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11期 2018-11-21 齐悦

│齐悦

 

段锡朋和傅斯年、罗家伦、狄膺并称五四运动的“四大金刚”,又和傅斯年、罗家伦被称为五四时代的北大三杰。段锡朋杰出的组织才能、演说才能和苦干精神受到各方好评,是五四运动重要的学生领袖。可他生平不好为文,无著作传世;为人低调,鲜在学生面前提及他早年领导学生运动的事迹,很多珍贵的细节随着亲历者的逝去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从当时报纸和当事人回忆录等有限资料中寻找线索,可以勾勒出五四运动中的段锡朋。

学生运动的先行者

第一次世界大战初起,日本对德宣战,占领青岛和胶济路沿线城市,趁机夺取德国在华利益。1917~1918年间,日本为北洋政府提供了数额巨大的“西原借款”。1918年5月,段祺瑞和日本秘密签订《中日共同防御军事协议》,全国舆论为之哗然,反对之声响彻云霄。5月21日,段锡朋和北京大学、北京高师等校2000多名学生,列队来到新华门请愿,要求公布协议内容,并废除协议。冯国璋在居仁堂亲自接见了段锡朋等13名代表,向他们保证政府不曾做过也不会去做损害国家利益的事,学生的情绪暂时平静下来。这是近代中国学生第一次游行请愿运动,标志着新式知识分子和其他社会势力合作救亡图存的开始,为五四运动的前奏,段锡朋作为北京学生代表出现在中国政治舞台。

段锡朋1896年出生于江西一个书香之家,有着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尊崇汉、宋太学生陈蕃、李膺、陈京的风骨。段锡朋一年四季总是穿一件蓝竹布大衫,夏天蓝布单袍,冬天蓝布罩袍,扇一把大折扇,开口就是“我们庐陵欧阳公的文章气节”,在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北京大学,致力于文学革命并提倡白话文的同学眼中,不免带有几分迂气。

这时的中国,新旧政治、新旧文化交锋,各种思想如山崩川涌,汇聚成滔滔巨流,相激相荡。身处北大这个思想多元相容并包的大本营,段锡朋思想上受到极大冲击。他和傅斯年、罗家伦、张国焘、周炳琳等人交往密切,几个年轻学子切磋学问,指点江山,渴望为国家抗争,争取独立自由。新型知识分子热衷于通过办刊传播救国思想,引领时代风骚。1918年11月,段锡朋与若干同学主办《国民》杂志,“宣扬国家主义,以增进国民人格,灌输国民常识,研究学术,提倡国货为宗旨”。

段锡朋等人把《国民》打造成传播新思想和新理念的阵地。傅斯年、罗家伦、杨振声、顾颉刚为燃起文学革命,创办《新潮》杂志,鼓吹文学革命和新文化运动。两刊会员都反对军阀、反对侵略,主张澄清政治、复兴民族。

1919年初,巴黎和会召开,中国作为战胜国,提出收回日本在山东的特权。英美操纵会议,拒绝中国合理请求。北洋政府迫于国际压力,同意和约中的山东条款。国内南北和谈僵持无果,国际巴黎和会出卖权益,双重失望下,群情激愤。国民社和新潮社成员感到政府外交已无路可走,拯救危亡唯有依靠国民。两个社团决定联合各校学生走上街头,通过示威游行尽国民之责,向北洋政府和国际社会施压。

5月4日清晨,段锡朋和其他12所高校学生代表来到堂子胡同北京法政专门学校,商议游行目的及路线:从天安门出中华门,先到东交民巷,向美、英、法、意四国使馆陈述青岛必须归还中国的意见,促请他们电告各国政府。下午1时,3000多名学生聚集天安门广场,段锡朋被推为大会主席,傅斯年为游行总指挥。段锡朋和傅斯年力求“有纪律的抗议”,最初的游行也如他们所愿,各校学生手执白旗和传单,按学校分组列队集合。游行队伍步伐整齐,仪容严肃,学生不断高呼口号,向围观的路人散发传单,宣传理念。

在场的北京民众伫立街头,倾听学生呼喊的口号,热泪盈眶。许多外国旁观者向学生脱帽喝彩、鼓掌助威。学生队伍到了东交民巷,遭到警察阻止进入治外法权管辖区。学生事先曾打电话与美、英、法三国公使馆沟通,他们表示欢迎,西口内美国兵营的军官允许学生队伍通过了美兵营和美使馆,然而东交民巷的中国军警拒绝学生队伍通过。悲从心起,学生谢绍民发表演说,声泪俱下,再次激发全体学生的热情。北京大学遂推举段锡朋、罗家伦、狄膺、许德珩四位代表前去与东交民巷官员商谈。段锡朋等人与官员通过数次电话交流后,终被允许进入美国使馆觐见美国公使。当时学生对在华美国人态度友好,段锡朋满怀希望地进入美国使馆,希望美国能主持正义,遏制日本在远东地区势力膨胀。然而,由于这天正好是星期天,公使不在,学生代表只好留下说贴。随后学生又派代表到英法意三国公使馆,各公使也都不在。

5月初的北京天气炎热,学生在烈日下苦等两个小时,多数口渴头晕,依然无法获得行经东交民巷游行示威的许可。与此同时,军警已重重包围东交民巷入口,企图强迫学生后退。无奈、失望和愤怒交织在每个学生心头,他们发现,国家尚未灭亡,国土已不能自由通行,而且自己的政府还要来阻挠。学生更迁怒于亲日官员,忽有人大喊:“大家往外交部去,大家往曹汝霖家里去!”群情激昂之下,主张和平游行抗议的傅斯年已无法控制局面。学生队伍退出东交民巷,掉转向北,沿途大喊打倒卖国贼,来到曹宅赵家楼。许多学生向曹宅窗口和墙头抛掷石块、白旗,5名激进学生敲碎玻璃,打开窗户,跳进曹宅,大批学生随之涌入。学生走进曹宅后,首先要找曹汝霖论理,遍找不到,他们进入厅堂,看到铺陈豪奢,更增添了心中的愤怒。

学生冲破军警防卫,痛打了正在曹宅的章宗祥。激进学生匡互生取出预先携带的火柴,决定放火烧毁赵家楼,事为段锡朋所发觉。作为政法系的学生,段锡朋在运动中实践民主与法制的原则,把放火殴人视作超出理性且逾越法律的行为,他急忙阻止说:“我负不了责任!”法政学校的一些学生也对暴力行为持有非议,但多数学生认为无论用何种手段惩治卖国贼都不过分。匡互生根本听不进段锡朋的劝告,反而略带讽刺地对他吼道:“谁要你负责任!你也确实负不了责任。”结果仍旧放了火。警察总监吴炳湘迅速赶到现场,军警逮捕了避走不及的32名学生。……以上文字节选自《同舟共进》杂志。邮发代号:46-56,订阅电话:020-3830 8908(发行部)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同舟共进杂志社
邮  编:510600
电子邮箱:tongzhougongjin@126.com
联系电话:020-3830 8909
传    真: 020-3830 8918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明月路支行
开户名称:《同舟共进》杂志社
银行账号:44-032801040006507
020-3830 8908
联系(发行部)
邮发代号:46-56
如果您需要在我们同舟共进杂志上刊登广告,请联系我们!
020-3830 8901
联系(广告部)