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30 虞崇胜

解读“权为民所赋”

   虞崇胜(武汉大学政治文明与政治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

 

201091,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在中央党校秋季学期开学典礼上讲话指出:“马克思主义权力观概括起来是两句话: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其中,“权为民所赋”的提法颇有新意。

其实,“权为民所赋”所要解决的是权力来源问题,实质上是解决“主权在民”问题,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人民当家作主。关于权力来源,历史上有所谓“天赋论”(即上天所赋)、“神赋论”(即神仙所赋)和“力赋论”(即强力所赋)之别,“权为民所赋”就是相对于以上三者而言的。因此,确定“权为民所赋”的原则,就从权力来源上奠定了民主政治和宪政制度的理论基础。但是,必须明确的是,“权为民所赋”不只是一个抽象的理论原则,更重要的是一种民主宪政的制度构建和实践过程。只有深入理解“权为民所用”的科学含义,并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实现机制,“权为民所赋”才不会沦为空话。

理解“权为民所赋”,首先要明确赋权主体问题,即谁来赋权。“赋”者,给予也。权力是谁给予的,这是一切问题的核心。

其次,要明确赋权理由问题,即为什么要赋权。这涉及赋权的价值取向,实际上是权力正义问题。只有确立了正义的赋权理由,赋权才有意义。

第三,要明确赋权客体问题,即将权力赋予谁。这既涉及赋权的对象,也涉及权力行使主体。只有将权力赋予那些人民信任的人,人民的权力才可能被用之于为人民服务。

第四,要明确赋权形式问题,即采取什么方式进行赋权,这涉及赋权过程和赋权程序。如果没有法定的公正的赋权过程和赋权程序,就会因为程序的不公正而导致权力的异化,致使权力所有者反而被权力所奴役。

第五,要明确权力行使问题,即所赋的权力是如何行使的,是否有违赋权者的意愿,是否将人民赋予的权力用来为人民服务。“权为民所赋”如果不与“权为民所用”联系起来,赋权者往往会成为权力行使者的奴隶。

第六,要明确权力监督问题,即赋权者能否有效地约束权力行使者。如果赋权者不能有效约束权力行使者,权力行使者难免会滥用权力,整个赋权过程就会被虚置,“权为民所赋”就会沦为空话。

谈到这里,不禁想起著名的“巴黎公社原则”。当年巴黎公社创造的三条原则得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高度评价:第一,所有公职人员一律由普选产生(因此,巴黎公社是民主政府);第二,对于不称职的公职人员可以随时撤换(因此,巴黎公社是有限政府);第三,公职人员享受普通工人的工资待遇(因此,巴黎公社是廉洁政府)。检讨巴黎公社以来140年的社会主义实践,之所以没有很好地解决“权为民所赋”的问题,并不在于理论上没有认识到,而在于缺乏实现的体制、机制和程序,或者说是没有将“权为民所赋”从体制、机制和程序上落到实处。

要真正做到“权为民所赋”,必须明确赋权主体和赋权客体,并且将授权机制、行权机制和督权机制建立起来。

在社会主义中国,所谓赋权主体,就是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权利的全体公民,或者说是一切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他们既是权力的所有者,也是权力的委托者。但是,赋权主体能否担当起赋权的责任,存在赋权者的权利保障和赋权者素养问题。当下的中国,在赋权主体问题上要着重解决的是如何切实保障全体公民的各项权利和权益,切实提高全体公民的科学文化素养和参政议政能力,使他们真正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

所谓赋权客体,即党政军各级官员。他们既是权力的行使者,也是权力的受托者,人民的权力要通过他们才能运作起来。当下的中国,在赋权客体问题上,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提高各级领导干部的政治素质、理论修养、道德情操和管理能力,这些方面直接关系“人民主权”的实现。

所谓授权机制,是指权力所有者如何将权力授予权力行使者。中国在这方面存在一些问题,比较突出的是选举制度不够健全。因此,应该提高对选举意义的认识,完善选举过程和程序,比如规范候选人提名、实现差额选举、保证选举过程公开透明,等等,建立和完善一套由法律规定的授权形式和授权程序。

所谓行权机制,指权力行使者是如何使用权力的。这里涉及赋权的目的能否实现。赋权虽然是行权的前提(即“权为民所赋”是“权为民所用”的前提),但是,如果权力行使者不按权力所有者的意愿行使权力,那么赋权的目的就会落空。权力具有天然扩张的特点,因此必须制定权力行使的相关法律和制度,划定权力行使的范围和边界,促使权力行使者依法行政和依法行为。

所谓督权机制,是指如何监督和制约权力行使者。当下中国在这方面的问题主要是权力监督制约机制不够健全和完善,存在一些盲点和真空,诸如,由于赋权机制不完善,致使权力行使者侵害权力所有者权利的现象时有发生(比如一些强制拆迁事件);又如,由于实行统一集中的权力配置,致使权力制约权力的机制并没有真正建立起来;再如,由于实行一把手负责制,结果对于一把手的制约和监督缺乏有力的措施,等等。因此,为了有效地监督和制约权力行使者,必须建立和健全权利保障机制、权利制约权力机制和权力制约权力机制。

总之,“权为民所赋”是一个复杂的权力运作体系,只有将权力属于人民、权力由人民所赋、权力为人民所用、权力为人民所督连接和结合起来,“权为民所赋”才能落到实处,进而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

可见,“权为民所赋”要真正做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实际上是一场从观念、文化到制度、体制、机制以及形式、程序、过程的权力关系的重大变革,既需要有清醒的认识和勇于实践的决心,还必须有切实可行的体制机制和行之有效的政策措施。这正应了那句老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衷心期待今天的执政者真心实意把它做起来,如此,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12,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