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11 毛志成

告别“吃国主义”

    毛志成

 

提到卖国主义,人们当然恨之咒之,但提到“吃国主义”,人们往往不甚了解。诚然,十足的卖国主义者毕竟是少数,但不要忽略,“吃国”也能成为一种主义,而且足以吃掉一个王朝、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时代。这里所说的“吃”,不仅指吞食什么东西,也指用权力、势力、等级以及用种种貌似“合理、合法、合情”的传统习惯去抢占各式利益。如果这种行为是以国家的名义干的,就叫“吃国”;若再将此上升为一种“理应如此、人人如此”,或认为爱国就是这种爱法的共识,就叫“吃国主义”了。

古今吃国的人,有君主、官吏、山大王、盗匪,也有平民、穷人、乞丐。君王的荒淫无道,官吏的贪赃枉法是吃国;山大王以打家劫舍为业,盗匪以偷盗抢劫为谋生手段是吃国;穷人聚到一起喊:“吃他娘,穿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乞丐宁可乞讨或当混混也不去务工务农,同样是吃国。古代中国多少王朝的灭亡和更替,大都与“吃”有关——乃坐吃山空、坐享其成、坐地吃赃之谓也。莫说有的朝代、国家是被当权者自己吃掉的,即使一个家族(如《红楼梦》中的贾府)的衰败,也首先是被自己吃垮的。

古代的官员,口头虽喊忠君,大半心思却基于“食君之禄”(也称吃“国帑”),科举、升官的主要目的之一无非是能吃到更多的俸禄。老老实实安于吃法定的官俸,不干额外贪赃之事,应当获得尊重,但实际上真正做到的并不多。《诗经》中的《硕鼠》就曾大呼:“硕鼠硕鼠,无食我黍!”这里说的“鼠”,民上之人也;这里说的“我”,民本身也。后世诗人也有这样的诗句:“耕牛无宿草,仓鼠有余粮。”亦指当权者的基本心思就是吃民、吃国。

如果说那是古事,不必去提,但今事又如何呢?进入新社会,因懒而穷,安于“吃劳保”、“吃救济”、“吃公有制”、“吃大锅饭”的人,无异于“吃国”吃上了瘾。上世纪50年代有一部由郭沫若作序的《红旗歌谣》,其中有一首“民歌”是这样写的(或唱的):“党是亲娘俺是孩,一头扑进娘的怀。咕咚咕咚吃个够,谁拉俺也不起来!”这便是把吃党、吃国不仅合法化,而且神圣化了。

……

(共2202字)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