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01 曹保印
“鸭子变不成天鹅,但可以抢到天鹅的池塘。”这句话,写在陈文定著《从底层滚出来》(中国发展出版社2009年版)一书的封面上,和这句话呼应的,便是书的副标题“文盲周立太何以名值千万”。
我对周立太名值多少不感兴趣,这只是一个噱头。然而,看到这句话后,我第一反应是:“就算鸭子抢到了天鹅的池塘,它终究还是鸭子,并且永远都是鸭子。即便天鹅离开了自己的池塘,也还依然是天鹅。”一个“抢”字,暴露了鸭子的蛮横、无理、暴力,文明与素养荡然无存。
因此,我不认为,以代理农民工维权官司出名的律师周立太,是作者比喻的“鸭子”,我从内心深处倾向于他是“天鹅”,是被成群结队、品种各异的鸭子,以种种或明或潜的规则,不停地追逐、攻击、抢池塘,再没能回到自己的池塘,也一直没能落脚于新池塘的天鹅。
这不是天鹅的悲哀,而是社会法治环境被不断破坏和重度污染的悲哀。我们常说的“环保”,是指自然环境保护。环保成为举国共识。但同时,另一种现实同样严峻,那就是社会法治环境。
法若不存,人值几何?社会、国家和民族,又值几何?文明的底线,实际上就是守法的底线。那么,当下的社会法治环境,又是一个怎样的状况?我相信,凡是读了《从底层滚出来》的人,都会在掩卷之时,发一声沉重的叹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无论自然环境还是法治环境,都是长期的破坏和污染造成的。
在《从底层滚出来》里,陈文定写了很多“进来惨兮兮,逃跑静悄悄”的底层农民工在官司胜诉、拿到巨额赔偿款后,马上逃之夭夭,拒付周立太诉讼费的故事,并总结说:“这些‘逃之夭夭’者并不是少数,而是占胜诉当事人的大半。难道真应了那句冷酷的俗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可恨到什么程度?书中写到一个重庆巴南区的农民张某委托周立太打官司,经过近三年的努力,张某胜诉,除了医疗费,被告赔偿他将近25万元。但张某拿到钱后,不但不给诉讼代理费,周立太找他要时,还往周立太身上泼尿。对这类当事人,2007年8月16日,周立太曾发表博客文章《又有一群“狗日的”跑了》,愤然骂道:“真是他妈的一帮畜生!”
底层人的底线如此之低,突破底线又如此之毫无顾忌,俨然一副泼皮无赖的嘴脸,真是当下中国社会的大悲哀。然而,这又是人性之恶难以改变的客观存在,古今中外,一以贯之。事实上,所谓“人穷志不短”,只是自励与励他时的说辞,在残酷现实的逼迫下,“人穷志短”才是事实。
更重要的是,底层人的底线,特别是今日之中国伤残农民工的底线,之所以会如此之低,将“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的良好道德传统彻底抛弃,除了他们自身的原因,如受教育程度不高、法律意识欠缺、经济压力过大等,还和整个社会环境不断降低自己的道德底线密切相关。
阅读《从底层滚出来》,可以看到很多人都在不同程度地突破、进而不断降低自己的底线,从而倒逼很多农民工跟着不断突破、降低已经低到几近于无底线的底线——
政府部门的底线。1997年周立太在深圳为800多名断腿断手的农民工打官司,2001年又为56名被非法搜身的女工提供法律帮助。在此过程中,他告倒了劳动局、仲裁委。这暴露了在劳工权益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也说明一些政府部门突破了自己的政治底线——不但没有基于公平和正义维护劳工利益,反而变本加厉地损害劳工利益。但,这就是现实。
司法机构的底线。一个匿名法官打电话给周立太,说:“你一个断手的案子就要老板赔20万,都像你这么打下去,所有的老板都得被吓跑。到时候,我们的电费谁来交?法院的收入谁来保证?”这话,让周立太凉彻肌骨。我读到这句时,也一样凉彻肌骨。某些法院与当地政府部门、企业利害相连,丧失独立判案原则,更加触目惊心。但,这也是现实。
2001年底,周立太被司法局先是直接扣留律师证,接着被清理。你能说,司法局没突破自己的底线?但,这还是现实。
企业的底线。所有企业都会追求利润最大化,这是企业的本性。周立太的律师事务所也如此,他从来都说自己不是无偿的法律服务,也不是政府的法律援助机构。不过,企业也要有道德和法律底线,那就是不能损害劳工的权益和人格尊严。然而,在这本书中呈现的企业,无一例外地突破了这条底线,不负责任地抛弃受伤劳工,成为普遍现象。这依然是现实。
周立太最值得赞誉之处,并非成功代理那么多为底层人伸张正义的法律个案,而是他不断“上书”推动制度完善的不懈努力。然而,在对有关部门“上书”这件事上,他“一无例外地踌躇满志,一无例外地热切盼望,但一无例外地石沉大海”。
在我看来,“石沉大海”也可以和“突破底线”画等号:接书人可以不接受“上书”人的观点,却应该有最起码的、程序上的“收悉”式回复,哪怕仅仅是形式上的“例行”。这一“上书”制度性的漏洞,恐怕也还需要“上书”吧!当然更该补制度漏洞的是“观点回信”,期待这一天能早日到来。
政府、政党、司法机关、立法机关、企业、律师、媒体、农民工等的底线,共同组成了整个社会的底线;反过来,整个社会的底线,又直接影响各组成部分的底线。这是一个永不休止的逻辑循环,无论是良性还是恶性,规律都一样。因此,要想提升底层人的道德底线,就必须全盘谋划,而不能就底层说底层。否则,就会陷入怪圈,并且越陷越深,以至于绝望。
令人欣慰的是,周立太不但没有绝望,而且在屡被突破底线的底层人伤害之后,依然不改初衷,表示将以自己的人格和行动,让请他打官司的打工族放心,他将继续为伤残农民工代理官司。只不过,他会一方面为农民工维权,一方面也为自己维权。他不但要继续维护“可怜之人”的合法权益,更会生命不休“上书”不止,努力推动社会发展进步。
《水浒传》中有一个英雄名叫鲁智深,绰号“花和尚”,盖因他做提辖时英雄救美,三拳打死欺男霸女的屠夫镇关西,做和尚后又不戒酒肉,上了梁山更杀人如麻。然而,也恰恰是他做到了顿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在《从底层滚出来》中,肥肥胖胖的周立太也曾在巨大压力下,有过出家的心境,并真在寺庙里住了两天,但终因扛不住一日三餐的素食,返回重庆,继续吃肉喝酒。他能否像鲁智深那样“立地成佛”,我不敢说,但我相信,他和鲁智深都是有佛缘的人,因为他们身上都有朴素的、慈悲为怀的佛性。
事实上,也正是这种佛性,使周立太艰难地从底层“滚”出来,又爽快地“滚”进底层去,救助底层人的灵与肉。这样的一个人,不正是表面上被鸭子抢走了池塘,实际上从未离开过自己的池塘的天鹅吗?所以,占有了池塘的鸭子永远是鸭子,失去了池塘的天鹅永远是天鹅。不过,我要郑重警告鸭子们:天鹅之殇,绝非鸭群之幸,而终将酿鸭群之大悲剧。
 
(作者系《新京报》首席编辑、评论员)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9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