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第12期 2011-12-02 谢 泳

也谈“五一口号”中的“万岁”问题

 

      

 

 

张素华的《毛泽东没有在“五一口号”中加写“毛主席万岁”》一文(《炎黄春秋》2010年第7期),否定了郭道晖《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炎黄春秋》2010年第4期)中引述陈友群在中直机关第二组的发言,即“1950年中宣部起初拟订的五一口号中,最后两条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泽东在后面亲自加上‘毛主席万岁!’” 

郭道晖特别注明,他所引用的这段发言,出自当时中直机关的会议简报。李锐在《炎黄春秋》2010年第8期发表文章指出,“这是1980年讨论第二个历史决议案时,朱德秘书陈友群亲口说的,登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案)》的讨论简报(中直第五组第32号,19801117日)。而张素华的文章则是查阅了1950年《庆祝五一劳动节口号》的原始档案。

我先谈一个学术规则问题。

从一般的学术规则上说,郭、李文章给出了文献的原始出处,但不完善。因为引述的是一个从未公开的会议简报,严格说,应当再给出完整影印件。《炎黄春秋》刊发李锐文章时,可能是出于保密的原因,只影印了原件的片断。

张素华引用原始档案,严格说,也不完全符合现代学术规则。因为首次引用原始档案,应当给出:一、档案的具体详细保存地;二、档案的卷宗号;三、使用档案的平等条件;四、档案的完整原始照片。

我不是说张素华不了解这些学术规则,而是说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关于中共党史的研究中,学者的地位是不平等的。也就是说,我们不应当把有使用档案特殊权利的学者和一般的学者放在同一个层面评价。我相信张素华使用档案的真实性,但我希望以后具有使用特殊档案权利的中共党史研究者,要对自己使用档案的前提作出说明,声明自己是以特殊身份获得查阅档案资格的,以保证学术对话的平等权利。

回到问题本身,我补充三条另外的材料:

一、1950510日出版,中宣部负责主编的《宣传通讯》,曾刊出1950423日制定的《中央关于纪念“五一”的方法和内容的指示》,其中提到“在宣传中除依照中央所发口号及关于发展生产的一般宣传外……”,按张素华提示,毛泽东421日即修改了“五一口号”,但奇怪的是《宣传通讯》却没有按照一般惯例刊出这个口号,按李锐文章中说法,这个文件起草过程中可能存在复杂性。

……

(共1753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