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5期 2015-04-28 郑异凡
托洛茨基、斯大林及其他
文│郑异凡
 
    《同舟共进》2015年第2期刊载了两篇涉及苏联历史的文章,一篇谈斯大林的妻子之死,一篇谈托洛茨基之死,内容都不错,但涉及苏联史的几个地方有误,需澄清一下,不为批评,只为普及一下苏史知识。
【十月革命中的托洛茨基】
托洛茨基在十月武装起义中起了重要作用,但是说“他一手领导了十月革命”,有点过头了。举行十月武装起义的最高决策者是列宁,隐蔽在地下的列宁从1917年9月起就不断催促党中央发动武装起义。列宁的倡议,在党内遇到严重阻力,尤其是两名重要领导人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顽强反对举行武装起义。托洛茨基原属区联派,1917年7月与布尔什维克派合并,在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上缺席当选中央委员。七月事变后不久托洛茨基被捕,粉碎柯尔尼洛夫将军叛乱后获释出狱,并当选为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这就意味着布尔什维克党控制了苏维埃,他在苏维埃下设立军事革命委员会,着手具体组织武装起义事宜,委员会的主要成员是布尔什维克和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军事革命委员会是十月武装起义的具体组织和指挥机构,为武装起义取得胜利发挥了重大作用。正因为如此,宣布推翻临时政府的《告俄国公民书》是以“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军事革命委员会”名义公布的,其中宣布,“临时政府已被推翻。国家政权业已转到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的机关,即领导彼得格勒无产阶级和卫戍部队的军事革命委员会手中”。(《列宁全集》第33卷第1页,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所谓从政治上领导起义的政治局,实际上并不存在,是斯大林在1924年伪造的。列宁是10月24日晚上到达领导起义的指挥部所在地斯莫尔尼宫的,而起义工作在24日早上已经开始,早上召开中央会议做出起义的具体部署,分派各中央委员到各关键部位领导起义工作。这时原先反对起义的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也转过来参加起义工作,24日早上召开的中央会议就是加米涅夫主持的。斯大林没有出席这次会议,据说是在《真理报》编辑部。斯大林在纪念十月起义胜利一周年的《十月革命》文章中高度评价了托洛茨基的作用:“起义的全部实际工作是在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托洛茨基同志直接领导下进行的,可以坚定地说,无产阶级很快转到苏维埃方面来与军事革命委员会善于做日常工作是分不开的,这些方面党首先并主要应该归功于托洛茨基。”这篇文章载于1918年11月6日的《真理报》,后来此文收入《斯大林全集》第4卷时上述评价被删去,中央编译局所藏的《真理报》刊载的此文也被剪去,所以复印的这天《真理报》就开了天窗。这完全像奥威尔的小说《1984》中真理部的所作所为。文字可以删去,但实际事实是抹杀不了的。可以这么说,没有列宁的决策就不会有十月武装起义,而没有托洛茨基领导的军事革命委员会的具体实施,也不会有起义的胜利。
顺便说一下,斯大林这篇文章的篇名为《Октябрьскийпереворот》,《斯大林全集》中文版译作《十月革命》,如果直译,应是《十月政变》或者《十月变革》。现在俄国的一些史书,也把十月革命叫作переворот,即“十月政变”,而不用“革命”这个词。”。……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