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第6期 2010-06-01 吴 戈
记得若干年前,朱镕基总理视察某中央新闻媒体时,鼓励该媒体做好“人民喉舌”,陪同视察的某部长连忙补充说:也要做好“党的喉舌”(大意)。这就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媒体作为“人民喉舌”和“党的喉舌”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很复杂,讨论起来歧见很多,笔者不想为此多费口沫,只想将两个提法综合起来,仅就“媒体是党和人民的喉舌”这一点谈谈看法。
在当下的语境中,“媒体是党和人民的喉舌”这一命题可能大部分人都会同意,即媒体既要上情下达,将执政党的思想、号召、决议、政策传达给广大人民,也要下情上达,将广大人民的思想、愿望、要求、呼声、情绪反映给党和各级政府机构,以达到上下交流、沟通,理解、互信的作用。中国最古老的著作《易经》有《泰卦》,中云:“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 对此,王弼作注说:“泰者,物大通之时也。”指的是“天地之气融通”,“万物各遂其生”的理想境界。这个境界的特点是既“和祥”又“通泰”,用现代语言来说,大概就是“和谐”了。可见,上下交通是自然界和谐的必要条件,也是人类社会和谐之必要条件。
基于上述道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媒体,其职能自然是:既要成为执政党的喉舌,也要成为人民的喉舌,使上下交通、交流,共同促进社会的发展、进步、稳定与和谐。然而,令人忧心的是,这些年,媒体作为“人民喉舌”的功能似乎被淡化了,在某些官员的脑袋里,甚至已经荡然无存。试举两例:
不久前,《人民日报》下属《京华时报》的一位女记者采访某贵为省级大员的人大代表,提出了一个人民群众关心而为该大员所不喜的问题。这本来是个宣示党和政府反腐倡廉决心的好机会,不料因事涉负面事件,该大员勃然不悦,先是查询该记者的隶属单位,继而斥责:报纸是党的喉舌,你怎么提这种问题?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训斥之后,这位大员居然亲自动手,夺去女记者手中的录音笔。
又例如,不到一年之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向河南郑州某局级官员提出关于房屋拆迁的一个问题。该官员勃然不悦,质问记者:“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
以上二例,虽属个别,但恐怕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官员的普遍心态。
笔者对这两位官员的表现和看法很不以为然。古语云:“民为邦本,本固邦宁。”党和政府是干什么的?恐怕连小学生都会迅速回答,是为人民服务的。从理论上讲,中国共产党一切作为、举动的基点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除了人民利益,中国共产党没有也不应有自己的特殊利益。请问,如果不了解人民的生活和思想状况,不熟悉他们的愿望、要求,不经常倾听他们的呼声,触摸他们的脉搏,如何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如何及时制定正确的决议与政策?如何及时改正自己的错误和缺点?温家宝总理多次强调“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就是在强调倾听人民,特别是基层民众呼声的重要。
当然,了解人民的愿望、要求的途径很多,其一是党和政府的各级领导人到群众中去,做深入、踏实而非浮皮潦草、做秀式的调查研究;其二是召开名副其实的、能让人畅所欲言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其三是热情、认真地接待上访群众,处理人民来信;其四就是充分发挥媒体的“人民喉舌”功能,让人民能够通过媒体,顺畅或比较顺畅地议论国是,发表意见,监督干部,反映情况。窃以为,这几条渠道应该同时并举,缺一不可。其中发挥媒体的“人民喉舌”作用尤为重要,不可或缺。温家宝总理不是提出,要创造条件让人民群众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吗?发挥媒体“人民喉舌”的作用应该属于条件之一吧!
如果只将媒体视为“党的喉舌”,淡化、削弱甚至封锁其“人民喉舌”的作用,结果必将使媒体成为单纯的宣传工具和传声筒,人民无处说话,下情难于上达。党和政府也就可能因此失聪、失明,成为聋子、瞎子,各种险情就会不断发生,虽欲维“稳”而不“稳”。余生也早,经历过从“大跃进”以至“大饥荒”,再至“文化大革命”的灾难岁月。那时候,人民不是没有自己的看法,不是没有“异见”需要表达,也不是没有包括饿死人、人相食一类的紧急情况需要反映,然而,媒体一律是“党的喉舌”,一片莺歌燕舞景象,一派英明、伟大之声,真实的社情民意何曾有一丝反映,结果呢?
 
(作者系文史学者)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6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已经是最后一条了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