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9期 2017-10-25 李泉佃

│李泉佃

 

 

 

四月的台湾正值雨季。我们停留的那几天,雨总是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离开南投,赶往台北的路上又遇大雨。于是临时起意,投宿新竹。可是,来不及预订酒店,怎么办?司机说,带你们去个地方吧。这样的雨,那里估计也没多少客人。

车子从新竹城区绕过,拐进一条乡间小道。已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路上有些颠簸,加上大雨瓢泼,倦意阵阵袭来,几位同行昏昏欲睡。又过了近个把小时,司机说,到了。一看,酒店的入口处立着一块巨石,上刻汉隶“南园”二字。等进了门,大家便有些怨气了:这哪是酒店呀,分明是一栋闽南大厝嘛!

放下行囊,服务生提醒说,可以到大堂茶歇。到了大堂,方觉不一般。这栋闽南风格的楼宇,依山而建,大堂设在斜坡下。这样,大堂的挑高就有六七米,显得气势恢宏。

入座后,一杯香茗,一碟坚果,驱散了舟车劳顿。不经意间,抬头发现大堂两侧的高柱上有一副对联:“劳心力能得几时闲,好安排高阁看山,小舟钓水;赏风月不须一钱买,莫辜负满园如绣,四季皆春。”好一派怡然自乐、陶然自得的景象。

走近一看,这副对联是写赠王惕吾先生的,或者准确地说,是写赠台湾《联合报》员工的。

这时,我方如梦初醒——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地方。

 

 

我对王惕吾先生,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快步走出大堂,已是雨后初霁,放眼望去,整个庭院依山傍水,绿树掩映,庭院正前方那宽阔的草坪一直往前伸展。沿着草坪旁的小径走了两三百米,却见草坪正中,安放着一尊汉白玉雕像,下方刻有“正派办报”四个字。端坐着的王惕吾,在厚厚的镜片下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既坚毅又柔和,跟我印象中的典型报人不失毫厘。雕像前有三束百合花,雨珠点点,更显娇艳欲滴。我想,祭拜的人或许就在园里。

再沿着园中的林荫大道走去,樟树、榕树相间而种。据说,王惕吾喜欢樟树,而他的夫人则喜欢榕树,所以建园时就按一棵樟树、一棵榕树那样相间栽种。

曾有记者问过多位台湾人:“南园是什么?”有人说,是座江南风格的庭园;有人说,是人文与自然的共和秘境;有人说,是一个遗世独立的世外桃源;还有人说,是一位从浙江来的老人,晚年对家乡的思念……

而在我看来,南园的内核,无非“同心”二字。说到“同心”,这又要回到同心楼那副对联的内容上。

南园落成后,王惕吾在庭园内加建了同心楼,作为《联合报》系员工的休假中心。取名“同心楼”,象征《联合报》系员工戮力齐心,共创事业。主楼设有的32间双人套房是为《联合报》系的职工准备的,他们每年都可以携家属到此休假一次,免费。

面对同心楼,不禁浮想联翩。

我的案头,一直摆放着王惕吾的《我与新闻事业》一书。每当我在工作中感到迷茫、纠结、困惑时,情不自禁地翻读几页,就会有种豁然开朗、醍醐灌顶的感觉。

王惕吾经营《联合报》40余年,他办报的最大人格资产,就是信仰文化,敬重文人。

新闻界最熟知他的一桩故事:1953年9月,复旦大学新闻系出身的刘昌平,接任《联合报》总编辑才8个月就患上了肺结核。在那个年代,此病无药可医,且因传染性强,很多人唯恐避之不及;但王惕吾却把刘昌平接回自己家中休养,亲奉汤药,照料有加。

后来,《联合报》成长壮大,刘昌平也成了协助王惕吾的重要推手。

王惕吾说:“我不知道世界各国有没有一位职业军人改行从事新闻事业,而在‘新闻战线’打了四十多年的‘仗’;而我,则是由完完全全的一个职业军人,转而到新闻界……”

自知非报业科班出身,王惕吾接手《联合报》初期,常常出现在编辑一线,站在各版主编座椅后当“见习编辑”。那时,个别主编年轻气盛,王惕吾若有所请教,便有人不耐烦,不假辞色;而王惕吾从不多言,总是低着头默默地走开。我想,这也许对他后来“尊重多元意见”的报人生涯来说,是个很好的“入伍训练”。

《我与新闻事业》一书是1991年出版的,时过境迁,今天的媒体格局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王惕吾的许多真知灼见却日久弥新。……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