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第8期 2010-11-30 陆茂清

1949:毛泽东拒绝“南北朝”

陆茂清

 

1948年底国共大决战胜负已分,南京政府精锐丧尽,人民解放军已饮马长江北岸。四面楚歌的蒋介石,被迫于194911发表了被毛泽东称为“求和声明”的《元旦文告》,表示愿和谈下野,意欲通过谈判使中共停止进攻,争取时间整顿兵马,卷土重来。“代总统”李宗仁也要求与中共谈判,希图谈出一个“划江而治”的局面,坐稳江南半壁江山。

此时此势,毛泽东需要面对的,是“宜将剩勇追穷寇”打到江南去解放全中国,还是“沽名学霸王”满足于“南北朝”?他坚定不移地选择了“将革命进行到底”。

 

【蒋介石:希望谈出个“南北朝”局面】

1949121,蒋介石宣布下野,但退而未休,在老家溪口遥控时局。

蒋介石与李宗仁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政敌了,但在划江而治这一点上两人高度一致,蒋曾多次向李宗仁表示,支持他与中共谈判,谈出一个“南北朝”的局面。

为迫使中共接受划江而治,蒋介石抢在下野之前,部署军事,给中共施加压力,任命了一批亲信将领担任长江江防指挥官,如以汤恩伯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全盘掌握苏浙皖三省及南京、上海的军事指挥权。又在宣布下野后的1月下旬,在溪口召开会议商讨长江防御,决定把江防分为两大战区,湖北宜昌至湖口以西由白崇禧指挥,有40个师约25万人,湖口以东到上海由汤恩伯指挥,有75个师约45万人,并配备兵舰172艘、飞机230余架,协同固守长江一线。

33,南京政府谈判代表张治中到了溪口,向蒋介石汇报草拟的和谈“腹案”。张治中讲到和谈“限度”即现在所说的底线时说:“我们希望能够确保长江以南若干省份的完整,由国民党领导,如华北、东北各地由中共领导一样。”对此,蒋表示首肯。

蒋表面上是下野了,但引退后两个多月时间里,每天都在发号施令,以备战求和为口号,规划、操纵长江防御作战部署。国防部部长何应钦遵照蒋的命令,组建了12个编练司令部,源源补充训练新兵;已被解放军歼灭的嫡系部队各个师的编制,也很快恢复,并任命了蒋信得过的师长。

41,南京政府和谈代表张治中、邵力子、章士钊、黄绍竑、李蒸、刘斐一行飞抵北平,举世瞩目的国共谈判开始。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身份,向广州中央党部发去指示,以党的名义压迫李宗仁照此执行:(一)和谈必须先订停战协定;(二)共军何日渡江,则和谈何日停止,其破坏责任应由共方负之。

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通过了蒋介石的和谈方针,反对中共渡江。

中常委还按蒋介石的旨意,成立了“和谈指导委员会”,负责谈判的指导与决策,内中多数成员听命于蒋介石。

 

【李宗仁:“我想做到划江而治”】

李宗仁从蒋介石手里接过的是一副烂摊子,唯一的办法是通过谈判维持残局。在代理总统的第二天即122,李即宣称愿以毛泽东开列的8项条件为基础进行和谈。

李宗仁与白崇禧所追求的最大战略目标,就是经谈判求得停战和解,保全长江以南省份,与中共以长江为界,在美国支持下坐稳半壁江山,并彻底取蒋而代之。此前美国总统杜鲁门认定蒋介石已是不可雕的朽木,不再给予支持,决策“换马”,劝蒋退休,让位给李宗仁。

刘斐也是桂系骨干,是李、白选派的和谈代表之一。李宗仁3月上旬约他谈话,对他说:“我主和有三个方面的有利条件,即全国民众要和,立法院多数委员主张和,司徒雷登表示美国支持我讲和,美国人的态度对局势会有很大的影响,这一点,苏俄和中共都是不能不重视的。”

刘斐问:“你想和到什么样子呢?”李宗仁交底说:“我想做到划江而治,共产党总算满意了吧,只要东南半壁得以保全,我们就有办法了。”刘说:“划江而治是你的如意算盘,我估计在目前情况下是很难做到的。”

李宗仁有点不以为然:“你放心去谈判吧,我自有办法。只要把蒋搞倒了,共产党已取得这么多的地方,我想它一时也不能消化。如能确保东南半壁,至少是可以在平分秋色的基础上来组织民主联合政府的。”

李、白政治上作积极谈判姿态,军事上作划江而治的准备,提出和谈时期停止一切军事行动,争取利用3~6个月的时间,编练150~200万新兵,造就军事上的优势,阻止解放军过江。

当时武汉下游长江以南地区,南京政府尚有残存的百余万陆军,空军海军仍是完整的,又有新兵陆续补充,总兵力可达300多万。《李宗仁回忆录》中说:尽管质量不行,无法进行决战,但守长江总该可以的吧?加上桂系的几十万精锐扼守长江,同共产党隔江对峙个三年五载还是可以的。

白崇禧对桂系人物的和谈代表黄绍竑说,我们除了在长江北岸留一些警戒部队外,都撤到南岸布防,我们有海空军的掩护,长江天堑,共军是过不来的。

331日晚上,李宗仁在总统府设宴欢送和谈代表团后,召开了重要军事会议,首要议题是加强长江防务。会议责成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及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命令各部队,严防共军南渡,并就海军沿江巡逻、空军分区侦察以及交通补给等事项作了规定。还责成参谋总长顾祝同加紧组编二线兵团,以资江防的后续梯队。

 

【毛泽东:“斯大林对中国作了一些错事”】

李宗仁说美国支持他讲和,这在人们预料之中。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马克思主义一脉相承、毛泽东尊为“先生”的苏联,居然同意调停中国内战,以长江为分界线。

1949年元旦,毛泽东在他的《将革命进行到底》一文中宣称:1949年是极其重要的一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1948年更伟大的胜利……

110,斯大林发来电报,通报南京政府挽请苏、美、英调停中国内战。电报中说,我们打算这样答复:苏联政府过去、现在都是赞成中国停止内战和实现和平的。但是在同意进行调停之前,它想知道另一方即中共一方是否同意接受苏联的调停。因此,苏联政府想使另一方即中共一方,也被告知中国政府的这一和平举措,并征得另一方对苏联进行调停的同意。

眼看蒋介石就要兵败大陆、解放军行将进军江南,斯大林的电报中却说苏联赞成中国停止内战实现和平,这实际上是支持蒋介石的求和备战。对此毛泽东怀疑,斯大林想在中国搞“南北朝”。

前事不忘,毛泽东想起了4年前斯大林的“不许革命”:抗战胜利日本投降,国民党主力远在西南、西北大后方,而沦陷区都有八路军、新四军穿插其间,毛泽东准备趁此机会发展壮大,甚至在苏联红军支持下拿下东北。因此在苏联出兵的当天,就发表了《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812,蒋介石发出要八路军停止前进、不许擅自行动的命令,并电请毛泽东去重庆面商国家大计。这时斯大林来了电报,反对中共再与蒋介石打仗,说如果中国发生内战,中华民族就会毁灭。蒋介石已经再三邀请你去重庆协商国事,在此情况下,如果一味拒绝,国际国内就无法理解,如果打起内战,责任由谁承担?毛泽东气愤地称之为“不许革命”。

这次,毛泽东当然不会为斯大林所左右,他在给斯大林的复电中婉转回绝:如果苏联在对南京政府照会的答复中,采取你110电报中阐述的立场,美、英、法就可能认为,参加调解工作是应该的,国民党就取得了侮辱我们的借口,说我们是好战分子。而对国民党不满,并希望人民解放军很快取得胜利的广大人民群众,就会感到失望……

毛泽东后来多次提到这件事,始终耿耿于怀。他在1949411的谈话中说:“我们没有听他们的,我们过了长江,美国并没有出兵,中国也没有出现南北朝。”

周恩来也说起过此事。19551月,周恩来对即将赴莫斯科任驻苏大使的刘晓说:“当时军事、政治形势都很好,我们准备南下过长江,解放全中国。苏联对此有看法,要求我们停止内战,实际上是搞‘南北朝’,两个中国。”

毛泽东《论十大关系》中曾说到:“斯大林对中国作了一些错事……解放战争时期,先是不准革命,说是如果打内战,中华民族有毁灭的危险。仗打起来,对我们半信半疑。仗打胜了,又怀疑我们是铁托式的胜利,19491950两年对我们的压力很大。”

 

【白崇禧:“如果中共硬要渡江,他们是会吃亏的”】

李宗仁与白崇禧为了试探中共方面的反应,决定派刘仲容去北平见毛泽东。刘仲容长期以桂系特使身份奔走于中共和各反蒋派系之间,还曾秘密访问过延安,被毛泽东称为“桂系的亲信,中共的朋友”。

刘仲容秘密北上时,白崇禧向他交代了此行的任务。

刘仲容问:“要是毛泽东不答应呢?”

白崇禧武断地说:“国军的主力虽然已被歼灭,但是还有强大的空军和数十艘军舰,如果中共硬要渡江,他们是会吃亏的。”

3月下旬,刘仲容到了北平,当晚,毛泽东就在香山双清别墅接见了他。刘仲容道明来意后,毛泽东收敛笑容:“先生要我们不过江,这是办不到的。”

刘仲容意图说服毛泽东:“白总司令估计,你们能用于渡江的部队不过60万,长江自古号称天险,加上国军的陆海空立体防御,你们的木船能过得去吗?”毛泽东纠正了白崇禧的估计数字:“不是60万,而是100万,另外还有100万民兵,我们的民兵可不像国民党的民兵,是有战斗力的。”毛泽东的口气、神态充满了自信:“等我们过了江,江南的广大人民是拥护我们的,到那时候,共产党的力量就更加强大,这是先生没有估计到的吧,反动的军事家从来都是不懂得人民的伟大力量的。”

42日晚上,毛泽东再次会见刘仲容,告之张治中为首的南京政府谈判代表团已到北平。毛泽东想请刘回南京劝劝李宗仁、白崇禧,在此历史转折关头顺应大势,并请他转达李、白:“桂系的部队,只要不出击,我们也不动它,等到将来再具体商谈;至于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也是这样,如果他们不出击,不阻碍我们渡江,由先生作主,可以暂时保留他们的番号,听候协商处理。”

毛泽东还郑重承诺:“白崇禧是很喜欢带军队的,他的广西部队只有十来万人,数字不大,将来和谈成功,一旦成立中央人民政府建立国防军时,我们请他继续带兵,请他指挥30万军队,人尽其才,这对国家也有好处嘛。至于他要我们的军队不过江,这办不到,我们过江以后他如果感到孤立,可以退到长沙,还可以退到广西,我们来一个君子协定,只要他不出击,我们三年内不进广西。”

周恩来也对刘仲容说:“人民革命很快就要在全国胜利了,人民解放军即将向长江以南推进,告诉李、白两位,国共双方谈判已经开始,不论他们签订不签订协定,我们是一定要渡江的。他们同意我们过江,什么都好谈,要抵抗,那是不行的,要对他们讲清楚,不要以为我们过了江就无依无靠,广大人民站在我们这一边。”

45日夜间,刘仲容飞返南京, 向李宗仁、白崇禧原原本本报告了北平之行经过。李宗仁未置可否,但说且待商量。白崇禧听说毛泽东拒绝划江而治时,一脸愠色:“他们一定要过江,那仗就非打下去不可了,还谈什么?

刘仲容又转告了毛泽东请他带兵的话,白崇禧显然听不进去:“对我个人的去留,现在不是我考虑的时候,目前要紧的是,共产党如果有和平的诚意,就立即停止军事行动,不要过江。能让步的我们尽量让步,不能让步的绝不让步,过江问题为一切问题的前提,中共如在目前战斗过江,和谈的决裂就不可避免。”

 

【毛泽东:“将革命进行到底”】

毛泽东在《将革命进行到底》一文中,宣告将于1949年内渡江南进解放全中国,并以“农夫和蛇”的故事告诫全国人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不要怜惜蛇一样的恶人,“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

针对南京政府的和平攻势,毛泽东又在114发表了《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8项条件作为国共谈判基础,以和平方式达到取得革命彻底胜利的目的,使国家少受损失。

122,各民主党派领袖及无党派民主人士李济深、沈钧儒、马叙伦、谭平山、朱学范、蔡廷锴、章伯钧、彭泽民、章乃器、陈其尤、郭沫若、沈雁冰等55人,联名发表了《我们对时局的意见》,热诚支持中共8项和平条件,热诚支持解放军进军江南解放全中国:南京国民党政府快要土崩瓦解了,为了苟延残喘,表面上提出和谈,阴谋争取时间,让反革命残余势力在大江以南作最后挣扎,革命必须进行到底,不应苟安纵敌,使革命大业功亏一篑。

北平和平解放,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率部接受改编。毛泽东把“北平方式”定为与南京政府和谈的样板,他在35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强调,我们的方针是不拒绝谈判,要求对方完全承认8条,不许讨价还价,并警告李宗仁、白崇禧,如不愿接受北平方式,就用天津方式——武力解决。

毛泽东既作“北平方式”和平渡江接收江南的准备,又作“天津方式”武力解放江南的准备,早在2月初,就已任命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等5人组成总前委,领导组织渡江战役。

国共谈判开始,第一阶段由周恩来与张治中、叶剑英与黄绍竑、林伯渠与章士钊、李维汉与邵力子、聂荣臻与李蒸、林彪与刘斐作个别对话。南京代表口径一致,要求中共不要过江。中共代表同样口径一致:人民解放军必须渡江。

44,新华社播发毛泽东撰写的社论《南京政府向何处去》,宣告中外:人民解放军就要向江南进军了,这不是拿空话吓唬你们,无论你们签订接受8项条件的协定也好,不签这个协定也好,人民解放军总是要前进的。

鉴于南京代表再三请求中共有所宽容,为争取谈判成功,毛泽东于48日起亲自出马,逐个会见南京代表,就战犯名单、军队整编、解放军渡江、联合政府的组建等,凡中共所能作出的让步都交了底,其中的第四点是:人民解放军必须过江,其时机可以在签字后实行,或经过若干时日后再过江。张治中等表示可以接受,于是向南京请示。

为给李宗仁考虑的余地,毛泽东更改了渡江时间, 411日上午,中央军委指示渡江战役总前委:原定15日渡江,推迟至22日。假使政治上有必要,还准备再推迟7天,即23日至29日。

然而12日,李宗仁召集“和谈指导委员会”作出5项决议,并指示在北京的谈判代表团遵照执行,内中之一是“渡江问题应严加拒绝”。也在12日,刘仲容经由李宗仁同意,再去北平,临行时李宗仁一再交代他竭尽所能,使毛泽东放弃渡江的条件。刘仲容一下飞机,就被接送到双清别墅毛泽东处,并直言相告,李、白还是坚持划江而治。

毛泽东认为这是一厢情愿,解放军已决定近日渡江。毛让刘仲容转告李宗仁:他在解放军渡江以后不要离开南京,如果认为南京不安全,可以飞到北平来,共产党会对他以贵宾款待,那时和谈仍可继续进行。

刘仲容立即用电话向李宗仁作了报告,李宗仁无动于衷。

 

【蒋介石拍案大骂:“文白无能,丧权辱国!”】

毛泽东得悉李宗仁、白崇禧的态度后,决定摊牌了,13日告诉周恩来:今日下午双方代表团应举行一次正式会议,在此次会议上,解释协定草案的要点,并征求对方的意见。如提出任何异议,不论是内容上的或文字上的,均不要允许修改,只把他们的意见记录下来,以便考虑。另向张治中说明,417必须决定问题,举行签字仪式。18日以后,不论谈判成败,人民解放军必须渡江。

当晚的会议上,周恩来将拟好的《国内和平协定草案》交张治中。南京代表团接连两次讨论,提出修改意见40多条,以书面形式交与中共代表。

毛泽东指示,坚持应该坚持的,忍让可以忍让的。结果采纳了半数以上,形成了《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824款。

15日的双方会议上,周恩来将定稿的《国内和平协定》交给张治中,并郑重声明:这是不可变动的定稿,南京政府是否同意在协定上签字,于本月20日为最后期限,如果同意就签字,否则马上过江。

16日一早,南京代表团的黄绍竑与顾问屈武携带“协定”乘专机飞返南京请示。

李宗仁看了“协定”犹豫不决无主张,何应钦、顾祝同等坚决反对。白崇禧也不答应,他恶狠狠地训斥黄绍竑:“亏难你,像这样的条件也带得回来!”李宗仁就更不敢拿主意了,令人马上送去溪口征询蒋介石的意见,同时要求中共暂缓签字日期。

蒋介石看过“协定”,拍案大骂:“文白(张治中字)无能,丧权辱国!”他在日记中写道:共党对政府代表所提修正条件24条款,真是无条件的投降处分之条件。黄绍竑、邵力子等居然接受转达,是诚无耻之极者之所为,可痛!余主张一方面速提对案交共党,一方面拒绝其条件,同时全文宣布,以明是非与战争责任之所在。

18日, 在广州的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遵照蒋介石指令发表声明,拒绝《国内和平协定》,通知在南京的李宗仁和行政院长何应钦照办。

何应钦主持行政院开会,作形式上的最终决策,李宗仁列席。参加者有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城、参谋总长顾祝同、行政院秘书长王少谷等,他们均是蒋介石的人,一致反对签署“协定”。本已不敢接受“协定”的李宗仁,也只能唯蒋介石之言是从了。

19日,李宗仁主持召开和谈指导委员会最后一次会议,决议电告张治中,请中共延长签字期限,就若干基本问题继续进行商谈。当天晚上南京广播:对和平协定824款似未便同意,尤以渡江要求,实非即可同意。

毛泽东要张治中转告李宗仁,中共拒绝延期签字的要求。20日,李宗仁、何应钦联名致电张治中:中共所提之要求,政府已无考虑余地。南京政府最终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国共和谈彻底破裂。

毛泽东主席与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解放军百万雄师从20日子夜起,分东、中、西三路,在西起湖口,东至江阴的千里战线上横渡长江天险,一举摧毁了南京政府苦心经营了3个半月的江防。23日,南京终于解放——南京国民政府彻底覆灭了。 

 

 (作者系文史学者)

 

原载于《同舟共进》2009年第8,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