期色彩的文章,送到香港某些对“文革”历史不了解,或是对内地本来就怀有偏见的媒体,或是内地某些不知其底细的媒体去发表,或明或暗地为“四人帮”、为那段历史招魂。而那些东西又被人放到了网上,去蒙骗更多的不明真相者。
邓小平在1992年南巡讲话中精辟地指出:“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个论断我看要长期坚持。我们党我们国家受“左”的一套的祸害实在是太深重了。但我们有些同志太健忘,太易好了伤疤忘了痛。古语云:月晕而风,础润而雨。未雨绸缪方是因应之道。对于朱永嘉们表现出来的活跃和他们所发出的声音,不可掉以轻心,切不可让他们那一套死灰复燃,搅乱我们国人花了那么大气力才得来的国家民族的大好局面。
 
给三鹿奶粉颁大奖的机关曾否反思
   王则柯(广东•广州)
 
网友发现新华社关于毒奶粉去向的几个报道相互矛盾,在博客上发文提出疑问。原来,新华社在最近的一则报道中引用“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工作办公室”称,目前毒奶粉绝大多数被销毁,没有进入消费市场。但是另一篇报道却说,从技术上而言,目前没法销毁,因为用作燃料对锅炉损伤太大,作为水泥生产的配料又发现生产的水泥不合标准,大批量填埋又担心被别有用心的人挖出来偷偷使用。“问题奶粉的销毁竟在技术层面搁浅”。博文希望“食安办”将目前所掌握的毒奶粉封存、销毁的品牌、数量、封存地点、销毁地点、销毁方式等信息予以公开,以取信于民。
同样是新华社的报道,一方面说问题奶粉“绝大多数被销毁”,“没有进入消费市场”,另一方面说不断发现新问题,叫我们相信什么好?
三鹿奶粉事件是在2008年暴露出来的。可就在这年的1月8日,“北京,人民大会堂灯火辉煌,花团锦簇,国务院隆重举行了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中国乳业界20年来空缺国家科技大奖的局面终于被打破——三鹿集团‘新一代婴幼儿配方奶粉研究及其配套技术的创新与集成项目’一举夺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国家科技奖是由国务院授予的、代表我国科技发展水平的最高奖项,获奖者都是在当代科技领域取得重大突破,或者在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中,创造突出的经济或社会效益,具有最高的权威性、公正性和影响力。”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是科技部具体操作的。我们感到困惑的是,三鹿奶粉事件暴露出来已那么长时间了,科技部是否曾作出任何反思?是否曾对公众作过任何交待?一方面,三鹿奶粉毒害了我们几十万娃娃,另一方面科技部给予它高度的褒奖。这两件事情,怎么能够相安无事地和谐在一起?
科学技术鉴定和国家奖励,应该经得起质疑和检验,经得起历史的问责。也许,他们已经向国务院检讨?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国家奖励是非常崇高的奖励,人民应该有知情权。科技部当初是怎样组织鉴定的,聘请了哪些专家和官员组成鉴定或评定委员会,专家意见又是怎样的,都应该让老百姓知道。如果不是这样,而是黑箱操作,出了问题以后没有人需要具体负责,就难以挽回政府公信力的巨大损失。
前面说新华社的报道相互矛盾,这个倒是可以“一分为二”,让人看到一点点进步。如果网络环境下还是要厉行“舆论一律”,只怕新问题的暴露也难以得到任何程度官方渠道的承认。
 
 
立法机构不该知法违法
           顾海兵(北京)
 
《新京报》2010年1月31日刊发了这样一则新闻:马某某当选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按法律规定,随后他将向市人大常委会提交关于辞去市公安局局长职务的请求,市人大常委会将任命新的公安局长。因为依据宪法相关规定,市人大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不得同时担任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的职务。这就不能不让我产生疑问:有关部门是否知法而违法。因为既然依据法律,为什么在马某某没有辞去行政机关职务时就选举他担任立法机关的职务?马某某早几天或早若干天辞去市公安局局长职务有什么不可克服的困难吗?
什么是法治社会?就是任何人都没有不受法律约束的特权。中国所以离法治社会尚远,首先不是因为老百姓违法,常常是国家机关及其官员知法而违法,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切记:法有规定者任何人必须遵守;法无规定者老百姓可为但公务人员未必可为。所谓随后的请求辞职并不能否定其同时任职的本质,因此并不能证明其合法性。
 
 
博士为何“一代不如一代”
   金陵客(上海)
 
有调查显示,六成人考博是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2009年7月18日的《中国青年报》用了一个疑问句做标题:“博士一代不如一代?”标题后面的这个问号,大有深意。报道还引用了某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的“直言”:“我没有量化的数据,但我对自己的学生有一代不如一代的感觉。”
决定博士生培养质量的因素固然很多,但我赞成许多受访博士的观点,即“导师不仅影响博士的在读阶段,也会影响其一生”。这份调查报告说到在读博士的诸多困惑,比如“杂事多,无法专心工作;得到的指导不足;经济压力大,生活需求不能满足”等等。理由虽多,然导师是否尽心尽力,恐怕是最根本的一条。说“杂事多,无法专心工作”,请问“杂事”到底从何而来?说“得到的指导不足”,请问导师不尽心尽力指导学生,到底在忙什么?所以,与其说学生“一代不如一代”,不如找找别的更重要的原因。
比如说导师“一代不如一代”。2009年7月3日《南方日报》报道北大硕士跳楼身亡事件,引用专家的观点“师生关系的功利化,已经成为一种愈演愈烈的社会现象”,就是证明之一。导师当“老板”,学生一声不吭充当廉价劳动力的现象,并不少见,师生关系,有时变得比雇佣关系还要残酷。今日高校有的老师,早已是名副其实的“老板”,甚至是“血汗工厂”的老板了。至于学生抄袭,导师署名,就更不足怪。学风败坏,文风败坏,导师之责任无可推诿。
当然还有培养模式的问题。不久前去世的任继愈先生,生前也带博士生。任先生说:“社会普遍反映现在的博士不如从前的大学生顶用,学位贬值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培养人才不能像蒸馒头,个个都一样。”任先生又说:“人的天性禀赋是不一样的,用一种模式培养人才,只会削足适履,造成‘南橘北枳’的结果。”
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儿子八斤,孙子还有七斤,曾孙女儿只剩六斤,她天天感叹“一代不如一代”。“九斤老太”不懂基因学说,不知道根子在哪里,她只以为自己既然是九斤,当然很有本钱批评别人。今天的学者不会只有“九斤老太”的水平吧。
 
 
民国史札记:邱清泉之“你先走”
   伍立杨(海南•海口)
 
1942年,国民党第五军在昆明近郊老侯街集训。张滋绪是训练班教官,有人推荐他到第五军任参谋处长。当时他想,邱军长雄才大略,自视很高,靠山也硬,恐怕难以伺候吧?
结果,他竟与邱清泉相处和谐,并对其人格有了亲身的感受。当时第五军参加缅甸战役回国后,部队亟待整顿,不幸军中有一股赌风。因为抗战时期生活艰苦,有的人兼营副业,以维持生活。像张滋绪这样没有裙带关系和背景的人,只有流汗劳作,以勤补拙,期有小补。他编了一本《参谋业务十讲》,利用处务会议时同参谋讲述,此所谓在职训练,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邱先生认为其所论列多中窍要,深切时弊,甚为赞赏并公开褒奖。
张滋绪深有感触地写到:“军长邱雨庵公,是了不起的指挥官,军校二期,德国陆军大学毕业,为人爽直痛快,颇富感情,具有大将之风。我同军长邱公,在业务上配合得很好,他具有德国军官干脆的精神,做事不拖泥带水,而我有一股壮年的干劲。记得他对半实地演习、沙盘演习、小部队作战等,指导演习时头头是道,经常熬夜讲授。他把手叉腰,不看讲义,假设多种情况,嘱部属当场作答。他对军事学小部队作战诸原则,可以称得上滚瓜烂熟,还送了我许多参考书,部队干部,莫不敬佩。”(张绪滋《难忘邱雨庵军长——第五军往事》)
而在危难关头,最见邱清泉有担当之人格。
南京保卫战,教导总队最后撤退。日寇开始疯狂屠城。总队长桂永清命令烧毁文件及抛弃辎重,然后招呼邱清泉一起走。邱清泉站着处理文件,冷静地说:“你先走吧!我暂留下,再和各团营通话,研究撤退的办法。”参谋刘庸诚烧完地图后,邱清泉说“你受过伤,你先走吧!”这时,地下室内,只剩下邱清泉和他的两名卫士了。暗淡的光线中,只有他的烟头在一闪一闪地发光。教导总队已是战斗到最后的部队,他又是最后的最后。
十余年过去,到了徐蚌被围,风雪紧急中他在徐州花园出席军事会议。其时谣诼忽起,风鹤频惊,战场骚然,他预感祸机即将来临。回到兵团部,看到政治部主任吴思珩坐在角落里,即朗声喊道:“吴思珩,我看你给我下去好了,跟我这么多年,何必白白跟我在这里牺牲!”吴氏答道:“报告司令官,我是政治部主任,作战时不在职位是要枪毙的,怎能下去?”邱先生说:“不要紧,我下手令派你去南京。”(《吴思珩先生访问纪录》,《口述历史》总第8期)10月30号,吴思珩便以去南京领每人两银元的黄泛区会战犒赏金为由,离开战场。他走后的第二天,津浦路就断了,若迟一两天定无法脱身。吴在南京领了25万银元,装成50大箱,但已无法投送战场。
相对于廖耀湘、孙立人、张灵甫等同样高学历的指挥官,邱清泉更有一种别样气质。患难忧虞之际,更见其胸怀。胡林翼尝谓“兵事为儒学之至精,非寻常士流所能及也”,在他们这代人身上体现得元气淋漓。但在历史的时段中衡量,却不幸只是昙花一现。
邱清泉,这个在抗日战场上屡立战功的将领,最终为时势左右,陈尸内战疆场,借用一句旧话,实在是“忒可惜了”。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6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