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第5期 2013-05-20 周泽雄

中学语文:认知工具还是审美道具?

 

    周泽雄(文化学者、作家)

 

人们强调中学语文的重要性时,是在人云亦云,还是确实意识到它的与众不同?为推崇甲学科而贬低乙丙丁,作为一种性情偏嗜并无不可,作为一种方法则不可取。但既然我正试图谈论中学语文,上述顾虑就大可抛开。

比如,我无意冒犯数学的尊严,但当一个人已经具备娴熟的四则运算能力,他日后的工作又全然不依赖复杂的数学计算(即使偶有所需,一台简易计算器也能随时提供充分帮助),那我不得不说,数学成绩对他日后人生的发展未必会有决定性作用。英语也如此,尽管英语在现代社会已越来越重要,它可以丰富一个人的业余生活,增加其体验多元文化的能力,在不少地方,你甚至可以仅凭英语能力获得丰厚的薪水,但倘若有人认为,一个不通英语者注定会失去人生的发展性,则属夸大其词。而当我们说“一个语文能力差劲的人注定只能得到残缺的人生”,则丝毫没有夸张,不过是道出一个朴素的道理。

当然,我们必须先对“语文能力”作出界定。语文能力通常分为基础性和功能性两种。基础语文能力可略而不论,关键在于对其功能性的认识,有人倾向于认为,让中学生早早具备抒情能力是语文教学的重中之重,于是我们会在大多数语文教材上看到比例失控的抒情文体,教材中还会辟出专题指导学生“捕捉抒情点”;有人进而认为,语文课有义务成为我国未来文学家的蓄水池,所以我们看到大量只对日后专业从事文学创作者才构成必须的技能培养,如引导学生“写人要凸显个性”、“写事要有点波澜”,教材中还会明确指导学生学习虚构。此外,教材编选者似乎还排斥那些具有认知和判断难度,同时与逻辑训练密切有关的课文,一个现成例子是,虽然《思想录》的作者帕斯卡尔素以哲学思辨见长,但语文教材偏偏别具只眼地将他那篇最乏思辨意味、最具抒情气息而结论又最为讨喜的《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编选入内。

那么,什么才是中学语文教育亟待重视并加强的功能呢?这牵涉到我对中学语文功能的理解。我愿冒昧提供的界定是:语文是一门思维的学科,认知是其核心功能。

……

(共3521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