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30 本刊记者 曾东萍

张亚中:解决两岸问题要有民族高度

本刊记者  曾东萍

 

“一中三宪”:“一国两制”的新认识

 

《同舟共进》:您对马英九的两岸政策如何评价?台湾民众支持这种政策吗?

张亚中:台湾民众基本支持马英九的“维持现状”。但是,“维持现状”只是一种讨好式的政策。马英九主张“不统、不独”,是对统派说“不独”,对独派说“不统”,大家都满意;而不是对统派说“不统”、对独派说“不独”,让大家都不高兴。因此,马英九“维持现状”的说法,在一定程度上是妥协与讨好的产物。“维持现状”这四个字有语言上的盲点,在哲学上也是不存在的,正如一个人是有机体,是会不断成长的,两岸关系也是一个有机体,任何有机体都不可能维持现状,而是一定要不断往前走。

马英九执政一年多来,做得比较好的是两岸关系,大陆方面不断给出一些惠台政策,包括在台湾的外交空间问题上,大陆也释出善意。一定程度上可以这样说:马英九执政一年多的成果是建立在大陆对台善意之上的。但这种善意能持续多久?你自己有没有方向?能不能通过两岸互动使大陆的社会建设也有一些改变?这是马英九要思考的问题。

目前台湾民众大概有五成是满意马英九的,但作为观察家,我们看到了马英九政策背后的问题和陷阱。台湾的民调是很脆弱的,台湾有一句话:民意如流水。一个领袖不可能依靠讨好民意来治国,最重要的是马英九能不能把台湾带往更好的方向。但现在还看不出来,特别是在两岸问题上。

《同舟共进》:两岸学者普遍倡议制定两岸政治关系发展的路线图,您怎么看?

张亚中:我曾提出“两岸统合”的七大构想:文化统合(如两岸文字趋同化,简繁体整合)、货币统合、经济统合、身份认同(促成“中华卡”,两岸居民持卡可免签证进入另一地区”,“中华卡”可涵盖港、澳地区乃至全世界华人)、安全认同、国际参与(以“两岸三席”的方式处理,即北京代表团、台北代表团与两岸共同体代表团共同出现在国际组织中)、和平框架。以上七个构想,都有很具体的内容。现在两岸之间最需要做的,是去落实“和平发展”这个框架,通过点滴的累积,丰富它的内涵。

《同舟共进》:大陆学者和官方对您提出的“两岸统合”构想有何反应?

张亚中: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让大陆的“爱”字里面有个“心”,这个梦想希望能够尽快实现。马英九提倡“识繁书简”,两岸舆论对此评价很高。我所属的“两岸统合学会”在推动文化统合方面,其中一项工作,就是邀集台湾和大陆的专家一起尝试对繁体字和简体字进行整合。有些简体字简化得有点离谱,比如“厂”,里面没东西了还叫“廠”吗?比如“爱”,没有了心还能“愛”吗?也有一些繁体字可以简化,比如“體”可以与“体”并用。可以根据中国文字学的标准去统合,制订新的文字表。

对于我提出的两岸统合,多数学者比较赞同。但我觉得两岸学者最大的分别是:大陆的学者把这些当作一个议题讨论,而两岸统合学会的学者则是带着一种情怀在推动。

《同舟共进》:解决两岸问题的关键是什么?

张亚中:我认为对两岸问题的讨论,最重要的是大家要站在中华民族的高度,而不是仅从双方政治的角度去思考,不要总抱着大陆是不是要把台湾“吃掉”或台湾是不是要从中国“逃掉”的概念。如果大家都怀抱着民族利益和民族情怀,很多问题都可以讨论;如果双方都作狭隘的利益考量,就没法谈了。

我们未来思考的“统一”不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来统一“中华民国”,而是两岸怎样共同创造统一的环境。从“中华民族”的角度看,“中国”应该是两岸一起建构的“一个中国”。我的主张是,两岸都应该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不是两岸哪一方的政府与人民可以独占,而是属于两岸全体人民的。目前法律方面的现状是,在整个中国内部存有两个不同的宪法,各在其领域行使完整的管辖权(即“一中两宪”)。在整个中国内部存在两个宪政实体,并不如一般人所认为的两个宪法就一定是两个国家,比如美国,每个州都有自己独立的宪法,只是在统一后,它们将其中的一些权力交给联邦政府行使。“一中两宪”的两个宪法并不是国与国的关系,而是整个中国的内部关系。在推动统一的过程中,可以在两个宪法之上再加一个宪法,即以“一中三宪”的架构运作,统领的宪法可以只作有关两岸关系定位与走向的原则性规范,两岸仍依据其现有的宪法行使“治理”。这个“一中三宪”的第三个宪法可以共同体的方式来运作,刚才谈到的“两岸统合的七大构想”就提供了比较具体的操作方式。

“统一”并不是只有一种方法,“一国两制”的内涵是可以不一样的。邓小平当初提出“一国两制”就是一种新的方式,那现在两岸也可以探索新的方式。欧盟统合的经验值得借鉴:1950年代起,欧洲精英用欧洲共同体的方式创造了“分中有合,合中有分”的欧洲,在欧盟内部,人员、货品、劳务、资金可以自由流通,绝大多数政策领域也受到欧盟内部超国家组织的规范,它的共同体法律也是超越国家的。

 

两岸关系要做“加法”,不要做“减法”

 

《同舟共进》:有评论认为,2012年是两岸关系取得突破的最佳时期:如马英九顺利连任,在第二个任期的第一年可以有所作为。

张亚中:如果双方有意愿的话,我认为最好的时间是在2012年的3月底到4月初。因为胡锦涛在2012年秋天会卸下中共总书记职务,而保留国家主席的身份到2013年。胡、马最好是以党主席的身份见面。马英九如果连任,是在20123月底开始第二个任期。而“胡马会”最好的时间段是201232945,为什么呢?2012年是辛亥革命成功100周年(1010是辛亥革命的纪念日,但也是台湾的“国庆节”,这个时间不可能见面),而1912329举行的黄花岗起义是辛亥革命的前奏,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纪念碑就在广州,而且329也是台湾的青年节,所以这个日子很有意义。45是清明节,是祭祖的日子,也是很好的时间点。这几天是跨越了政治意涵,也跨越了民族意涵的。如果2012年见面,这是最好的时间段。

《同舟共进》:马英九兼任国民党主席,您怎么看?台湾民众有何反应?

张亚中:最核心的问题是,马要兼任的是哪一个党的党主席,是想做一个偏安一隅的台湾国民党主席还是胸怀中华民族的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以“总统”身份接任国民党主席,从结构上,成为台湾政坛唯一的强人,所以他必须说清楚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要接党主席,“总统”的权力还不够大吗?二是接了党主席,要为党做些什么?党主席和“总统”是两个概念,作为“总统”,因为代表全民,有时必须考虑到不同意见者的立场,但作为党主席,必须对党的理念、方针、路线有明确的表述。不能让人说国民党是没有方向的政党,特别是在两岸问题上。

当然,马英九兼任党主席,如果有心推动两岸关系的发展,是有利的。马可以提出两岸的定位和走向,结合党政权力,在政策的推动上有更大的挥洒空间,这也是兼任的最大意义所在。但马英九现在的两岸政策是“不统、不独、不武”,以“一中各表”这种仅具“防御性质”的两岸定位表述,又以“先经济、后政治”这种“拖”的方式来回避两岸发展的一些重大而根本的问题。这是一种减法,而不是加法,可能把台湾带入一种“温水煮青蛙”的困境而不自知。

台湾民众对于像两岸关系这样的大事的反应是:大家都不去思考,整个社会处于一种厌倦政治的情绪中。经过陈水扁执政8年的折腾,老百姓觉得马英九已经很不错了,不会像陈水扁那样太烂或者太腐败了。但作为一个领导人,最重要的不是硬权力——即“宪法”规定的实质权力,而在于软权力——以“总统”身份享有的社会影响力。马英九是700多万台湾人民选出来的,他应该充分发挥他的社会影响力,提出两岸关系的方向与愿景,清楚地告诉台湾人民:要把台湾带到哪里去。 

 

原载于《同舟共进》2009年第8,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