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30 董天策

为了让人民更有尊严

 

广东广州 董天策(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最近几期《同舟共进》的文史文章相当不错,原本打算将本次刊评的重点放在文史文章上,但读完了第11期,我不得不放弃原来的想法,还是决定把评论的重点放在专题策划上。因为“关键词:体面、尊严”,既是一个关系到每个人现实生活的哲学问题,又是一个关系到国家改革发展的现实问题,具有不容忽视的重大意义。

高全喜的《“温饱论”与“尊严论”》对“体面”与“尊严”的探讨相当深刻,他指出:“任何一个社会或国家的发展,并不是先有温饱后有尊严,甚至恰恰相反,从现代政治与法治的视角看,只有确立了自由而平等的现代公民的政治权利,尤其是那些最基本的宪法性权利,温饱问题才有可能真正解决。”因此,“从经济社会学的视角看,先解决温饱后解决尊严,如此说和做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从政治法学的视角看,恰恰相反,只有确立了公民的权利资格,才可能促进社会的良性发展。”如此解读“温饱”与“尊严”的关系,可谓抓住了根本。

王克勤在《一个调查记者眼中的“尊严”》中描述的情形,一是农民向记者跪拜“告状”,二是上访者遭到无情打压,正好反映了公民自由而平等的政治权利并未得到保障的严峻现实。作者不无感叹地说:“‘把人当人’是文明社会的底线与人类文明的基本准则,更是人本社会的原则与底线。”梁晓声也指出:“对于人类的社会,弱者与弱者的群体,和强者与强者的集体,同样拥有‘过上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的权利。此乃天赋之权,其正当性无可置疑。”因此,“讨论什么是‘中国特色’的‘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以及怎样使最广大的中国人过上那种生活时,不可以绕开社会公平正义问题”。而公民的自由平等,社会的公平正义,只有通过全方位的改革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与民主法制建设,才能真正实现。

题记说得好:“从上世纪80年代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到‘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到2005年注重‘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再到今日的‘体面尊严’论,这充分表明,民众的福祉正一步步成为政府施政理念和国家发展哲学的重心。”分析起来,这不仅是国家施政理念与发展哲学重心的转变,而且包括了改革重心的转变,即由经济改革走向社会改革与政治改革。进一步看,其实还包含了文化建设的内在需要。南桥的文章《尊严意味着什么》指出,“要让百姓活得有尊严,需要在信仰、制度、教育诸方面下功夫,不然难以治本”。不少论述充满了真知灼见,譬如:“尊严就是承认不同职业的价值”;“尊严是一项人心工程”,应“着重培养个人做人的尊严,以及和他人的相处之道”;而“言论渠道的畅通,是人民尊严的保证”。

龙永图先生曾说:“我们要抽空冷静下来想一想,经济发展之后,如何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国家——不是少数人受人尊敬,而是每个人都享有尊严,每个人都体面地劳动,体面地生活。”的确,只有每个人都享有尊严,每个人都体面地劳动、生活,富强而文明的国家形象才能最终建立起来。

引申开来简单说一说国家形象,我以为这期“前沿观察”的一组文章谈得相当到位。韩方明说,“良好的国家形象来自于国民的真实幸福感”,“国家形象问题的当务之急是重建信仰和价值体系,首先着眼于让每一位百姓幸福起来”。林任君说,中国要提升国家形象,就需要建立长期的公信力。“公信力不是一朝一夕就可建立起来,必须长期耕耘,先建基于本土,取信于本国受众,才能在此基础上巩固增强,受到国际的重视和信任。”而“让每一位百姓幸福起来”,“取信于本国受众”,不正是以“每个人都享有体面和尊严”为基础吗?由此,还可引申出一个重要的结论:保障公民的“尊严”与“体面”,是培育良好国家形象的内在基础。

 

广州亚运会开幕式

 

毛福民(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水滴动漫凌空飞雁/木棉花展涣灯梦幻/国船溢彩越海扬帆/龙舟摆舞巡江出湾/爆竹吐艳圣火腾烧/烟花绚丽醉眼凝天/经济实力酿造甘甜/科技进步美轮美奂/广州亚运激情四射文明共承传/雄风东起携手并肩社会同发展(20101112日)

独立的声音多了,尊严才有保障

 

广东汕头 林本丹(汕头市中心医院医生)我是汕头市政协委员,更是《同舟共进》的热心和忠实读者,每期杂志一到,我的心情都会非常激动。说实话,当今像《同舟共进》这样既有高水平又负责任的杂志少得可怜,中国目前最需要的就是这种刊物和声音。我也知道,要办这样的杂志实在很难很难,非常佩服你们的勇气和魄力。(20101014日)

 

广东广州 韩益民(华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师)一个偶然机会,我读到了《同舟共进》2009年第12期关于庐山会议、陈寅恪去世40周年、鸦片战争等几篇文章,也浏览了2009年总目录,很合我的胃口,准备常年订阅。来广东这么多年,却错过了这样的好杂志,只能说自己是个面墙而立的家伙。现在要谈独立思考和独立人格,谈何容易?希望广东的媒体,能够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关注现实,大胆敢言。独立的声音多了,人的尊严才能有真正的保障。我看了杂志的好文章,也一定会在自己的博客上多谈谈。(2010428日)

 

完全赞同曾彦修先生的建议

 

山东青岛 甘南(青岛广东商会名誉会长)曾彦修老前辈在《同舟共进》2010年第8期的“议政论坛”栏目上发表了《“天下谁人不识君”——再吁留心朱永嘉们》一文,此文是曾老阅读了2010年第6期“耳听八方”栏中陈锋先生的《留心朱永嘉们》一文后写的。曾老借用唐诗《别董大》中的半句“天下谁人不识君”,深刻而又风趣地揭露、批判朱永嘉们在“文革”前后的真实面目。

我读后心里非常畅快。其实,陈锋先生那篇短文我也读过,虽有同感,但不如曾老的感触那么深。原因之一是我未曾读过朱某人的文章,只是在一些其他刊物上(例如全国公开发行而且很有名气的一个诗刊)看到过一些赞颂“红卫兵”行动的威力,甚至公开叫嚣“只有读懂并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的人,才有资格当当代工人诗人”之类的字句。我当时读到这些,心里觉得难受,也曾想过写点批判、质问之类的文字,但终于未曾动笔,心想:现在都在高喊“言论自由,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有几句噪音也不碍大事”。可是近些日子,我在网上看到一些消息,有一些所谓教授、博士之类也对改革开放提出质疑,甚至公开否定邓小平设计的改革开放大计,联想到以上的见闻,才真正感到“我们党和我们国家受‘左’的一套的祸害实在是太深重了”。(陈锋先生语)

我是长期在政治机关做宣传工作的,曾经既受极左思潮的毒害,同时又以极左理论毒害过别人。像我这种类型的所谓宣传理论干部,为了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除了多读一些新书,好好反思以往的工作外,确如陈锋先生所说:“对于朱永嘉们表现出来的活跃和他们所发出的声音,不可掉以轻心”。

曾老的文章有段话:“我最近见过朱永嘉先生的一篇文章,是说1959年庐山会议闹成那个样子,责任在彭德怀等人。这篇文章,我认为媒体应该转载,只要加一个短短的按语,没有批判文章毫无关系——如果太认真去批判,反而要大上其当。”我们不是曾经很提倡“反面教材”吗,我很赞同曾老的建议!(20101013日)

 

读《同舟共进》201010

 

广东深圳 何云华(新华社深圳支社原社长)近几期内容十分丰富,尤其是第10期关于既得利益集团专题的文章,令人击掌赞叹,特此深表敬意。你们是好样的媒体人!(2010108日)

 

广东珠海  包世飞(珠海市建安集团原总经理、党委书记)2010年第10期“议政论坛”栏目的主题是诚信问题,我基本认同专家们的论述,恕我直言,却又觉得虽深刻但不够直率、尖锐,似乎差那么一点点。我的疑问是:我们的政治诚信是否也出现了危机?杜平先生在文章中指出了出现“社会信任”问题的三个原因,我想问:社会信任和政治诚信是不是一回事,有无异同?他说的或许是社会信任问题的原因,但是否是政治诚信的原因,或是根本原因?杜文提出了一个“怪”现象,政府为民谋福利,有很大的功劳,可人民就是不信任政府。是群众不知好歹呢,还是政府确有许多让他们不信任的地方,责任在谁?杜说:“关键在于政府”,我很同意。

如今造假是普遍现象,至于假、大、空,天天都能在一些报纸上、广播中看到、听到,有谁去更正呢?钟沛璋先生说,失信最早源于“反右”,继之以“大跃进”、三面红旗,到“文革”发展到极致,请问,这种流毒或是影响清除了吗?该谁来带头清淤呢?

其实,我也不够直率。难怪。(20101010日)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12,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