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4期 2018-04-24 陈 祥

│陈 祥

 

 

美国作为世界强国,它的任何社会治理创新特别是政治经济治理举措,比如此前通过的税改法案,必将对世界产生一定影响。这种影响不仅是结果上的,也包括法案从提出到历经审查、辩论,这前后七个多月的过程本身就是财税治理理念、思想的一种演示。

至于其影响的实际效果如何,积极还是消极,或将见仁见智,但影响是必然的。而且既取决于法案本身的优劣,也取决于各国与其互动的策略与艺术,还有各国面临的不同政治、历史背景等因素。遗憾的是,关于该法案对中国的影响,目前国内大多探讨仍停留在经济层面,而这种分析方法与思路的局限性显而易见,以至于有专家呼吁:必须警惕对美国税改法案的误判。

 

税改法案的影响

 

美国税改法案的实质是减权,给企业更多财富自由,是在进一步完善美国市场经济体制。对中国经济而言,这或将成为倒逼市场经济体制完善的重要外生因子。理论上,如果中国推行减税计划,应能进一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激活市场主体的首创精神,创获更多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增进社会和国民的福祉总量。正如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有助于推动社会发展的平衡与充分,满足人民不断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换句话说,或可促使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出口和消费)前行,促进社会再生产过程中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四个环节的优化。

实际上,早在美国税改法案(初稿)公布前,中国就已做出了减税的应对。2017年4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公布了总规模约3800亿元人民币的减税举措。我们需要关注的是,美国税改法案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如下:一是增加经济下行压力。因为美国减税或将吸引全球资本回流,抑制美国企业在外进行长期投资,给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带来不利影响。二是中国金融稳定将面临更大挑战。三是对中国税制结构影响较大。由于美国是直接税为主的税制结构,而中国是间接税为主,后者缺少“自动稳定器”的功能,是顺周期的,所能起到的有效再分配功能较弱,因此或将加剧现有挑战。如果我们跳出税负与费负的词语之争,从企业经营成本的角度看,中国企业经营成本大的问题不容忽视。

从人际活动的角度看,人民美好生活的满足既需要公共产品与服务,也需要私人产品。前者与公共经济的繁荣及发达程度紧密相关,与公共产品的性价比高低紧密相关,与财政治理水平高低紧密相关;后者与私人经济紧密相关。总的来说,二者的共同逻辑是,自由是公共经济与私人经济繁荣与进步的充要条件,经济越自由,越繁荣。因此,理论上,一切减税举措都有利于经济发展。

而且,减税意味着对国民主权的信任和尊重,是重视和肯定国民在国家治理中的主体地位和作用,自然有助于增进国民与政府之间的理解与信任,有助于人际利害关系的健康与和谐。而且,公共产品性价比的提高,也有助于促进社会人际关系的自由安全与健康和谐,其影响是积极、正向的。

从更广义的效应看,减税意味着增加政治与法律、德治与道德的自由性,提升对人道自由治税原则的敬畏。逻辑上,税改法案的实施如能获得其它国家的积极回应,将有助于优化本国税制及其财政治理体系。如果中国能主动将此作为契机予以回应,将有不少可以发挥的空间。……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