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11期 2018-11-21 严少华

│严少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失衡的法德轴心

如果欧洲一体化是一个奇迹,那么法、德两国则是当之无愧的奇迹制造者。熟悉欧洲历史的人都知道,法、德合作是欧洲一体化的起点和关键。1951年,在法国外长罗伯特·舒曼的倡导下,法、德联合其它西欧四国成立了欧洲煤钢共同体,通过共同管理煤、钢等战略资源将德国和西欧的命运捆绑在一起,法、德这一对历史宿敌也在二战后迈出了和解的第一步。

1963年,法国总统戴高乐与德国总理阿登纳签署《爱丽舍条约》,两国同意加强在外交、国防以及青年交流等领域的合作。法国借此确立了欧洲政治领袖的地位,而德国也从此走出了战败国的阴影,并在欧洲和国际舞台发挥积极作用。《爱丽舍条约》因此成为法、德两个欧洲核心国家全面实现和解的象征,并为欧洲一体化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和框架。

在法、德两国的合作和引领下,欧洲一体化不断深化和扩大,逐渐实现了单一市场、单一货币以及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等里程碑式的目标,并向“日益紧密的联盟”逐步迈进。可以说,法、德合作贯穿了欧洲一体化的进程,并在关键性阶段发挥了领导角色。法、德两国也因此被誉为欧洲一体化的“引擎”和“轴心”。

在法德轴心合作建设欧洲的早期阶段,法国的领导力体现得相对明显。经济、军事、资源和人口的优势以及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的建设性作用,都为法国在欧洲的领导力提供了基础。尽管法国在上世纪50年代否决了欧洲防卫共同体的计划,并导演了1960年代的“空椅子危机”,但在欧洲煤钢共同体、单一欧洲法令》以及《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等欧洲一体化的关键步骤上,都扮演了先锋和领导角色。

然而,自1990年代以来,法国在欧洲的经济和政治领导力开始走向衰退,法德轴心的天平也逐渐向德国倾斜。德国统一后,成为欧洲经济首屈一指的龙头,法、德在经济总量上的差距逐步拉大。法国抵制或拖延共同农业政策的改革,在电信、电力等领域的保守倾向也与欧盟层面要求放松管制的产业政策背道而驰。特别是在2000年后,法国不顾欧洲《稳定与增长法案》的要求,不仅不进行必要的开支削减,反而允许其公共债务超过标准的3%,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法国在欧洲经济改革上的领导力和公信力。

德国统一的另一个后果,是法国政治领导力的相对衰弱。统一后的德国在欧洲的综合实力大大增加,这一实力对比的变化也体现在欧盟理事会的决策规则上。在2001年《尼斯条约》的谈判中,德国要求在欧盟理事会获得与其人口相称的投票权重,而法国则要求保持与德国象征性的同等投票权重。最后,法国不得不妥协,欧盟理事会最终采取成员国与人口双重多数投票的方式,这反映了法、德实力对比的变化。2004年欧盟东扩,以中东欧为主的10个国家加入欧盟,进一步强化了德国在欧洲地缘政治上的影响力。法国则在2005年公投中否决了《欧盟宪法条约》,在欧洲一体化中的政治领导力受到冲击。

2008年后,法国在欧洲的领导力受到严重挑战。金融危机、难民问题、恐怖主义等多重挑战加速了法国国内民粹主义和疑欧主义力量的崛起。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极右翼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勒庞历史性地进入第二轮选举,让人们一度担心欧洲一体化的“发动机”会否成为“制动器”,法德轴心也面临彻底倾覆的危险。……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