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第5期 2013-05-20 张天潘

语文的重要功能是让学生热爱母语

——访北师大教授张柠

 

    张天潘(资深媒体人)

 

语文教育是一直以来备受关注与引起争议的社会话题,因为它涉及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的文化基石——语言与文字的教育与培养,更是文化传承的重要环节。可事实上,大众对语文教科书的不满由来已久,批评的声音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从未中断。为此笔者专访了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化批评家张柠,他同时也是一位中学生的家长,对语文教育有着理论与切身的双重感受。

 

【语文教材要传递积极的价值观念和“正能量”】

张天潘:为什么相较其他科目尤其是理工科而言,语文会成为众矢之的?这背后反映了什么现象?

张柠:其他学科教材的内容都是固定的。理工科通过公式来表现人对外部世界的看法,而语言文字所呈现出来的作品,却有许多不确定性。而且语言是有时代性的,除了某些古代语言,我们称之为死亡的语言外,当代语言是非常活跃的一个领域。人文教育跟科学教育的不一样之处,在于它总是指向当下,最终目标是训练学生运用母语的能力,以及用母语表达当下人的精神状况。尽管我们的语文教材一直在变,但它的总体编排和教学模式没有变。20世纪以来,一百多年的新文化成果,是否在我们的语文教育里得到了落实,这是值得怀疑的。我们很多学生高中毕业后还不会写文章,即便考上了大学,依然不会。要知道在中国文化里,知识分子首先要会写文章,所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现行语文教材偏重于应试,应试考试有标准答案,而人文学科尤其是语文,是不应该有标准答案的(语法基础知识的部分除外)。我的孩子从学校回来转述老师对文章的阅读理解,跟我的想法相差太大了,它给出的那套程式化、模式化的东西很可怕。将这套东西灌输给学生,产生的效果就是,本科生在一、二年级时,需要重新清理他们从中学语文教育得到的东西。

 

张天潘:曾有学者总结语文教材的“几宗罪”,如课文选编的意识形态味太浓、选文水平偏低、教育方式僵化、随意篡改原文文意等,您觉得语文教材最大的问题在哪里?

……

(共4100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