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第11期 2009-11-01 涂光群

 

【周恩来、陈毅连续讲话,文艺界迎来“乍暖”之春】

经过1957年的“反右”、1958年的“大跃进”、1959年的反右倾、1960年初的反国际修正主义,自1960年下半年起始,中国走向了全面调整时期。文艺界重申贯彻双百方针,广泛团结作家。722日至813日,第三次全国文学艺术界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毛泽东、刘少奇、宋庆龄、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接见全体代表。

929,周扬在艺术工作座谈会上传达邓小平(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指示:编一点历史戏,使群众多长一些智慧。11月,周扬召开历史剧座谈会,希望历史学家编写历史题材的戏,并请吴晗负责编“中国历史剧拟目”。

196119,吴晗的历史剧《海瑞罢官》在《北京文艺》发表。《文艺报》率先发表“题材问题”的专论(主编张光年执笔),提倡广开文路和言路,“不使任何有志之士,有用之才受到冷淡或压制……”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解放文艺界的创作生产力。

6128日,中央宣传部在北京新侨饭店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讨论《关于当前文艺工作的意见》(即《文艺十条》的初稿)。周扬在会议结束时作总结报告,他说:过去有人把政治理解得很狭隘,这是不对的。文艺为政治服务,不仅应该有表现社会时代的作品,并且还要整理过去的文艺遗产;在有的时候,有的场合,后者起的作用还更大。周扬还说:政治挂帅,政治就不能太多。太多,就削弱了政治,政治不是帅而是兵了。政治是灵魂,灵魂要附在肉体上。业务、艺术就是肉体。没有肉体,灵魂就无所依附了,不知它到底在哪里。周扬最后强调:我们的文艺队伍是可爱的队伍,同党是一条心的。

在这“春乍暖”的时刻,也曾出现康生等人的杂音。康生斥责著名戏曲演员探索现代戏,大声发吼:“谁要马连良演现代戏,我开除他的党籍。”这是时任《人民文学》杂志常务副主篇陈白尘回来后,说给我们听的。

但从1961年初至19629月之前,中央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实事求是总方针,还是卓有成效的。在文艺界来说就是切实执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营造一个宽松、包容、活跃的环境。《人民文学》的张天翼主编、陈白尘副主编就是支持我们编辑这样做的。

1962217,周总理在紫光阁对在京的话剧、歌剧、儿童剧作家讲话,指出:“自解放以来……文艺运动的成绩是第一位的,缺点是第二位的。文艺运动有很大发展,是螺旋式的上升。”接下来,文艺界又举行了两大盛会。

3月,文化部、剧协在广州召开话剧、歌剧、儿童剧创作座谈会,全国科学工作会议同时在这里召开。周总理在开幕式上作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他首先说,过去两年,知识分子的工作条件受到限制,甚至精神也有些不愉快,但在戏剧写作方面,仍取得显著成绩,值得庆贺。接着他谈了6个问题,最重要的是关于知识分子和知识界的定义与地位。他十分明确地说,在社会主义社会,无产阶级同知识分子的联盟属于劳动者之间的联盟。这就从根本上摘掉了长期戴在知识分子头上的资产阶级帽子。

陈毅同志也作了精彩报告。他对建国13年特别是3年困难时期知识分子、戏剧工作者在党的领导下所取得的成就给予很高的评价。他说,今天我要向你们行脱帽礼,说着他对挤满大厅的听众——科学家、剧作家、知识分子们,行脱帽礼,并当场给剧作家海默遭批判的话剧《洞箫横吹》平反。

8月,中国作协在大连召开农村题材短篇小说创作座谈会。主持人是中国作协党组书记、文艺评论家邵荃麟,中宣部副部长周扬也到会讲话。与会作家畅所欲言,谈当前农村的形势、困难,总结经验教训,批评前几年“左”的指导思想对创作的干扰。邵荃麟热望文学创作恢复实事求是精神和现实主义传统。他还主张人物形象的创造应当多样化,英雄人物固然要写,中间人物、落后人物甚至“小人物”也可以写。茅盾、周扬的讲话也都反对创作中的虚夸,赞成作家写自己所信、所见、所感的东西,人物形象的创造应当多样化。 

 

【一个多月后,形势急转直下】

19629月(距中国作协在大连开的会议不过一个多月),中国共产党八届十中全会在北京举行。毛主席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号召,3年调整阶段迅即结束。   

就像1955年的“肃反”文艺界首当其冲一样(以胡风开头),这回,文艺界也不甘落后。而《人民文学》杂志这一小小角落,也立刻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波。我从大连回京不久,大约8月下旬,《人民文学》执行主编李季告诉我,说周扬告知他,李建彤(周扬在延安“鲁艺”时期的学生、刘志丹胞弟刘景范之妻)写了陕北革命英雄刘志丹的长篇小说,建议《人民文学》派人去联系,挑选一些篇章发表。于是我去北京西城一条胡同找到素不相识的女作家李建彤。承她允诺,交给我一份打印稿。责编和我快速读毕,选出一章,经执行主编拍板,决定发在刊物第10期头条。可是还未等看校样,八届十中全会精神传达下来,李季十万火急,要编辑部抽下《刘志丹》那篇稿子。正是八届十中全会上揭出了一个“习、贾、高反党集团”,为首的是习仲勋副总理。毛主席有严厉批示:“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我曾听一位延安老同志说,“习仲勋是西北、陕北地方党造就的优秀干部,1953年曾任党中央宣传部部长。他很正派,温和,实事求是,待人平等,没有架子”。这回是不是株连,我们不晓得。老同志嘱咐我:不要对任何人说。

好险!《人民文学》险些陷入“反党活动”的陷阱,并且差点牵连文艺界领导人周扬。虽然刊物及时撤了稿,有惊无险,但人们已似惊弓之鸟,再也没有上半年那样的宽松心境了。编辑部仍要我传达大连会议精神,我传达完后补了一句:这个会是低调儿的,看来有点过时了。

 

【毛泽东第一个批示:许多部门至今是“死人”统治】

196356,江青组织文章《“有鬼无害”论》,刊登在上海《文汇报》上,批判剧作家孟超创作的昆曲《李慧娘》。孟超写《李慧娘》,写前曾得到康生支持。演出后,康生又大加赞扬,并特地宴请作者及主要演员,表示祝贺。江青批判此戏,全国戏剧界马上转变风向,开始大批鬼戏。1964年夏,京剧现代戏会演闭幕会上,康生摇身一变,把《李慧娘》作为“坏戏”典型,号召大家批判。“文革”中,孟超被迫害致死。

19631212,毛泽东发出了对文艺工作的第一个批示:

彭真、刘仁同志:

        此件可以一看。各种艺术形式——戏剧、曲艺、音乐、美术、舞蹈、电影、诗和文学等,问题不少,人数很多,社会主义改造在许多部门中,至今收效甚微,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不能低估电影、新诗、民歌、美术、小说的成绩,但其中的问题也不少。至于戏剧等部门,问题就更大了。社会经济基础已经改变了,为这个基础服务的上层建筑之一的艺术部门,至今还是大问题。这需要从调查研究入手,认真抓起来。 

(共8300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阅读全文请订阅本杂志。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