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01 十年砍柴
——重新打量文化强省广东
 
   十年砍柴 (时评作家、知名网友)
 
文化强不强,不是看有没有大剧院,也不是看挖出几个帝王陵,而是看在社会发展中,能不能及时提供先进的思想资源,能不能营造一种宽松的、符合时代特征的大众舆论空间——只有这样,人的创新能力才能喷薄而出。单凭广州市民可以批评“亚运会”,就能看出这是个文化强省。
 
广东省大力倡导建设文化强省。广东省委书记汪洋2010年7月初和网民代表交流时,说了一句饱含深情的话:“不要让岭南文化在我们手中断代。”当时,笔者忝列9名网民代表之一,闻此言,不由得想起少年时粤风南来的种种片段。
我的少年在湘中度过,就读的高中在一个古老的小镇上。时值1980年代末,开始有一些人南下广东打工,而电视的逐渐普及,使粤风无声地吹到三湘四水。记得当时热播的连续剧《霍元甲》、《陈真》和《上海滩》都是香港拍的粤语片,一时间,善于接受新生事物的少男少女用粤语唱起了:“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浪奔,浪流……”年轻人能说几句粤语,是很时髦的表现,而一些常用词也渐渐被粤风改造。譬如在此之前,湘地将不学好、混世界的后生仔叫“水老倌”,此后就如广东一样,将此类人称为“烂仔”。
后来我负笈北上,从此滞留北方,尤其在北京呆了17年,对皇城文化、帝都文化或多或少有些认识。粤风似乎离我远了许多,但若细究,粤风的影响无处不在,包括对有着强烈文化优势心理的北京人。
广东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里一直就是个文化强省,因为它一直在对中国各省输出新思想新文化。而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中,多数时候,岭南人对中原、对北方甚至对巴蜀之地的文化是仰视的。
一千年前,苏东坡从经济繁华、文化昌明的中原,贬谪到被称为蛮荒之地的岭南,又一路向南,到雷州,再到海南。那时候苏大学士伤心的不仅是地理上与首都万里遥遥,更有一种被主流文化抛弃的沉痛,所以他在一首诗中写道:“杳杳天低鹘没处,青山一发是中原”——担忧自己老死在岭南,尸骨不能回到中原。而因战乱迁徙到岭南的一些客家人亦如此,他们叮嘱子孙将自己的骨殖装进陶罐里,就是希望有一天后代能将他们的骨殖迁葬回河、洛地区。
而到了晚清,风水变了。广东人一改对中原文化仰视的劣势心理,广东成为开风气之先的地区,主导了中华文明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走向。
当下一讲到文化,许多人容易把这两个字引向“产业”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比如有什么样的小说、戏剧获奖了,有多少个赵本山、周立波、郭德纲这样的笑星,或者说弄了几台“印象某某”这样的秀,等等。在文化的层面,这些其实是低层次的东西。真正决定文化的生命力和影响力的,是思想是否解放、眼界是否开阔、人性是否自由。禁锢在圈子里精雕细刻的文化产业或文化产品,可能只是一些类似套在小脚上的绣花鞋那样的东西。
这100多年来,岭南特别是广东一直是中国思想解放、文化创新的发动机。无论从思想层面还是制度层面,在中华文明遇到空前危机时,是广东这块土地上的仁人志士,为中国人找出路,找新的思想资源,比如容闳组织幼童去美国留学,第一批幼童几乎全是广东人;再如康有为梁启超主导的变法,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和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我的故乡湖南近世人才辈出,作为广东北面的邻省,这100多年来颇受惠于广东。梁启超在长沙主持时务学堂,培养了大批三湘精英。单说梁启超那种饱含情感夹叙夹议的文风,就影响了当时一大批青年知识分子。毛泽东早年的文章,就能明显看到梁任公文风的痕迹。
这风水是如何转过来的呢?外因当然是中国在鸦片战争中被西方的坚船利炮打败,被迫开了广州等几个通商口岸,毗邻港澳,西方的器物、文化随之而来。但广东之所以能开风气之先,能从远离中原的文化欠发达地区成为新文化策源地,一个重要因素是新技术特别是新的传播技术,使地理上的距离在缩短。
清末民初,广东是最先引进先进的交通技术、传播技术的省份。比如鸦片战争后第一部真正达到近现代畅销书标准的出版物,可算香山人郑观应的《盛世危言》。此书一出,朝野震动,一印再印仍不敷需求。《盛世危言》的思想不仅影响了当时的思想界,而且影响到后世人物,如康有为、孙中山等。这部书能由广东人写出来并印刷出版、风行全国,一方面是因为广东开放更早,广东人接受新生事物比内地人更早,另一方面就是近现代新闻出版的技术、现代文化企业模式最早在广东落地生根。除了书籍,清末民初岭南有《广东七十二行商报》、《香港华字日报》、《南越报》,这些都是近现代意义的报纸,与传统的“红头文件”——只在官吏中传阅的邸报相比,它对开启民智、建设新文化的意义不可同日而语。 
而过去100多年间所有传播技术的进步对文化的巨大影响,远不如网络技术的出现。报刊、书籍毕竟需要印刷、运输,还在一定程度上受地理距离的影响。在网络出现之前,由于中国的政治体制和社会结构等方面的原因,不同城市、不同地区的文化影响呈现的状态,犹如一颗石子投向水中泛起的同心圆波纹,处在涟漪中心的一定是政治中心,那么当然也是文化中心,然后一圈圈向外扩散,越到外围影响越弱。
而互联网,完全改变了这一切!
网络出现以前,《南方日报》、《广州日报》、《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等报纸办得再好,也只是地方报,全国影响有限。而网络的出现,使媒体的影响从横的层面超越了地域限制,如今广东发行的一些报刊影响是全国性的,一篇深度报道或评论,往往引起全国读者的热捧;从纵的角度说,则打破了中国特色的媒体之间的级别差别,像《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其影响早已超过不少正厅级、副部级甚至正部级报纸。而人际间、地域间思想的碰撞、文化的交流,完全打破了传统的藩篱。文化圈、思想圈不再以地域划分而是以志趣爱好划分,民国时期那种京派、海派、岭南派是受制于地理距离的结果,而今天同在北京城的知识分子,某些人之间可能老死不相往来,而拜网络所赐,其中一些人与广东志同道合的朋友整天在MSN、QQ上交流,宛若住在隔壁。
以笔者为例,1999年上网,上的第一个门户网站是总部在广州的网易,后来经常去的两个社区网站——天涯和凯迪,总部都设在和广东有着近缘关系的海南。而中国年轻人用得最多的网络交际工具QQ,总部设在深圳。也因为网络的出现,有了一批包括我在内的码字工匠,身在北京、上海等地,但思想却常驻广东,一年到头为广东的媒体写稿,关注广东媒体的内容。我算了算,我发表评论或文化专栏的报刊,广东的占了2/3,如《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新周刊》、《同舟共进》等。一个公共事件发生后,北京、上海甚至东北、西北的公众,不仅仅是知识分子,往往会上网搜索,看广东的媒体是如何评论的。
什么叫文化软实力?我认为这就是文化软实力。文化软实力的根本,在于某种文化所体现的思想高度,所呈现的价值观是不是与时俱进,是不是被多数人所接受、所喜欢,而不是看其外表是否华丽。所以,清末的康有为还是个秀才时,身处南海边的小镇,写出那几部书,一下子就天下传诵,比那些一品大员翰林学士词藻优美的奏章影响大得多。因此可以说,在中国,广东一直就是个文化强省。文化强不强,不是看有没有大剧院,也不是看挖出几个帝王陵,更不是自欺欺人自我命名为 “文化副都”,而是看在社会发展中,能不能及时提供先进的思想资源,能不能营造一种宽松的、符合时代特征的大众舆论空间——只有在宽松的舆论空间里,人的创新能力才能喷薄而出。单凭广州市民可以批评“亚运会”,就能看出这是个文化强省。更不用说1970年代末,改革从这里起步;1990年代初,小平南巡,南方风来满眼春。
当然,广东的经济、文化发展到今天,肯定不会满足于与其他兄弟省市相比,而要视野更开阔。看看作为岭南文化支系的香港,那么小的地方,上世纪60、70年代主导了整个东亚娱乐文化的潮流。事实上,粤文化近世影响很大,除了本土的创造力外,港澳当年作为殖民地的特殊地位,使它免受内地风云变幻的政治运动波及,从而相对独立地保持了粤文化的延续。台湾面积不大,人口不过2000多万,也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通过邓丽君的歌声,三毛、柏杨等人的文字,影响着广袤的大陆。台湾以弹丸之地,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维护及其在海外对中华文化的弘扬,成绩卓然。
广东,作为内地省市区第一大经济体,应当有与其经济实力相匹配的文化地位。广东要建设文化强省,应该有超越港台的雄心,当然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其中很关键的一点,我以为是:让人们的思想更自由,让公众舆论有更大的空间,这些,是建设文化强省的源头活水。而传播技术的突飞猛进,必定在广东建设文化强省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9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