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11 冯昭奎

中国不是威胁的八个理由

   冯昭奎

 

作者曾在20111月的一次国际研讨会提出文章的基本观点,博得了与会者热烈的掌声。有评论认为,这代表了一种温和的声音,值得传播。

 

历史上,举凡新兴大国崛起,都会同已有的霸权国展开霸权之争,最终通过一场全球性战争,导致霸权的更迭。但如今中国崛起是和平崛起,不会构成对他国的威胁。本文就中国不是威胁的八个理由列举如下——

一、中国对时代性质有正确判断。“时代”是指整个国际形势在一个相当长时期内发展的总趋势,主要涉及战争与革命还是和平与发展这两对时代主题。对时代主题的判断是国家制定战略方针的基础和前提。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领导人审时度势,对国际局势作出了正确判断,认为“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长超过了战争力量的增长”,“在较长时间内不发生大规模的世界战争是有可能的”。据此,果断地作出了改革开放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战略决策。中国坚持认为“和平、发展、合作仍是时代潮流”,一个和平发展的中国不可能成为新战争的威胁。

二、中国不与美国对抗。中美之间、新兴国家与现有大国之间的战略博弈与合作可能是今后相当长时期国际关系发展变化的一条主线。近现代国际政治“经验主义”者认为,凡是向“世界领导者”叫板的“挑战者”都不会有好下场,得到好处的往往是追随“领导者”的“支持者”。比如,16世纪西班牙挑战葡萄牙,17世纪法国挑战荷兰,20世纪前半期德国挑战英国,20世纪后半期苏联挑战美国,统统都没得到好下场;反而是在不同时代支持“领导者”的国家如荷兰、英国、美国得以取代前任领导者成为新任领导者,二战后日本则通过支持美国而成为冷战格局下的最大受益者。这些“经验主义”者也把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定义为“领导者”与“挑战者”的关系。

但是,崛起的中国不会落入16世纪以来历代“挑战者”前赴后继失败的历史圈套,特别是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有德国和日本的前车之鉴及留给全人类的惨痛记忆,中国决不可能重复这样的道路,也不会对这两个国家战后走和平发展道路所取得的成就视而不见。

中美关系既不是当年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时代的日美关系现代版,也不是美苏冷战的21世纪版。中国的社会制度与西方不同,但并没有所谓“输出中国模式”的想法。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最近发表文章认为“中国的崛起不意味着战争”,其实还应该加上一句:中国的崛起既不意味着热战,也不意味着冷战。当今的中美关系与当年的美苏关系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苏联及前东欧国家属于与西方对立的“体系外国家”,虽然当今中国为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而努力,必然与美国之间形成一定的竞争关系,但中国顺应全球化潮流,与外部世界接轨,基本上是“体系内国家”。这决定了中国不会与现有国际体系形成对立关系,不会同美国争霸和对抗,不会对处在中美之间的任何国家构成威胁。

三、中国不搞军事扩张,不搞军备竞赛。中国有没有搞军备竞赛,只需比较一下中国、前苏联、美国的国防支出占财政支出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即可一目了然。2010年中国国防预算占当年全国财政支出预算的6.3%,而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苏联军费开支占国家预算支出总额的45%50%,美国同期为25%27%”。1983年美国总统里根搞“星球大战”计划之际,就有意要通过军备竞赛把苏联的经济拖垮,扬言“让苏联人把裤子都输掉”。现在,中国对苏联的教训有着深刻领悟,绝不会上某些国家挑动军备竞赛的当。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中国为了保卫国家的安全利益,正在积极推进军事力量的现代化,但是,一国的安全问题既可能来自于国外,也可能来自于国内。为了实现中国现代化的大目标,为了落实科学发展观,中国必须改变当前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局面,必须进一步增加对环境保护、社会保险和医疗、普及教育的财政投入,必须特别重视粮食安全和水资源问题。中国首先需要“搞好自己的事情”,没有那种以为搞了军备竞赛就像是占了便宜的想法。

四、中国经济建设战略布局的变化决定了中国不是威胁。在改革开放以前,中国领导人认为战争与革命是时代主题,因而把“世界革命”、“准备打仗”、依照“山、散、洞”方针改变我国建设布局作为首要任务,大力推进“三线建设”。当时三线建设者的口号是“让毛主席他老人家放心”,因为毛泽东说“三线建设一天不搞好,我就一天睡不好觉”。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推动原来被认为“处在战略前方”的沿海地区加快对外开放,显然是与和平发展成为时代潮流的国际形势判断分不开的。如今,珠三角、长三角、京津环渤海三大经济带已成为推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主要力量。中国经济建设战略布局的巨大变化 “木已成舟”,中国只有在和平发展道路上继续前行,没有理由冒着可能失去改革开放30多年巨大成果的风险去威胁别的国家。

五、中国与有关国家的军事力量对比决定了中国不是威胁。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公布的数字,2009年美国军费支出高达6610亿美元,占当年全球军费支出总额的43%,同年中国的军费支出不及美国的1/6。然而,仅仅依据上述数字并不能真实反映中国军力对美国的差距,因为军事力量的核心是高科技,中国军事科技水平与美国的差距很大,恐怕再用一两代人的时间也赶不上。

中国奉行不结盟的对外政策,这意味着中国如果在军事上同美国对抗,所面对的不仅仅是美国,很可能要同时面对其若干个铁杆同盟国,从而进一步拉大中美之间的军力差距。所谓战略就是意图与实力的对话,一个理性的、对人民高度负责的大国绝不会以相对弱势来挑战相对强势;中美军事力量对比决定了中国军队既没有能力,更没有意图挑战美国的地区与全球的军事优势。

六、中国的发展对周边邻国不构成威胁。中国一贯坚持奉行“以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外交政策,这既是为了促进本地区和平与繁荣,也是为了让中国自身发展有一个稳定的周边环境。同时,中国稳健地处理了与周边邻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争端。

七、中国奉行新安全观,高度重视非传统安全问题。中国领导人一再倡导“新安全观”,强调“安全不是孤立的、零和的、绝对的,没有世界和地区和平稳定,就没有一国安全稳定”,“我们应该坚持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既维护本国的安全,又尊重别国安全关切,促进人类共同安全”。这意味着中国既要追求本国的安全利益,也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可以说,在全球化和气候变化这“两化”的背景下,世界各国的命运相关度迅速上升,再发生世界战争必然是一场不可能有胜利者的战争。对中国自身来说,生态文明建设关系到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和中华民族生存发展。近年来中国特大地震灾情震惊世界,低温雨雪冰冻历史罕见,多个省区旱情肆虐,山洪泥石流突然逞凶,都让广大民众对气候变化和环境污染问题感到担忧。有权威调查表明,“中国人最关心的话题是全球变暖问题(占受访者的比例为67%);认为‘环境污染、老龄化、人口过度膨胀是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的中国受访者比例在所有国家中是最高的”,“仅有17%的受访者认为国家安全是一个问题”。“中国不是威胁”的一个最重要理由就是中国深知中国乃至世界所面临的真正威胁是什么。

八、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不是威胁。现在,国际上甚至有人把中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也看作一个威胁,那就更荒谬了。中国的GDP2010年超过了日本,但GDP并没有全面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总体水平——中国人均GDP仅占世界第105位,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HDI)在182个国家和地区中名列第92位;中国的综合现代化水平在世界排名中仅占第78位,再过大约10年中国将面临人口加速老化问题,从而度过对经济增长有利的“人口红利期”……

在全球化时代,中国经济与很多国家的经济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依存关系,中国GDP的一部分实际上是外国的GNP。现在很多国家不仅没有把中国经济增长视作威胁,而且将其视作“机遇”,例如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就说过“中国的发展是机遇”。日本很多企业在日本国内几乎赚不到利润,却通过在中国进行直接投资赚到了丰厚的利润,它们应该心知肚明,笔者也不必再来罗列和公布数字了。

不过,必须指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如果“不是威胁”的中国受到来自国外的军事威胁,中国将理所当然地加以反击,而当今有能力威胁中国的大国主要是美国,因此,中国是不是威胁,美国也要负很大责任。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所研究员、全国日本经济学会顾问、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1年第4,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